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487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余姑娘打断:“男的还是女的?是现役军人吗?”
  院长已经习惯了说话被她打断,也不生气:“男的,现役军人。他的情况非常特殊,有严重的心理障碍,需要进行长时间的心理辅导,鉴于你工作能力出色,我想把这个任务交给你。”
  小余姑娘一下子泄了气:“切,我还以为是什么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说白了,还是给人当保姆嘛,无聊!”
  院长绷着脸说:“小余,你这种态度是不对的!你的工作就是给病人作心理辅导,作好本份的工作就行了!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拯救地球够光荣够艰巨了,你行吗?”
  小余笑嘻嘻的说:“好啦,我服从安排就是了!病人的资料呢?”
  院长说:“没有资料。”
  小余眼珠子一下子瞪得滚圆:“没有资料?开什么国际玩笑,没有资料,不知道他的过往经历我怎么进行心理疏导?”
  院长说:“不必进行心理疏导,你只要照顾好他的饮食起居,别让他自杀就行了。”
  小余的眼睛瞪得更大:“……啥!?”
  院长很严肃地说:“不要跟他交流,不该问的别问,照顾好他的饮食起居,别让他自寻短见,等他情绪稳定了,自然会有国内顶级心理专家对他进行疏导的,明白吗?”
  小余这才意识到事情不简单,但到底哪里简单又说不上来,一脸郁闷的走出了院长的办公室。
  走到门口了,老头子还叫:“记住,看好病人,但不要跟他交流!”
  “知道了!”小余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不爽都写在脸上了。
  不爽归不爽,活还是要干的。能干的小余姑娘很快就给她的病人收拾了一个房间,地打扫得干干净净,窗台抹得一尘不染,还挑选了几小盆自己精心种出来的盆栽放进去。她很喜欢做这样的事情,这些可爱的盆栽可以为病房增添几缕生机,不管是她还是病人,都会因此而感到愉快。只是院长的话着实让她不爽,说我水平好的是你,不让我做心理疏导,让我成为专职保姆的又是你,可恶!
  正气咻咻,电话来了,院长打过来的,说病人到了,让她出来迎接。她赶紧出去,来到门口,然后就看到一辆军车开了进来,车门打开,首先跳下来的是两名荷枪实弹的士兵,这场面把小余给吓了一跳,你这到底是送病人过来还是押送犯人啊?然后在这两名士兵颇为紧张的注视之下,一位穿着病号服的青年走了出来。一看到他,小余就皱起了眉头。

  这家伙……怎么说呢?个子中等,偏瘦,一身病号服穿在他的身上显得松垮垮的,仿佛伸手揪住他的脖子一拎就能将他从那堆衣服中间拎出来。从气色来看,这家伙面色虽然苍白一点,但是一眼就能看出,他属于很健康的人,完全没有住院的必要。而且他那性格很冷漠,对身边的人不理不睬,就连那两名送他过来的士兵也不予理会,这家伙……真的太没礼貌了!
  “准是哪个军二代,跑到陆军疗养院来蹭病号的!”小余姑娘愤愤的想。这种事情时有发生,陆军疗养院环境好,服务好,管理相对也宽松,所以不少明明就健康得能徒手掐死一头北极熊的家伙跑过来长住,这种货一般都是家里有权有势,非富即贵的,甚至既富又贵,小余看这些家伙不顺眼,但是也拿他们没办法,都是些有着非同凡响的背景的家伙,连院长都不敢得罪他们,她一上小小的心理医生能拿他们怎么样?只能祈祷别让自己去伺候这种大爷。然而该来的还是会来,现在她就摊上了这么一位大爷……

  倒霉哟!
  一个心高气傲的军二代,这是小余姑娘对她的病人的第一印象。
  “同志你好,我叫余秋雁,是个心理医生!”
  尽管对这个冷傲无比的蹭病号者很不爽,但是本着最基本的业务道德,小余姑娘还是挤出热情的微笑上前打招呼。
  回应非常明显:那个穿着病号服的青年对她热情的招呼一点反应都没有,而送他过来的那两名士兵则向这个可爱的姑娘露出微笑,其个一个向她敬了个礼,说:“余医生你好,这位就是病人,请务必照顾好他!”
  小余又看了一眼她的病人……哦,这位对身边的一切都不理不睬,谁也不知道他的思绪到底飘到哪里去了。切,一个蹭病号的,傲什么傲!小余姑娘更加不爽了,暗暗打定主意以后有机会一定要给他点苦头尝尝。蹭病号的家伙一般都会在疗养院里赖上好几个月,直到闲得发霉了才会离开,好几个月的时间,想找几个机会教训一下某个病人还怕找不到?她没有再理会那个蹭病号的,问那两位同志:“他的病历呢?给我看看。”

  那两位不约而同的摇头:“没有病历。”
  小余窒了一下:“没有病历?那他的履历呢?总该给我看看吧?”
  “没有履历。”
  小余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上头不声不响就把一个出生年月不详、姓名不详、居住地不详、履历不详的家伙扔到陆军疗养院来?他们把陆军疗养院当成什么地方了?垃圾处理场吗?
  那两位已经拿出香烟来要抽了,见小余眼睛越瞪越大,他们也不大好意思,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探手进口袋拿出一张便条递给小余:“拿着,会有用的。”

  小余接过来,哦,是个电话号码,但是机主姓名什么的一片空白,就一串数字而已。她一头雾水:“给我这个干嘛?这谁的电话啊?”
  给电话号码的那位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说:“收好它,你会用得着的。”指了指病号,“你可以叫他47号,不要问他的姓名来历,事实上问也没用,他什么都不会说。照顾好他,别让他做傻事,实在没办法了就打这个电话,会有人帮你摆平的。”
  雾水……
  雾水……
  还是雾水……
  一头雾水的小余送走了那两位相对47这个跟冰雕石刻一样的家伙而言要健谈得多的兵哥哥,然后一头雾水的看着47,勉强挤出一丝甜美可爱的笑容,说:“你好,我叫余秋雁,欢迎来到陆军疗养院!”
  完全没有反应,小余感觉跟这个家伙说话还不如找一堵墙聊天,没准那堵墙还会给点反应。
  哼,一个蹭病号的,你也好意思这么傲,仿佛全世界都欠了你几百万似的?
  小余愤愤的想,她决定不再浪费表情了,冷着一张脸在前面带路,把他带到自己收拾好的病房,开门,往里面一指:“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一日三餐我会淮时给你送过来,如果觉得饭堂的伙食不合口味可以跟我说,我另外帮你点餐。那里有电话,护士室、我科室的电话号码都在那里,有什么需要可以打电话叫护士或者叫我……请问你还有什么需要吗?”
  没有反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