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3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几分钟之后,浴室里的水流停了,安邦手插在口袋里若无其事的走到了窗户,然后点根烟挺深沉的望着窗外。
  贝瑞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就围着个浴袍走了出来。

  瞥了眼窗口边吸烟的向缺,她把手里的毛巾随手一扔,然后打开行李从里面拿出那件小蕾丝的内衣,冲着向缺比划了两下:“品鉴一下,维密今年最新款?”
  “嗖”打开窗户,弹飞了手里的烟头,安邦舔着干裂的嘴唇说道:“现场,直播?”
  “踏踏踏,踏踏踏”贝瑞踩着湿哒哒的拖鞋,迈步来到安邦的身前。
  一股泛着薰衣草的香味,顿时充斥在了安邦的鼻子里。
  贝瑞的身高几乎和安邦差了多少,她往安邦身前一站两人几乎鼻尖都要贴在一起了。

  老和尚安邦的小心脏顿时就有点不受控制的跳了起来,这女人有点妖啊。
  “唰”贝瑞忽然又手抽了下浴袍的带子,她浴袍中间就只简单的寄了个蝴蝶结,手稍微有点劲一拉就能把浴袍给解开了。
  “咕嘟!”安邦顿时咽了口唾沫,后背贴着墙,冷汗都出来了。
  “咋的,当人质不够,你还得奉献一下自己么”
  “咯咯!”贝瑞笑了,一点点的抽着浴袍的带子,眼看着就要全给抽开了:“我在泰国曾经拜过一个顶级的推拿大师学习推拿技术,你要不要试试?”
  安邦仰着脑袋,有点懵的问道:“图啥啊?”
  “就因为我对神秘东方国度的中国人,有那么一点点好奇的心思,这个理由充分不?”
  安邦深吸了口气,憋了半天才说道:“你是不是有艾滋啊,想拿这事来报复我?我跟你说,中国的人都会点工夫,就比如我吧,内功还行,你就是有艾滋我也有可能给这毒逼出来,我真不太害怕”
  “砰!”贝瑞干脆利索的抬起膝盖,照着安邦大腿根子中间就顶了过去。
  “我,草”安邦瞬间疼的眼睛都冒星星了,弓着身子咬着嘴唇,一个字都没哼出来。
  “离我远点,三米外靠墙站着”贝瑞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就回到了床上,掀起被子就钻进了被窝里。
  向缺弯的跟个虾米似的,半天才从酸麻中回过神来。
  一点不撒谎,要不是他练过点功夫,就刚才你一腿真容易给安邦磕成个魏忠贤来。
  “早知道,换他么向缺来好了!”安邦悲愤的咬牙说道。
  被窝里,贝瑞翻开手机给索普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这个中国人的品行么,抛开他是不是有生理缺陷这一点,应该是没问题的”
  信息刚过去一会,索普那边就回信了:“也可能是人家,没有看上你”
  贝瑞磨了磨小牙,说道:“能不能愉快的交谈了?不能,我现在就回去了”
  墙边,安邦揉着大腿根子,翻开信息,上面有何征刚传过来的一段,他看了几眼后当即就愣住了。
  “知道一点,但是不知道可靠性有多大,据说在美国上流社会有个挺神秘的家族,叫索普家族,很有年代感了,可以追溯到美利坚立国之前了,虽然美国才成立两百年左右”
  “好像是说,这个索普家族是美国骷髅会的创办者”

  骷髅会是美国一个秘密精英社团,每年吸收十几名耶鲁大学的高材生入会,成员包括很多重要的大人物,其中美国的几个总统在没当上总统之前都是从这个组织里出去的,很多的人相信骷髅会长期控制着美国的政坛,就算没控制,也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别的传言可能还没被确定,但有两个是确凿了的,就是布什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都已经亲口承认过,他们是这个骷髅会的成员。
  何征一连发了几条信息过来,等安邦都看完之后,脑袋都嗡嗡直响了。
  他眨着眼睛,看着被被子勾勒出来的轮廓,心里琢磨着:“要不,把古兹曼扔了,给这小娘们捆走了?”
  床上,贝瑞手指飞快的打着一行字:“爸爸,你猜明天会不会让他惊吓过度了”
  床上床下,两个男女,各怀鬼胎的盯着手里的电话。
  酒店楼下,按照向缺和安邦的吩咐,一辆越野车开了过来,后面跟着一辆空的军卡,两台车都是满油的状态。

  早上八点多钟,安邦,向缺,贝瑞和古兹曼从酒店里出来,休息了小半夜几个人的脸色都挺不错。
  在酒店外面等了没多久,一排车队就开过来了,沈北林和古兹曼的副官从车上走了下来。
  “唰”和安邦四目相对,沈北林用手在脖子上冷冷的划了一下,用中文说道:“今天,你也未必能跑得了”
  一台越野,一辆皮卡都是满油状态,这是为安邦他们准备的,等交完古兹曼之后,大圈的人就会上这两台车往外开,直到他们确认抵达安全地带,最后才会把贝瑞放出来,交易到这里才算彻底完事了。
  安邦根本都没搭理沈北林的冷嘲热讽,直接问道:“我的人呢?”
  “两公里以外待命,等古兹曼先生出来,他们就会交给你了”
  安邦点了点他,说道:“但愿你他么最后别耍花样,不然我肯定抱着你一起死”
  “唰”旁边的向缺眼神忽然略过沈北林,死死的盯在了他身后的阎西身上。
  大年三十那一晚,天虽然有点黑场面也挺乱的,但向缺还是一眼就把阎西给认了出来,手指捏的嘎巴直响。

  爷的死,对他们这帮修理厂的老人来讲,几乎等同于是杀父之仇了!
  两边人都到位之后,基本也没啥对白,上车就走了,一直往西罗那洲以外的方向走。
  车上,安邦瞄着后面隐约跟着的车队,皱眉说道:“我怎么就觉得,这个沈北林不会那么轻易甘心的把莽子给交回来呢?”
  “那能甘心么?真要是全给放了,我们也走了,他可就被气的都要冒烟了,咱是怎么恨这帮姓沈的,那他就是怎么恨我们的,双方的恩怨已经到了互相一见面就想掐脖整死对方的地步了,眼睁睁的看人跑了,你不闹心啊?”
  安邦沉默半晌,点头说道:“那他就是还有点幺蛾子了!”
  车一路开,足足开了两百多公里,最后在临近西罗那洲的地方停下了。
  “咣当”安邦和向缺从车上跳了下来,也把古兹曼给拽下了车。
  没过多久,沈天成,沈北林还有古兹曼的副官也开车过来了。
  “人呢?”下车后,安邦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等会······”沈北林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说道:“十五分钟,人马上就到了”
  安邦阴着脸点了点头,耐心的等着。

  二十来分钟之后,地平线上一排车队开了过来。
  车队临近停下后,古兹曼的大批士兵先下来了,紧接着一辆装满人的卡车也到了近前,沈北林摆了摆手,车厢打开露出了大圈的二十多个人,一个都没有少。
  但安邦和向缺眼神望过去的时候,脸同时都耷拉了下来,牙咬的嘎吱直响,车厢里面有一部分人是站着的,但其中林文赫,王莽和胡胡等好几个全都趴在了车厢里,身上全是污垢,还掉着水滴,并且他们几个人的一条腿上全都胡乱的绑着破烂的衣服,明显腿上都曾经受过伤。
  安邦咬牙问道:“莽子,怎么了?”
  “腿折了!”王莽扫了沈北林一眼说道。

  安邦当即就愣了,快走几步来到沈北林面前,抬腿就踹了过去:“草i么,你和我玩埋汰的是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