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16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27 22:28:56
  第311章 擦肩而过
  鸭屎看了下这个临时卫生所,发现这里条件非常差,屋子里阴暗潮湿,一般的病人住进了这里,多半是不可能好起来的。虽然鸭屎并不知道这个小兄弟是不是与娜娜有关系,但是就凭他是微山人这点,鸭屎也不会不管他。
  “你找个有点本事的大夫,把他腿上的伤口处理一下,不用截肢。所有的费用我来出。”鸭屎道,“最好给他换个小房间。”
  “这位兄弟,你的意思说,我不是好大夫喽?我告诉你,这是敌占区,什么都短缺,还随时面临日本人的搜查。能在这里养这些伤员,已经算是不错了。我找不到其他的大夫,他不截肢就等死。如果你看不下去,你自己给他治吧。”
  这位大夫说完,白了鸭屎一眼,拂袖而去。鸭屎从他身后抓抓他的左臂,用力一拧,将他拽到了身边。
  “他们都是打日本人负伤的,你至少还腿脚都全。多尽点心吧。”鸭屎道,“不然的话,咱们怎么对得起他们的家人。”
  大夫很愤怒,但是见鸭屎已经拿住了自己,也不敢反抗。
  “好汉别着急,先松手,咱们慢慢说。”
  鸭屎放开了手,大夫疼得乱跳。
  “你现在就动手术,给他处理下伤口,你缺什么,我去给你取什么。”鸭屎道。

  “说得容易,”大夫道,“我需要消毒药水和抗生素,你有吗?”
  “你说哪里有就行。”鸭屎道。
  “那边,”大夫指着前面的山道,“翻过山,有一个日本人的军营,里面有个日本人的卫生所,那里就有,你去借点吧。”
  鸭屎转头就离开了屋子,大夫赶紧跑到门口瞅一眼,并没有看到鸭屎的去向。他确认了下鸭屎的确已经走了后,立即翘起脚大骂道:“看日本人怎么收拾你,傻逼。”
  当天晚上,大夫正准备关门休息时,突然鸭屎出现在他的面前,身上扛了一麻袋的药品。尽管鸭屎不懂药,但是猜也猜出了个七八分。
  “这些药够了吗?”鸭屎问道。
  “够了,够了,早就够了。天啊,你是怎么做到的?”大夫惊讶地问道。
  “借的。”
  “啊?”
  大夫惊讶得脸都变色了。他将药品放入屋子里,归档后,拿了几种药走了出来,来到了小军的身边道:“小兄弟,有位小老弟给你送药来了,我给你处理下伤口。不过,得先给你来点麻药,不然你受不了。”

  “不用麻药,我知道你想割掉我的脚。我就看着你给我治伤,以免你给我截肢。”小军道,“我就是死,也不能没有腿。”
  小军的这番话与鸭屎对弗朗索瓦的人说的一样,充满了骨气,这让鸭屎极为欣慰。无论这个孩子与娜娜有没有关系,鸭屎都觉得有责任帮助他走出困境。
  经过大夫的处理,几日后,小军的伤口愈合了。尽管双腿还缠着绷带,但是可以走路了。鸭屎每次来都在外面看一下他,但是一直没有同他说话。
  突然有一天,鸭屎再次过来看他,他发现小军就坐在门口。
  见鸭屎走了过来,小军笑着说:“四爷,多谢你救我。”
  鸭屎极为惊讶地说:“你怎么认识我?”
  “我家有一张怀义堂的照片,你坐第四把交椅,我不可能忘了你。”小军道,“我姐说,你死了,你是怎么活过来的?”
  “说来话长。娜娜在哪儿?”鸭屎问道。
  “我听说,她受伤后去了西边,至于去了哪儿,我不知道。”
  “看你年纪不大,是怎么参军的?”
  “我谎报了年龄。”
  “你姐也舍得?”
  “我骗了她。”小军笑着说,“我姐把我送到了西边,我半路上跑了回来,混入了部队。”
  “你小子胆子不小。”鸭屎笑着说,“不过,也算你有两下子。”
  “就是瞎混,没什么两下子。”小军低着头,笑着说。
  “你能走路了吗?”鸭屎看了下他的双腿,随后问道。
  “没问题了。”小军道,“应该可以出远门了。”

  “好,”鸭屎道,“明天出发,你跟我回重庆。”
  鸭屎带着小军,一路小心,最终回到了重庆。回到重庆后,他发现小七找到了很多线索。小七将所有的线索整合在一起,汇总了给鸭屎。
  “四爷,皮六应该是死了。我原本打听到,你二姐没死,受伤后被政府高官给救了。不过,近期又打听了一些新消息,她应该是死在医院了。”
  “刚才你说,她没死,与政府高官在一起,什么政府高官?”鸭屎问道。
  “嗨,”小七道,“我查了几天就发现,那个孔家的二小姐名声不太好。”
  “什么?”鸭屎兴奋地说,“你说的是孔二小姐?”
  “是啊?”
  “她在哪儿?”

  小七在地图上指明了孔二小姐别墅的住处。鸭屎立即就准备出去,被小七拦住了。
  “四爷,你听我说完啊。”小七道,“一开始大家都说孔二小姐与一位军官太太关系暧昧。我查了一下发现,她就是个普通的重庆女人,还带了个女儿。”
  一听带了个女儿,鸭屎立即就停止了出门的脚步。在鸭屎看来,黑蜘蛛绝对不会这巧怀上二胎。再说,在他的印象中,黑蜘蛛头生的孩子应该是个小不点才对。
  不过,一想到孔二小姐,鸭屎还是想去探一下究竟。鸭屎本身对孔二小姐充满了厌恶,所以并不想直接去找她。鸭屎有调查这件事更高明的办法。
  他戴上假胡子,戴着帽子,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拄着拐杖,在大街上一瘸一拐的。他在目标别墅门口讨饭了两天,一直在第三天才发现一对母女走了过来。根据小七提供的情报,这对母女就是小七曾经怀疑的对象。
  远远的,鸭屎看到,那个女人就是黑蜘蛛,他差点激动地站起来。然而,走近了后,鸭屎才失望地发现,她不是。鸭屎最后一次见黑蜘蛛时,她是个极为清瘦的女人。生过两个孩子后,黑蜘蛛有点丰满了起来,让鸭屎立即不敢认了。
  这位年轻的妈妈戴着头巾,好像是回教的人一样,鼻子以下全部遮住了。鸭屎只能看见她的双眼,那双眼与黑蜘蛛的很像,但是其他的地方什么都看不到,所以无从判断。
  鸭屎正要起身与她打招呼时,突然那人对孩子说了一番话,竟然是四川话。鸭屎立即全身心都凉了。那孩子也才两岁左右,说话的声音很不清楚,但是鸭屎已经很明确听出,孩子声音中也有浓重的四川口音。更让鸭屎笃定地认为,她不是黑蜘蛛的是,她的声音很沙哑,而黑蜘蛛的声音是清脆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