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489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七月二十二日,阴转多云。
  他还是跟昨天一样,长时间的呆在房间里,一动不动,拒绝一切来自外界的信息,拒绝跟任何人交流。从昨天到现在,他一口饭都没有吃,一口水都没有喝,只要是个正常的人都该饿垮了,但他似乎没有感觉。我尝试着劝他吃饭,但是无法跟他交流……相信我,任何人在他那冰冷的目光之下都无法正常的跟他交流。”
  “七月二十三日,小雨。
  情况越来越严重了,他已经整整三天没有吃过饭,没有喝过水,更没有说过话,唯一跟我说过的一句话就是‘出去’。他似乎有着很强的自我毁灭倾向,放弃了生存下去的希望,我请唐大姐和陈大姐过来劝他,但是一点用都没有,他拒绝交流,心理疏导无法进行。他似乎遭受过毁灭性的心灵创伤,情况非常严重,但是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他。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只好打了送他过来的那位同志给我的那个电话,希望能得到帮助。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对面的人静静的听完他的情况之后让我把话筒给他,然后对他说了一声‘我命令你,吃饭!’然后三天以来我第二次听到他开口说了一句话:‘是。’然后就拿起碗筷,一口一口,把凉透了的饭菜吃了下去,那神情像是在嚼蜡。他应该是一位很优秀的军人吧,尽管心理已经很不正常了,仍然本能的服从了上级的命令。他到底是谁?经历过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对他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七月二十四日,小雨。
  看样子这位大爷今天心情还不错,至少比昨天好了一点,不用我打电话告状便自动自觉的把饭吃了下去,而且也开始在房间里走动了。趁他心情还好,我强硬地要求他去作身体检查,他没说什么,去了。
  当他脱掉衣服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他的身上横七竖八,全是伤痕,有摔伤,有刀伤,有灼伤,有弹片划伤,有子丨弹丨擦伤,甚至还有野兽的尖牙利爪留在上面的伤痕!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和平年代的军人怎么会受这么多伤,更无法想象一个人受了这么多伤之后是怎么活下来的!我的天哪,想想都不寒而栗!
  我必须改变对他的看法,他不是来蹭病号的,从来都不是。他应该是刚从某个不为人所知的战场上下来的士兵,可能是所经历过的战斗太过惨烈,留下了极其严重的战伤后遗症。我得想办法帮帮他,能带着这么一身伤痕,被军队送到这里来疗养的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废了。”
  “七月二十六日。
  晚上十一点钟的时候下起了暴雨,紫色的闪电在头顶狂飞舞乱,一切仿佛都带上了电流,狂风裹着筷子粗的雨丝狂暴地撞击着每一扇门窗,发出可怕的声响,吓得我直发抖。他走了出去,走进雨幕中迎着这磅礴大雨一圈圈地狂奔,丝毫没有把那随时可能会要他命的雷电放在眼里。我追了出去,只追出几步浑身的衣服就湿透了,只好退了回来。我找了一把伞,刚一打开就被狂风吹翻,这见鬼的天气简直就能把人活活吓疯,可是他完全不在意。我不知道他到底跑了多少圈,雨都停了他还在跑,直到最后,实在没有力气了,他终于停了下来,对着一棵高大的香蕉树拳打脚踢,那拳头快得跟子丨弹丨似的,看得我心惊肉跳,生怕他给我来一拳。很难想象他的拳头到底有多重,每一拳下去都打得香蕉树树汁四溅,只是二三十拳,那棵四米多高的香蕉树便轰然倒下了。

  他仿佛失去了所有支撑,跪倒在泥水中,对着仍然电光飞舞的天空发出一声狂吼,然后双手抱着头伏在泥水中放声痛哭,那哭声像是把心脏都撕裂开来了。看着他趴在那里哭得跟他孩子似的,我鼻子莫名的发酸,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他的心和他的身体一样,同样都已经伤痕累累,甚至伤得更重,而这种伤,我没法治。”
  “八月一日,晴。
  这些天他天天在深夜的时候出去,在寂静无人的后山一圈圈的疯跑,直到再也跑不动了才会停下来,对着天空发出一声嘶吼。没有人敢去向他提出抗议,甚至连疗养院的狼狗都吓得浑身发抖,蜷缩在窝里大气都不敢喘。不过看得出他的情况已经有所好转,他已经会按时吃饭,偶尔也会出来走动一下,虽然仍然对所有人不理不睬。有时候在他的房间里仍然会传出压抑的哭声,让人心酸,真的不知道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产过什么,能让一个如此坚强的人伤痛到这种地步。考虑到今天是建军节,我想送他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该送什么才好。跟陈大姐唐大姐她们商量了好久,又经过院长同意,我亲自跑到军犬繁育基地去,挑了一只纯黑色的德国黑贝,当然,钱是疗养院出的,我一个穷得当当响的心理医生,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么贵的东西嘛!

  当天傍晚,我把这只小狗崽送到他的房间,衷心地对他说了一句:‘建军节快乐!’
  他似乎愣了一下,目光在小狗崽的身上停留了好久,才抬起头来,对我说了一句:‘谢谢。’
  这是他来到疗养院以来说的第三句话,也是头一回对我说谢谢。那天晚上,他破例的没有走出来疯跑,可能是留在房间里逗小狗玩了吧。这是个好兆头,有个小伙伴就意味着心灵有了寄托,他不会再那么孤独了。”
  “八月十五日,阳光灿烂。

  看得出他很喜欢那只小狗,整天都带着它,深夜出来跑步的时候都让它在一边蹲着。他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了,但仍然不愿意跟别人交谈,似乎除了这只小狗,就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引起他的兴趣了。这几天他每天下午都要爬上后山,就站在那几十米高,我看着都头晕目眩的悬崖边,像一蹲雕像似的一动不动,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院长对此很紧张,让我跟着他,我只好悄悄跟着,然而没有用的,在我跟着他上山的时候他只是一回头,就看到了我。不过他并没有反对我跟着,所以我干脆光明正大的跟着他上山,站在他的身后陪他一起发呆,天天都是这样。

  他每天都站在同一个位置,看着同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是上海。也许那里有某个人,或者某些事情让他非常牵挂却又无法面对吧,所以只能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今天,我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了,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问:‘你到底在看什么?’
  他没头没脑地回了我一句:‘你说,人真的有灵魂吗?’
  他还从来没有一次性说过这么多话,我愣了一下,回答:‘人当然有灵魂啊,没有灵魂,就是行尸走肉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