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4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顶高帽,压得蒋璃无路可退。
  谭耀明这时开口了,“钱,我们不缺,想请蒋璃帮你解决麻烦,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谭爷请说。”
  谭耀明拍了两声手。
  茶楼的人就端了70厘米长半米宽的实木托盘,托盘上摆放了满满的玻璃口杯,这样的数量摞了三层托盘一并上桌。

  蒋璃见状嘴角一扬,回了自己的位置。
  茶具被谭耀明的人给撤了,玻璃口杯摆了几乎满满一桌,两名男子抱了个椭圆形的大坛搁置一旁,掀开塞子,酒香四溢。
  “陆总是生意人,我不跟你斗狠,但既然你找上我,那多少要讲点江湖规矩。”
  谭耀明眼里的笑不阴不明,“我们比酒,是敌是友,就看你的酒量怎么样了。”
  沧陵古城的本地酿,又名“醉三杯”,前味绵长后劲十足,普通人喝不过三杯就倒,再能喝的人顶多十杯。
  蒋璃是知道谭耀明酒量的,拿这“醉三杯”来说,让他一口气喝上个二三十杯没什么问题,再瞧对面的陆东深,面色不惊眼中无澜,打量不出他的深浅来。
  景泞在旁小声一句,“陆总——”
  陆东深抬手打断了景泞,“客随主便。”
  蒋璃一听这话多少对他有点刮目相看,就不知他是真有这酒量还是只是打脸充胖子。她一扬手,身后的手下开始往杯子里倒酒,毫不含糊。

  满满一桌酒,光是闻着味就醉了,茶楼成了比酒场,拼的就是谁能撑到最后。
  陆东深是客,自然要先干为敬。一杯下肚,只觉似一把利刃划开喉管,紧跟着像是胃里埋了颗雷,瞬间炸开,这酒劲着实要比市面上见着的还要大。
  谭耀明直赞其爽快,便也接着一饮而尽。
  两人拉开阵势。

  谭耀明喝酒爽快一饮而尽,陆东深不紧不慢但也滴酒不剩。
  杯子空了一批,身后的人又续上一批,酒香顺着微敞的窗子飘出了林客楼,许是也会钻进楼下看热闹的群众鼻子中去。
  蒋璃最开始胸有成竹,可渐渐的心里就不怎么有底了。酒下半坛的时候,谭耀明喝得明显吃力了,端杯的手有些沉重和迟疑。
  再瞧陆东深,依旧慢条斯理不见醉意。
  谭耀明能在沧陵占一席之地,那是一路靠酒和拳头拼出来的,这个陆东深看上去身上不沾江湖气,但喝起酒来丝毫不含糊,这让蒋璃有了思量,照这个架势下去,他们许是会占下风。
  果不其然,酒坛见底的时候谭耀明已经脸红脖子粗了,眼神开始迷离,杯与杯之间间隔的时间也拉长。
  而陆东深始终正襟危坐,呼吸虽有急促但没像谭耀明那么明显,蒋璃的心咯噔一下,那可是整整一坛子酒,别说两个人了,就算找六七个能喝酒的大汉来也会被撂倒。

  谭耀明自然不会服输,酒坛子见底,一声令下继续倒酒。
  蒋璃眼瞅着手下开了第二坛,刚要满杯,她抬手封住了坛口。
  “陆先生,我跟你喝。”再这么喝下去,谭耀明的面子就该撂在林客楼了。
  陆东深没说话,看着她时,眼里有一丝饶兴。
  倒是景泞开口了,“蒋小姐,你们这么做不合适吧。”
  蒋璃悠然自得走到她面前,倏地低头凑近景泞,深吸了一口气,似笑非笑,“美女,你很紧张啊。”
  她笑起来有点痞坏,景泞竟脸红了。
  “你该学学你老板的处事不惊,还是,你有什么秘密是不想让你老板知道的,所以才这么紧张?”
  景泞不去看她那副戏谑的神情,眉头微蹙,“胡说。”
  蒋璃不再理会她,坐回酒坛旁,命人倒了六杯酒。
  “是你们求我们办事,所以在我这里没有不合适一说。”
  她说话间拿了只点火器,轻轻一按,六只酒杯上就冒了火焰,“你们酒店惹上的不是小问题,除非朋友,否则我们没必要揽上这个麻烦。”
  说完这话,她又用块薄薄的石棉布盖上六只酒杯,再掀开时上面的火焰已灭。
  六杯对分,蒋璃轻笑,“这么喝口感更好,请吧,陆先生。”

  陆东深手指摩挲着酒杯,思量少许便一饮而尽。
  只是这一口下去堪比过往的十几杯,入鼻馥郁芳香,紧跟着一股冲劲上头,喝完第三杯后就觉有什么东西在体内炸开,脑中就如万花筒似的绚烂。
  他听见蒋璃在笑,可这笑声似近似远,又瞧着谭耀明冲着他竖手指,但又有点看不清他的脸。
  很快,蒋璃的声音从他耳边抽离,取而代之的是董事会各位股东们的争执,陆家人形形色色的脸,还有个女人模糊的身影……
  身边似乎是景泞的声音,“陆总?”

  陆东深倏然清醒,抬头盯着蒋璃,“你给我喝了什么?”
  蒋璃笑得发邪,凑近他,反问,“那你又看到了什么?又或者,陆先生你已经醉了?”
  陆东深重新审视蒋璃,他就知道蒋璃上阵绝没那么简单。
  谭耀明刚刚喝得急酒劲上了头,经过蒋璃这么一折腾倒是缓和了不少,便出声打了圆场,朝陆东深一伸手,“陆总人爽快,我谭耀明交你这位朋友了!”

  陆东深起身,与谭耀明双手相握,“酒店的事就有劳两位了,尤其是……”他的目光落在蒋璃身上,“蒋小姐。”
  等陆东深一行人离开了后,蒋璃一直窝在茶椅上没动,双脚搭在茶桌上,那两箱钱还摆在那。她始终在想陆东深临别前看向她的眼神,像是有太多的内容,可她揣摩不透。
  她从不怀疑自己的直觉,相信他那一眼绝对不是随意。
  这种感觉很糟糕,就好像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是她控制不了的。
  谭耀明送完陆东深从外面踉跄回来,退了搀扶的人,走上前一手搭在蒋璃的肩膀上顺势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你给他用了什么?”
  蒋璃身子朝前一探,不着痕迹地避开了他的手,倒了杯茶推到谭耀明面前。
  “苦艾和朝颜两种植物里提取出的侧柏酮和麦角碱,两者经过蒸发再提取其气味,能有一种难以抗拒的芳香,这气味经过酒精的发酵,透过鼻腔直接刺激人的右脑底部,一般人的右脑五感都受到左脑理性的控制和压抑,这种气味能让再怎么理性的人都能看到自己内心憎恶喜好和渴望,直接映射大脑就成了画面。”
  说到这,见谭耀明张了半天嘴,又补充了句,“往俗了说可以让他看见心中所想,或者理解成幻象也行,小惩大诫,总不能看着你烂醉如泥。”
  谭耀明这才明白了,点点头,喝了口茶,“在他身上发现什么了吗?”
  “野心。”蒋璃说,“一个人的野心是可以闻出来的,陆东深那个人,危险。”
  谭耀明饮尽茶,未散的酒气让他的脸看上去还是红。
  “一个能在陆门集团即将坐上权力交椅的男人能有多简单?早就听说那个陆东深在商场上手段非常,是陆门的一头虎,很早年就不动声色地完成了几桩大的收购案,这几年更是垄断陆门旗下奢侈品、汽车等产业,势头很猛。这么一个人突然接管了中华区的生意,又把目光落在了咱们沧陵,看来是铁定要收了苏河路这一带的地皮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