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40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卧草,这什么司机啊,压中线就过来了,刚才好险啊,我都以为我们会被挤成铁饼呢!”甜甜拍着自己的胸口,仍然惊魂未定。
  沙盈也是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颤着声道:“这些大车司机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这么开车呢,完全拿人命不当回事嘛!”
  方长从来的那天晚上就知道这条路上跑的司机,基本都是些不守规矩的,喜欢压中线跑。如果是直道也就算了,弯道为了取大弯不减速省那一脚油钱,就压着中线大摇大摆的跑,仗着自己的车大有优势,已经成了一种横行强硬的理由。
  方长的精密计算再一次悄声无息地完成,他在行驶的过程中没有出现一丁点的失误,一切都刚刚好。
  “甜甜,如果你以后安全了,想做什么啊?”
  听到方长这话的时候,甜甜脱口而出道:“我想当老师,我好喜欢小朋友啊!”
  方长知道甜甜说这话的时候,应该是知道自己将来都不会再愿意去结婚,她也不想要一个孩子,虽然她特别想要。
  不过听到她的话时,方长知道,这丫头跟沙盈在一起住了几天后,心情已经变得好了起来。
  方长不再问她,而是问沙盈道:“盈盈,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手底下应该还有个女子会所吧,里面有很多帅哥!”
  沙盈脸一红,痴痴地笑了起来,暗想道,这家伙该不是吃醋了吧。
  想到这里,沙盈心中莫明地兴奋了起来。

  “金爷,出事了!”
  听到赵海在电话里的声音时,金原手一挥,原本正给他捏肩的女人停了手,用绵柔巾将手上的精油慢慢地拭去,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化。
  金原深深吸了口气,问道:“别一惊一乍的,说事!”
  “那个叫张良的和他的那个女人死在半道上了。”
  “什么?”金原胸口一紧,哼道:“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赵海沉默了很久,沉声道:“金爷,依我看,他们死了未必不是什么好事,公司的钱追回来了,近来也因为这个张良的关系,客源变多了起来,相较上月同期,盈利增涨超过百分之十五,这是好事啊,我们也等于是借张良的手替自己洗洗白了,让赌资更有信心入场了啊!”
  话是这么说,金原知道赵海这是在为大局着想,不想因为一些误会影响内部的团结。想来想去,金原终于是说道:“死都死了,想追究也追究不了啊……对了,那个叫谢霞的……算了吧,别找了,找回来反而不好处理啊!”
  人年纪大了,可能还是图个安稳,往年的戾气已然不在,让金原看起来颓了不少。他也不可能想到赵海手里端着多年不曾碰的老白干笑得非常的阳光。你以为我以为的是你以为的,那就错了。
  赵海听方长说,金原如果说不在乎,那是就是一个憋足了劲儿的火药桶子,蹭上点火星,那就得炸。
  这事不能操之过急,火星得一点点地找。总之,听方长的话,没有错。
  想到这里,赵海手里的老白干往小地主烧的纸前横着往路边倒了一半出去,自己将另一半一口气给喝了下去,耳边小地主哭得异常的痛快!
  小地主靠在赵海的身边,眼泪抹干了,提着一罐喝了一半的啤酒。
  呃……
  打了个酒嗝后,小地主目光恍惚地问道:“姐夫,你是有多长时间没喝酒了?”
  “有几年了吧!”赵海长长地叹了一声道:“如果你姐在的话,我跟她的儿子估计都会打酱油了!”
  “你可拉倒吧!”小地主笑了笑道:“我姐如果还活着,我也叫不了你姐夫了,你铁了心要留在大城市,我姐才会走出来,哎……这都是命啊,该!”
  赵海觉得小地主说得没错,如果不是风疚与背负的责任太重,他不会执着这些年来只为做一件事情。
  一想到今天的一切都出自方长的手笔,赵海心里踏实了,甚至知道那一天已然不远。
  赵海扭头看了看小地主,说道:“你今年也该二十六了吧,等这事儿了啦,准备干什么?”
  “干比!”
  火腿煎蛋、豆浆,这是方长准备的早餐,摆上桌的时候,周芸进来了!
  方长光着上半身,懵逼地叫道:“我上次不是让你把钥匙交出来了吗,怎么你还在钥匙啊?”

  周芸没有回答方长,面色凝重地说道:“张良和朱玉华死了。”
  看着周芸眼睛有些肿,应该是熬夜了,不过也难怪,她是机械厂的厂长,出了这么大的事于情于理都应该去看看。
  看着周芸第一次吃饭没有狼吞虎咽,方长沉默了片刻,突然说道:“昨天晚上应该很热闹才对吧,以张良和朱玉华的关系,难道没闹出点动静?”
  周芸一口食儿没咽得下去,抬头看方长的表情有些奇怪,问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你是说张良跟朱玉华乱搞,还是昨天晚上的撕逼大战啊?”
  周芸瞪了方长一眼,哼道:“明明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怎么到你嘴里就变得格外轻松。这可是死人的事情啊,一起车祸,两辆坠崖,一共死了五个人,张良和朱玉华就是其中两个,还好,尸体算完整,另外三个听说……弄出来的时候都快成肉泥了。”
  方长把最后一口豆浆喝进肚子里,说道:“我们得赶紧找一个会计,机械厂要尽快形成经济独立,账面与野外作来处要有严格的划分,这样一来,在公司财务清算的时候,对我们算是有利的。”
  “你到底在关心什么啊,我在跟你说死人的问题!”周芸的一双眼睛都瞪圆了。
  然而,方长目光一凝,淡淡地说道:“我关心的是你我的未来,张良和朱玉华死不死跟我们没太大关系,那是工作时间以外发生的交通事故,有保险公司,轮不到你操心。周芸,你现在是不是应该想想,就算野外作业处不要机械厂,这个厂还是很值钱的,如果我们手里没有充足的资金,又拿什么来接盘呢?”
  到底是有想法的人,周芸在听到方长这一番话之后,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红着脸道:“对不起,我只是觉得……就算他们再不对,那也是共事了两年多的同事,就这么死了,也该难过一下……我是不是特别的虚伪啊?”
  一看周芸那目光深处隐藏的杀气,方长深深地吸了口气,这尼玛是一道送命题啊,于是叹道:“不,你是善良而已!”
  周芸咬了咬唇角,拍了拍胸口,晃得方长有点膨胀,只听她话题一转,马上问道:“你刚才说机械厂经济独立是什么意思啊?”
  方长说道:“如今机械厂背负的是自负盈亏的名头,但是并没有财务自由,也就是说机械厂的收入跟支出完全是从核算中心走的账。机械厂的手中是不过钱的,这样是完全不可行的。我们要把财力预算拿在手,花多少我们说了算,赚多少,支出多少也得由我们说了算。”
  周芸对这方面不太熟悉,于是好奇地问道:“这么做对我们的好处是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