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490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看着天空,声音低沉:‘那人死了之后,肉身腐朽之后,灵魂真的能够脱离**独立存在,徘徊在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看着他曾经爱过,恨过,牵挂过的人吗?他能听到他所牵挂的人的声音,看到他所牵挂的人的喜怒哀乐吗?’
  我再一次愣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很显然是在等待,等了好久,没有等到回答,最后叹了一口气,在他的脸上,我分明看到了一丝失落。他对我说:‘你不必再跟着我了,我不会做傻事,至少不会傻到从这里跳下去。’
  我脱口说:‘那可说不准,像你这样的我见多了。前年就有个傻瓜,在云南边境送下来的,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整个人都崩溃了,嘴里说没事没事,趁我不注意找警卫借了一支手枪,对准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
  他问:‘后来呢?’
  我说:‘非常幸运,那枪里装的是空包弹,虚惊一场。’

  他淡淡的说:‘扯淡。’
  我说:‘什么扯淡呀,这可是真事,我亲身经历的!’
  他还是那两个字:‘扯淡。’
  后来我偷偷问了警卫才知道,原来空包弹虽然不会射出致命的弹丸,但是从枪口迸出的超音速高温燃气射流一样可以致人于死地,七米之内挨上了,不死也是重伤。他是优秀的军人,当然不可能不懂这个,一眼就看穿了我撒的谎。好吧,我承认,这确实是我瞎编的,虽然被当场戳穿了,但是效果还是不错嘛,至少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么多话。我决定趁热打铁,解开心中的谜团:‘你……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他没有说话。
  我说:‘我看得出,你有心事,而且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它让你的心充满了悲伤、绝望和愤怒,快把你压垮了。能跟我说说吗?很多事情说出来也许没什么用,但是能有一个人聆听也会让心好受一点。’
  他的语气有点冷:‘不用,谢谢。’
  我不愿意放弃这次机会,继续说:‘如果你信得过我,大可以对我倾诉的,我是心理医生,同时也是一个合格的聆听者,没准我能帮到你。’
  他明显有点儿不耐烦了:‘不必了,我很好。’

  如果我识趣一点的话,我就该闭嘴了,但是女人的好奇是永远也无法控制的,我继续刨根问底:‘你一直看着上海那边,是不是那里发生过一些让你刻骨铭心的事情?’
  他霍地转过头来,盯着我,在那一瞬间我似乎被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扫中,浑身血液几乎凝固,汗毛根根倒竖了起来!他一字字说:‘走、开!’
  我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蠢事,把他给激怒了,在这一刻,站在我面前的不再是一个心理崩溃、经常在夜深人静时失声痛哭的病人,而是一头可怕的猛兽,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极度恐惧让人的脑海一片空白,身不由己的迈动脚步,也不知道是前进还是后退,总之就一脚踏空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抓住了我的手,将我从悬崖边缘拽了回来。他怔怔的看着我,突然扬手照着自己的脸狠狠抽了几耳光,然后对我说:‘对不起!’

  在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的时候他已经恢复理智了,但是我的脑海仍然是一片空白,像是有老虎在后面追似的撒腿飞跑,跑得从来没有这么快过,一直跑下山来,冲回自己的宿舍,用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我才感觉到浑身都在发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不要笑话我,任何一个女孩子面对那样一头已经被激怒了、随时可能将你撕成碎片的猛兽,都会吓得像我这样魂飞魄散,直到逃到一个安全的小角落之后才敢哭出声来的!”
  “九月二十七日,阴雨。
  “打从那天吵了一架之后,好几位国内著名的心理专家接手了我的工作,开始对他进行心理疏导,我们中断了一切联系。直到今天,他才带着小黑贝,提着一袋水果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将这袋水果送到我的手里,再一次对我说:‘对不起。’他的脸色依然苍白,脸上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很勉强,但是我知道,他终于熬过来了。
  只是,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你要走了,对吗?”
  小余看着47,有些难过的问。
  47手里提着他为数不多的行李,说:“对。”
  小余问:“去哪?回家还是回部队?”

  47说:“回部队。”
  小余建议:“依我看你还是先回家看看,给家里报个平安。”
  47沉默了片刻,说:“我没有家。”
  小余下意识的就想追问他为什么没有家,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低声说:“对不起。”
  47说:“多谢你这段时间以来对我的照顾,多谢你们每一个人对我的照顾,我会永远记得你们的。”
  小余勉强笑了笑,说:“我应该为你感到高兴,看着一个受了那么严重的创伤的人从伤痛中挣扎出来,振奋起来,是件令人开心的事情,不是吗?只是,47,我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上发生过一些什么事情,我甚至连你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但是我能猜得出,一定发生过一些让你不愿意却面对,甚至不愿意去回想的事情,它封闭住了你的心。我希望你能将它放下,不要再背负着它了,这样很累的。”

  47喃喃自语:“放下?为什么要放下?”
  小余一字字的说:“人不能活在回忆里,人不能靠回忆活着!”
  47沉默了片刻,说:“我记住了。”
  小余叹气:“但愿你真的能够记住吧。”鼓足勇气舒开双臂,给了他一个轻盈的拥抱,在他的耳边轻声说:“再见,你这个倔强得要命的傻大兵……回到部队后,有空给我写信,让我知道你一切都好。”

  47愣了一下,用一只手轻轻在她后背拍了一下,说:“再见,善良的姑娘。”
  就这样,他提着行李,大步流星的走出了他呆了两个多月的医院,再也没有回来过,当然,更没有给小余写过信,就这样彻底消失了,留给小余的,是一丝丝怅惘,还有无穷的遐思:他到底叫什么名字?有着什么样的过往?他现在正在做什么?
  当然,不会有人给她答案,她只能自己去想象了。
  仍然是那两个兵,他们把人送进来,现在又是他们把人接出去,不过这次他们没有荷枪实弹,至少从表面看没有。跟把人送进来的时候相比,他们现在明显放松了好多,甚至有说有笑了。其中一个笑着问:“47,现在想去哪里?”
  47沉默片刻,吐出两个字:“上海。”

  隔了近三个月,萧剑扬再一次回到上海。
  现在已经是深秋了,从海面吹来的风已经带上了逼人的寒意,蒙蒙细雨是复一日的冲涮着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高楼大厦笼罩在雨幕之中,影影绰绰,有几分析神秘感。上海的街头弥漫着喜庆的气氛,各种月饼、水果以及过节的礼品琳琅满目,看到这些东西,萧剑扬才恍然想起,中秋节到了。
  日期:2018-08-28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