《孤独的气味》
第6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振名坐在沙发旁,用茶匙拨了干茶在茶荷上,头也没抬,“这个东深啊,做事一向思虑周全,这次倒是荒唐了,现在弄得陆门上下皆知啊。”
  陆起白转过身靠在窗子旁,“我那位堂兄想要的比任何人都多,脑子也太过清醒,爸,这么多年,您见他做过什么荒唐事了?照我看,这次不过就是个烟雾弹。”
  同样出生陆门,陆起白也继承了陆家人必不可少的眉目星朗和身形颀长,只是他跟陆东深相比,眉宇间更是阴美些,这点倒是继承了他的父亲陆振名,是出了名的温雅如玉,而现如今坐在陆门龙椅上的陆振扬,也就是陆东深的父亲,是出了名的杀伐决断。
  之所以这般形容陆振扬,是因为曾经陆振名以一步之差错失陆门掌舵人之位,陆振扬得权后除了无法撼动陆门几位元老外,其他的血液统统换掉,尤其是陆振名的人,一时间成了陆门内部一场不见血的革命。
  这么多年来陆振名在陆门有头衔无实权,但他似乎早就惯了,应和了外界对他向来谦顺的标签。
  陆振名洗好了壶,置茶后,第一道茶汤拿来浇淋茶壶表面,不紧不慢地开口,“这人呐,有点野心也是好事。”他再冲了热水,用茶壶盖刮了茶沫,再次淋茶壶表面。

  “像是东深,现在他除了原始股东和他父亲手里的生物能源和军火没干预外,陆门的其他生意该插手的也插手了,野心之大谁都看在眼里。可野心大了,也就不那么瞻前顾后,犯错的几率也就大了。中国市场没那么好吞,一线城市倒好说,越是二三线就越是复杂,有些是用钱能看见的关系,有些是用钱也解决不了的关系。大中华区的前任执行主席之所以能被陆东深取而代之,不是因为天际在一线的成绩运作不佳,而是因为轻视了二三线的影响力,正所谓小鬼难缠,说的就是中国二三线市场的环境。”

  陆起白走到饲养缸前,双手揣裤兜,看着里面正在慢吞吞靠近白鼠的黑曼巴蛇,笑了笑,“外企总会出现水土不服的状况,这个道理我的那位大伯懂,我的那位堂兄也懂,即便如此,大伯还是把这杯羹放到堂兄碗里,无非就是想堵元老们的嘴。元老们不是瞎子,陆东深什么性格的人大家都清楚,一旦坐上当家人的位置,他们从肥差里啃出来的利润就会透明。也算上天帮我们,沧陵那片地,陆门瞧得上,邰国强也乐意插上一脚,而地头蛇谭耀明哪会是省油的灯?听说就连京城的太子爷饶尊也对那片地有了兴趣,本来可以在商言商,但经过邰国强这么一闹,那这件事的性质就变了味,就算陆东深身边还有他那个老同学杨远帮忙,怕是也没那么容易。”

  说到这儿,他用指关节敲了敲玻璃,“清心寡欲得久了,随随便便一场戏都挺好看。”
  陆振名分好了茶,第三道茶水就变得澄明馥郁,他道,“来吧,尝尝看,这些天我闲来没事就去学了茶艺,手法上倒是不怎么娴熟,但即使是不擅长的东西,用心做也总归能品出点意思来。”
  陆起白坐回沙发上,茶杯刚起,身后饲养缸里的黑巴曼就一跃而起,张开的口似黑洞,几只小白鼠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吞了,速度极快,果真不负“恐怖杀手”这一称号。
  陆振名见了这幕后叹了声,“这种毒蛇养不熟的。”
  陆起白将杯中茶一饮而尽,“我喜欢蛇是因为它跟我们最像,杀戮从不见血。”
  陆振名笑,“你大伯现在想要的只是歌舞升平。”
  ————我是蒋爷的气味分割线——————
  沧陵因独特的历史背景和交通便利条件成了重点经济发展城市,苏河路从诞生那日起就是沧陵的重点保护区,现如今因那座高200多米、50层的天际中心而被扣上了顶级商业区生活区的帽子,在苏河路已被圈购的35万平方米的面积上,天际实业将会斥巨资将其打造成汇集国际知名奢侈品品牌的购物中心、豪华酒店和高档公寓等多种商业功能于一体的核心商圈。
  而据说,接下来的天际实业有并购以苏河路为中心向周边辐射的地皮的打算,将建设一系列如高档百货、精品超市、高端餐饮、娱乐场所、高级会所等生活配套,到时候的沧陵,将会成为天际实业除了一线城市与经济发达的省会城市之外的超强实力地级城市的代表,也是背后陆门集团在大中华区除一线城市外的重要尝试之一。
  天际酒店就设在天际中心主楼内,占据了大壁江山,陆振扬一个远洋视频会议接到了位于49层的总经理办公区。

  “不过是个地头蛇,死咬着不放无非就是利益分摊不均衡,能用钱解决的尽快用钱解决,我们是做生意,看重的还是整体的利益回报,最浪费不得的就是时间,这是你从陆门基层做起的时候早就明白的道理。”
  陆东深正襟危坐,“父亲,谭耀明在沧陵的威望不小,势力也不容小觑,他不是条容易满足的小巴蛇,否则沧陵天际的项目也不可能总是停滞不前。之前王董的几次地皮谈判崩盘都跟谭耀明从中干涉有关,他这个人明着来阴着玩都有手段,要的哪会是中间差价这么简单。”
  他口中的“王董”就是上一任天际实业大中华区的负责人,临在调回总部前做了份详细的述职报告,他看过,其中就涉及到了谭耀明这块难啃的骨头。
  “谭耀明在沧陵根深蒂固了这么多年,想要连根拔起需要时间。”

  陆振扬闻言后脸色不大好看,年过半百的他倒是依旧能看出年轻时刚毅英俊的痕迹。“你动他干什么?一线城市值得这么做,但像是沧陵这种地级市,你想吞本土企业,这其中的风险评估你做过没有?你要做的是双赢。”
  陆东深面前的黑咖啡凉了,如他眼里的温度。沉默了少许,再开口语气果决,“谭耀明的蛋糕我是吞定了,他那种人不会跟你利益分摊,只能彻底断了他的路才能永绝后患。”
  陆振扬很显然不满意他的做法,眉头深皱,“你吞他的方式就是请个什么巫医做场戏?你别忘了对方是邰国强,现在长盛集团已经跟陆门反弹了,再来,谭耀明既然之前就耍过不少手段,那这次说不准他就在等机会反咬你一口,到时候酒店的声誉怎么办?”
  “谭耀明自然有他的算盘,我也做个顺水人情请君入瓮,他想要反咬,那就要看他有没有反咬的机会。”陆东深说,“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真心想要犯案的不会轻易留下线索,更何况是谭耀明的人。监控中蒋璃那么明晃晃地摆在那,无非就是给他顺藤摸瓜的机会。她是沧陵古城的名人,治好邰国强才能有了以后的步步为营。
  在这场游戏里,他们双方都知道彼此想要干什么。她想利用这次事件将他彻底赶出沧陵,而他,想抓住这次事件拔掉谭耀明占山为王的辉煌。
  靠的,是时机,是谁能先下手为强。
  陆振扬在那头咳嗽了两声,再开口时语气由衷。
  “东深呐,你要明白一点,真正填不饱的可不是什么谭耀明那些人,陆振名和陆起白两父子才是那条想要吞你入腹的蛇。中国市场是块肥肉,你踢了王董取而代之已经树敌不少,再加上沧陵这件事,董事局有了不少声音出来,这跟陆起白这阵子在股东间的游走脱不了干系,他们想要什么你很清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