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3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里面,沈北林惊慌的吼了一声,从他这个视线正好看见前方有一处坡度很陡的断崖。
  “嗡”沈北林的脑袋里顿时一片混乱,人彻底傻了。

  “咣当·····”皮卡联系翻滚了差不多四五个圈之后,车身腾空,然后朝下急速坠落,等到再砸到地上的时候,车顶棚都变形了。
  陡坡上,皮卡车快速的翻滚着,进入了到了一片杂草和荆棘丛里,一直滚到地步才撞到一块巨石上然后停了下来。
  安邦在坡上面,皱眉盯着下方,皮卡滚动的太快了,等他追来的时候车都已经翻下去了。
  “哗啦”安邦抬起枪口,撸动枪栓,搜寻到草丛里皮卡的一点车影后,毫不犹豫的就扣动了扳机。

  “砰”一枪过后,安邦再次子丨弹丨上膛,继续开枪。
  这个坡度太陡了,峭石林立,光靠人两条腿的话根本没办法下去,他就只能开枪击中车身,如果沈北林没摔死的话,那就期望都被炮狙给干死了。
  几次开枪之后,炮狙子丨弹丨已经打没了,安邦这才有点不太甘心的转身走了,他还不确定沈北林的生死,那就只能等过后带上绳索再过来看看,人死了最好,人没死的话,这等于又放了一个后患出去。
  另外一头,交火之后,战势顿时就乱了起来,沈北林的人除了死的几乎都被打散了,到处乱逃,这时候你根本不可能指望古兹曼的兵把这场交火当成是自己家的事来办了,毕竟当兵的这些人都是辅助模式,本来一分钱都拿不到谁还能给你拿命去拼啊?
  所以,就大圈这帮没受伤的战士是往死了拼的,古兹曼的人只开火却不拼命,把人打散了也就拉倒了,没人会蠢的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去追这帮亡命徒。
  “大圈的人,带着弹药给我四处追,一个活口都他么不要,就只有一个态度,见人就开枪,打死拉倒·····”张钦跟疯了似的,让人到处去追杀沈北林的队伍。
  这时候,向缺就只是死死的盯着阎西呢,从头到尾视线都没有从他的身上离去,看见阎西抱头鼠窜他也拎着炮狙,疯狂追了过去。
  “草i么的,你是疯狗啊,追着我干嘛,那么多人你不管”阎西被追的满脑袋都是汗,腿肚子都有点抽筋了,不甘的回头看了一眼,就喊道:“哥们,我就是拿钱卖命的,听的是上边的指示,你没必要死咬着我不放啊”

  “咔嚓”向缺边跑边抬起胳膊,一个字都不说,举枪就干。
  “亢”一发炮狙的子丨弹丨,擦着阎西的胳膊射了过去,灼热的弹片虽然没有击中他,但把他的胳膊都给烫出了一个大泡。
  “砰,砰,砰”阎西回头疯狂的胡乱点了几枪,脚下速度仍旧不慢,就这种状况他但凡稍微不给力点,那接下里的结局就是,自己就得彻底留在墨西哥了。
  “神经病,疯子······”阎西破马张飞的喷着吐沫星子,他还不知道后面追着他的,是前段时间蒂华纳郊区修理厂里的漏网之鱼,要不是躲在了地下室里,向缺可能跟爷就是同一天烧头七了。
  几枪过后,阎西的手就哆嗦了,枪里的子丨弹丨干没了。
  “啪”向缺索性把手里的炮狙都给扔了,带着这玩意奔跑的速度太慢。看见对方扔了枪,阎西“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暗骂了一声:“草i么,多大个仇啊这是”
  “唰”向缺从身上拔出一把手枪,跑动的途中枪栓就在腿上蹭了下,然后双手举枪瞄着对方的小腿,就“亢,亢”的扣了几枪,前两发子丨弹丨没中,第三发子丨弹丨擦着他的脚踝穿了过去。
  “噗通”阎西直接摔个跟头就滚了出去,向缺红着眼珠子,咬紧牙关冲着在地上翻滚了两圈的阎西继续开枪。
  连续两声闷响,阎西的后背和肩膀都同时爆出一团血雾来,然后就仰着脑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呼哧”向缺喘着粗气蹲了下去,一把抓住他的头发,说道:“小崽子,我他么几天前就告诉爷,让他路上慢点走,我稍后就把你们这帮狗ia养的送过去跟他做个伴,老天挺他么的长眼啊,今天这个圈套整的非常及时,你没圈住我们,反手就让我给你干了,爷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呵呵·····”阎西干笑了两声,嘴里还流着血沫子:“我,我知道了,你,你是修理厂里没清理干净的尾巴,我,我他么的,还,还以为那天都给你们干死了呢”
  “那你得后悔了,差一点,就他们的差一点啊,你就把我们给一锅端了”向缺松开他的头发,举起枪托照着他手指上的关节就砸了过去。
  “嘎巴”阎西眼珠子一瞪,手指就折了,他死死的咬着嘴唇给自己保留了最后的一分尊严,他知道到这个时候,自己叫的越惨,那对方可能就越痛快。
  “嘎巴”安邦又举起枪托,再次奔着阎西的鼻梁骨砸了过去。
  二十分钟,整整二十分钟,阎西身上几乎都被敲碎的关节和骨头,全都被向缺给砸的粉碎,差不多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了。
  向缺握紧了拳头,用力的按住他的脑袋说道:“你死肯定没那么容易,我得让你煎熬到你彻底没气了再说······”
  “呼!”向缺抡起拳头,一圈就干在了阎西的下巴上,顿时就给他的下颚骨砸碎了。
  “想把舌头咬了求死,这个机会我都不给你,慢慢等死吧”向缺起身,朝着他身上吐了一口唾沫。
  阎西睁着无神的眼珠子,不带一点的感情,向缺砸碎了他身上所有能活动的骨头,上下颚都没有了咬合力,那最后的状态就是,他只能老老实实的躺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慢慢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了。

  可能阎西的脑袋里,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大年三十那天在修理厂,自己为什么没好好的再搜一遍。
  枪声渐消,交火大概前后一共持续了十几分钟,等几声零星的枪响过后,就彻底寂静了下来,只剩下人轻声交谈,还有脚步走动的声音。
  “亢”张钦拎着枪,缓缓的走到几具趴着不动的尸体前,看都不看,就朝着尸体的脑袋上挨个补枪。
  “找找看哪还有尸体或者没死透了的,不要活口!”
  这些人,他们一个活口都不需要,沈天成还没等跑几步呢就被抓住了,有这条大鱼在的话,一帮打手的角色就不太重要了。
  “沈天成,沈天养的亲弟弟·····”安邦手插在口袋里,走到沈天成的面前皱眉问道。
  “呵呵!”沈天成笑了笑,随即平淡的说道:“我的身份,和我的地位,还有我和沈天养的关系,是绝对不会允许我对你们吐口任何你们想知道的事,所以你把我抓活的也没用,你还不如直接一枪打死我了,不然抓了我的人,你不光多费一口粮食,还得派人费心的盯着我,何必呢?我死了无所谓,我得为了我的子孙后代来保证以后沈家的长盛不衰,是不?”
  “你不吐口,这事我信”安邦点头说道,他也不奢望沈天成会吐出什么关于沈家的秘辛,这明显是不现实的,但就算他什么也不说,留着沈天成的作用以后也会很大的。
  沈天成就不说话了,安邦抬头跟他旁边的人说道:“捆了,好好看着点,别饿着他”
  安邦来到贝瑞坐着的那辆车上,趴在车窗口上问道:“能不能让古兹曼的人对刚才发生的事保持沉默,比如谁被灭口了,谁还活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