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2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有点懵逼的扭头看着她,无语了半天后,才说道:“咱也不是去化装舞会呢,你整的这么全干嘛啊?”
  贝瑞随手从行李里拿出一件蕾丝小丨内丨裤,一点都不顾忌的摆弄着说道:“我这个人不管在哪,一直都很善待自己,从来不会亏待我的生活,作为人质我可能会被耽误两三天的时间······哎,你觉得这一件,好看么?”
  “那可能得你穿上后,我才能评价一下了”安邦顺着坡,往下接了一句。
  贝瑞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们中国人,还是太矜持了”

  安邦略微崩溃的说道:“嗯,对,你们都可奔放了,你不矜持你在车上直接换了呗······”
  贝瑞用能杀人的眼神,瞪着他说道:“我是让你用审美的观点来评价一下,而不是让你用色情的眼光去看,这是我来墨西哥之前买的维密新款,还没来得及穿上呢”
  古兹曼忽然回头,说道:“你对贝瑞最好注意一下措辞,否则你得罪她,比得罪我的后果还要严重得多”
  安邦撇嘴说道:“她可厉害了,克林顿女儿啊?”

  “她到不是克林顿的女儿,不过克林顿在当选美国总统之前,贝瑞的父亲是他幕后的支持者······”
  “唰”安邦猛地一哆嗦,瞬间麻爪了。
  身处资本主义社会多年,安邦还是有点常识的,至少他就知道美国历届总统背后都会有支持者,比如美国的一些大财团,政治家族,超级富豪等等。
  车子一直开到他们先前住的那间酒店,随后,贝瑞和古兹曼都被关在了一个房间里,同时安邦和向缺也和他们同在一起。
  整个酒店,在这个时候都被古兹曼的私人武装给接管了,这一层楼左右住的都是他的人。
  另外一头,安邦他们离去之后,沈北林带着人去了水牢。
  “牢门打开·····”
  古兹曼的手下,皱眉说道:“不好意思沈先生,古兹曼先生在离开之前曾经特意交代过,我们不能动这些人”

  “打开!”沈北林掏出一个信封,拍在对方身上,说道:“这一点我比你清楚,你放心,他们的命我一个都不会要的,你可以在旁边看着点,在不要他们命的情况下,并不妨碍我用点别的手段吧?”
  “哗啦”古兹曼手下犹豫了一会后,打开了水牢的枷锁。
  古兹曼的手下,稍微犹豫了下,接过沈北林的钱后就打开了水牢门。
  “唰!”里面几十双眼睛,全都盯到了他的身上。
  这水牢基本上只处于非发达地区,和私人武装地盘里,一般正经点的国家都不会修建这种牢房,因为你容易被冠上不人道的名义,然后被其他国家或者人道组织找个借口来发难,甚至都容易捅上国际新闻。
  水牢基本水深都在一米左右,最高不会超过一米半,也就是说正常人的身高大概都在一米七上下,被关进了水牢里的话,水差不多就能没过胸膛了,这就导致你只能站在水里,困了,累了都不能听躺着后趴下,不然肯定得淹死了,大圈的人全都站在水里,用手抓着上面水牢的栏杆,来保持身体的平衡,然后人挨着人互相扶着,这时候他们被泡在水里的时间可不短了,不少人都被泡的脸色发白了。

  关键的是,水很浑浊还散发着恶臭,没办法,你泡在水里拉和撒就都得在这解决了,水面上还漂浮着污垢,味道相当的酸酸刺激了。
  其他人都还好,关进来的时候都没事,但王莽挺惨的,之前腿上中了一枪,泡在这种水里伤口已经开始有发炎的趋势了,不久之前他都有点要发烧的症状了。
  沈北林提了提裤腿,蹲下身子,眼睛扫了几圈后说道:“你们大圈,说实话挺他么能给我意外的,一共就跑了两个人,还整出个翻盘的机会,呵呵”
  林文赫斜了着眼睛,打断了他的话,鄙夷的说道:“也就是跑了两个,要是再多两,你可能都没机会站在这里跟我们吹牛逼了,真刀真枪的干你不行,也就那个干点偷鸡摸狗的活,你还能有点机会”
  “论胜负,不看手段只看结果,我还想说这只是在墨西哥呢,如果是在美国的话,你们连和我对白的机会都没有就得全军覆没了”
  王莽撇嘴说道:“要是在香港或者内地,我他么就能让你知道,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你无论去哪都没有落脚的机会,干你,你都不带有一点脾气的!”
  “呵呵”沈北林笑了笑,似乎没意思跟他们扯口舌之争,回头跟自己的人说道:“来,这个,这个,还有那个和那个拖上来”
  “草ni么,你要干啥?”林文赫,胡胡都被指到了,两人心里顿时一突突。
  沈北林眯着眼睛笑道:“安邦要拿你们把古兹曼给换回来,那我肯定不太愿意,这不是白忙活了么?你们人我虽然现在不能杀,但却并不妨碍我用点别的手段,毕竟他临走之前可没说,如果你们身上缺点什么零件,或者伤了的话能咋样,所以我就不客气了因为你们伤了,那过两天交换的时候,就不那么容易好撤退了,我还能有机会再次把大圈给端了!”
  庄园里出事,枪响的时候,水牢里的王莽他们是知道的,但最后是啥结果却不知道,此时一听安邦和向缺居然把古兹曼给劫走了,这个节奏属实有点太吓人了。

  沈北林这人太他么奸猾了,他无法控制安邦拿古兹曼来换人,那就只能把节奏放在大圈这些人身上了,到时候人换完了,里面却有一部分是带着伤的,那安邦拿啥护送这些人长途跋涉的离去啊?
  没错,沈北林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几个人拿着棍子,敲着林文赫他们抓住水牢上面的手指,等他们手松了之后,就用棍子的一头伸进去捅着人,往外面赶。
  “啪”沈北林起身点了根烟站在一旁。
  王莽嘶吼道:“草ni么,你别让我抓了你,不然我肯定给你身上皮都扒下来,在跟你玩个火红的滴蜡”
  沈北林随意的摆手说道:“那等你抓了我再说吧,现在你可没资格说这话”
  人最后一共托上去七个,然后全都给按在了地上,踩着胳膊腿,死死的把住不让他们动弹。
  沈北林弹了弹烟灰,指着林文赫说道:“从他开始,一条腿都干折了”
  “狗篮子,你他么等着!”林文赫红着眼睛吼道。
  林文赫的右腿被架起来之后,有人就拿棍子狠狠的敲在了他的腿骨上。

  林文赫瞬间脸色被憋的通红,咬紧牙一声没吭。
  腿都折了,叫也没有用,有账以后再算!
  几分钟之后,被拖上来的七个人统一被打折了右腿,然后又再次给扔进了水里,人回到水牢里后其他人连忙扶上,怕他们站不稳再跌到水里去。
  “唰”沈北林把烟头弹进了水牢里,手插在口袋里,淡淡的说道:“都不是朋友,我用啥手段对付你们,那不都是应该的么?等你们抓住我的,还能把我摆到桌子上给供起来啊?草,真他么天真”
  王莽眼睛喷着火,没有再说话了,等沈北林走了之后,他连忙说道:“来,把伤了的人抬起来,衣服脱下去把伤的腿绑好暂时给固定住,到时候可他们千万别落个瘸子啊!”
  另外一头,酒店房间里。
  安邦和向缺也没有难为古兹曼,除了他行动自由受到限制外,其他的都没太管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