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4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能再看我魏爷一眼么,我知道他来了”赵常德看着商务车里的人影,嘴唇哆嗦着说道。
  张来旺扭头皱了皱眉头,半晌后,老魏从车里探出身子,面无表情的说道:“常德,一路走好吧”
  “常德,一路走好吧······”
  魏丹青半边身子从车里露出来,瞅着地上的赵常德轻声说道:“当初你也算是入我门下了,按理来讲你应该一辈子都姓魏,但自从我在香港入狱,你却改姓了,这我可以理解,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没理由向来旺那样为我独善其身,可你不该改姓沈,跟着沈天养啊,我入狱以后有点眼睛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是有多瞎啊能看不出来?常德别怪我,因为你怎么说也多享了几十年的富贵,走吧”

  赵常德哆嗦着嘴唇,声泪俱下的说道:“魏爷,魏爷你真的是要逼死我么?我,你当初进监狱时我老婆孩子都有了,我不能看着他们跟我遭罪,我不跟沈天养我跟谁啊?求求你,求你了,给我次机会,我反水,我交代沈天养的一些事行么?我,我把我这些年赚的钱都给你······”
  “唰”张来旺一把按住他的脑袋,枪口顶在胸口上,轻声说道:“常德,你可能还没搞清楚杀你是为什么,除了是因为你当初曾经背叛魏爷以外,最主要的是你在檀香山为沈天养的公司进行财务操作,你死了后,他有很多账务上的问题该脑袋疼了”
  “啊?”赵常德一听这话,瞬间通透了,魏丹青要做的不只是为了清理门户,而是要对沈天养的人在暗中开始进行血腥清理了。
  脸色一片灰白的赵常德汗如雨下,张着嘴一个字都蹦不出来了,知道了这个原因,他就明白自己必死无疑了。

  “亢”张来旺面无表情的扣动扳机,一枪打在了对方的心口上。
  “你们三个出来,把人用麻袋装上塞满石头沉到海里去”张来旺杀了赵常德之后,回头冲着车里的陈小文他们三个说道。
  “哗啦”于占北打开后备箱,从车里拿出一条麻袋给尸体装了进去,陈小文和李奎捡起极快石头塞到里面,然后扎紧了麻袋口,三人托着麻袋走向海边的悬崖。
  开着美式悍马的壮汉,手搭在车窗上,轻声说道:“你之前让我办的,我都办干净了,我伪造了他的账务漏洞,给捅到了上面负责监管的人那里,他老婆,儿子一家上下在今白天的时候就已经乘坐飞机离开檀香山去澳大利亚了,我用赵常德的手机给他们发过一条信息,说是一个星期后处理完银行的资金就赶过去”
  魏丹青点头说道:“没有细节瑕疵就行”

  壮汉皱眉说道:“最多也就是能瞒几天而已,肯定早晚都会露馅的,沈天养也不傻啊,先是失踪了赵常德,紧接着再有别人出问题,他肯定会怀疑是你干的,毕竟你进了美国境内之后就失踪了”
  “他怎么想是他的问题,洪门上下其他人能跟他想的一样么?”魏丹青反问一句。
  壮汉顿时一愣,然后就露出了豁然开朗的神情。
  “人都说,当年在青帮要是可以把你留住的话,也许四九年以后青帮没准就不会被瓦解了,照样能存在于上海滩,我觉得这话一点都不夸张······”壮汉感慨的说道:“可惜的是,杜老大头昏眼花了,信了沈天养的邪,把你给坑进了医院里去”
  魏丹青笑了,摆手说道:“别扯淡了,青帮被瓦解是必须的,这是政治环境的问题,是不允许他们在解放后存在的,我他么也不是上帝呢能救的了那么黑的一个帮派嘛?快拉倒吧你!”

  “呵呵,魏爷爷,我的意思是,你脑袋确实很好使,堪称那一代最牛逼的白纸扇,只可惜你坐的是堂口龙头的位置!”
  魏丹青眯着眼睛摇头说道:“可惜我就欠缺了一点······不够狠啊”
  壮汉深有同感的嗯了一声,然后抬手看了下表,说道:“下一个?”
  “噗通”远处海边,一个装着尸体的麻袋被扔到了漆黑的海水里。
  几分钟后,几辆车离开海边,朝着檀香山的市内开去。
  “哗啦”魏丹青抖开一张纸,上面一共记录了八个人名,其中就有赵常德的名字,他拿出笔在上面划了一道,预示着此人已经不在,还剩下七个了。
  “咳咳,咳咳·····”魏丹青忽然一顿咳嗽,张来旺随即就拿出瓶水和药递了过去,然后皱眉说道:“太晚了,你别这门折腾了,得早点休息才行,你受不了熬夜的”
  “咕嘟,咕嘟”魏丹青喝了口水,拧开药瓶倒出几粒药丸后就送进了嘴里。
  “我要是有困劲上来,就在车上眯一会了,现在精神的很你不用管我,今天晚上还有一个,处理完了我在休息”魏丹青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前面开车的于占北,拧着眉头看了眼旁边的李奎两人对视的时候,都看见了对方脸上的忧虑。
  自从和魏丹青从墨西哥出来到美国,这一路上他们不止一次的看见魏丹青剧烈的咳嗽了,每次他一咳嗽张来旺都会非常迅速的把水和药递过去,咳嗽时老魏的脸上还会泛起一种不太正常的潮红色。
  期间,三人也打听过,每回张来旺和魏丹青都以年纪大了,老年病这种话为理由搪塞一下,也不说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占北他们傻么,这种糊弄小孩的话,一次两次能信,次次都这样谁还傻乎乎的全信啊。

  于占北从后视镜里扫了眼正把药瓶接到手里的张来旺,眼珠子盯着瓶子包装上面的一串英文,迅速的把一排字母都印在了脑袋里,心里一直都在默念着那串字母。
  车这时候进了市区,张来旺指了指前面的路口说道:“红绿灯右转,然后直走,第二个路口过去后,停下不要动······”
  深夜里,檀香山市区某处的一家餐馆外面发生了一起枪击案,一个刚刚吃完夜宵准备回家的华人男子,胸口中了三枪,倒在了自己的车旁,身上的财物被洗劫一空,夸张到连他手腕上戴着的价值不菲的腕表,还有脖子上的一个玉坠都没能幸免。
  尸体死亡之后的半个多小时,警方才赶过来,然后调取监控寻找目击证人,暂时给这起枪杀定位成了抢劫杀人案,凶手是两个黑人男子。

  在美国,这种枪击案的频发率差不多每一天都有发生,对于一个不禁枪的国家来讲,只要你手里能有钱你就能买得起一把枪,而就有那么一些人花光自己身上仅有的钞票买了枪之后,就去干抢劫这种事了,有的时候不排除发生抢劫然后杀人的可能,特别是那些非裔移民。
  这起枪击案过后的一个小时,魏丹青等人就离开了檀香山,他的八人名单上就再次被勾掉了一个人名。
  “魏爷,咱还去哪啊?”陈小文回头问道。
  “等你邦哥吧,他明后天应该就能到美国了”张来旺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们现在往洛杉矶走,他也去那”

  陈小文“唰,唰”的眨着眼睛,挠了挠脑袋后问道:“那不是去沈天养的老巢了么?怎么着,到了决战紫禁之巅的最后时刻了呗?”
  “怕了啊?”张来旺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