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6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此处,许昆祖父的面色颇为低落,许家在玄学世家中,实力虽然不算最顶尖,但终究也是一代名门,今日遭此大难,百年内恐怕无法恢复元气。
  听他说完这些,我在一旁也附和道,“如今世道之下,恐怕不止许家遭难,若不能将妖族剿灭,谁也无法偏安一隅。”
  许老爷子先前听过许昆的游说话语,此时自然也能听出我话里的意思,轻叹一声道,“若非今日周道友前来解救,我许家恐会就此除名。老夫年轻时倒也有一身铁骨,眼下年岁大了,反倒却是丢失了雄心……今日受此大难,我许家岂能不报?”
  说罢,他便转头看向身侧的许昆,继续道,“昆儿,你父殒命,从今日起,家主之位便由你继任,驱逐妖族之事,也由你与周道友商议。”

  他虽没有明说,但将许昆扶上家主之位,显然已经默许了此事。许昆闻言,恭敬的跟老爷子磕了头,算是正式接手了许家。
  等许昆施礼完毕,我也冲老爷子拱了拱手,表明自己定不会辜负所托。
  许家乃是玄学时间站出来的第一步,有了许家这个表率,其他玄学世家在妖族的压力之下,逐渐也会表明态度,不过此事需要徐徐图之,倒也不急于一时。
  此间事了,我也没在这里多呆,便与祭祀恶灵一道,返回药王谷。
  此时许昆刚刚成为家主,许家遭此劫难,接下来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所以我便没带他回去,只是让他处理完许家事务之后,再到药王谷走一趟,到时候具体商议加入巫道同盟之事。
  返回药王谷的路上,我心里一直在思索着带祭祀恶灵回药王谷是否合适。毕竟祭祀恶灵乃是妖族之人,此时药王谷中,正热火朝天的准备着对抗妖族之事,到时说不得会引发祭祀恶灵仇视。
  虽说有我在,并不担心祭祀恶灵会动手,但这事我也不敢打包票,所以心中难免忧虑。思索许久之后,我还是开口跟祭祀恶灵说了巫道同盟之事,并询问他有什么看法。

  祭祀恶灵听我说完,表情却没有丝毫波动,只是摇摇头道,“此等琐事,你要做便做,无须询问我的意见。”
  我闻言颇有些不解,又问他道,“你不会反对?”
  祭祀恶灵摇了摇头,“你能振作起来,找些事做,我高兴还来不及,为何会反对?”
  我有些无言以对,不知道祭祀恶灵心里到底在打算什么,不过他既然不反对,我也便没再多说什么。
  回到药王谷后,还没进到村子,我便迎面遇到胖子和王灿带着一队人马正往外行来,见到我之后,他们面露喜悦,连忙上来施礼。
  先前在谷内商议共同抵抗妖族之时,我便给王灿传讯了过去,在我离开这些天,他已经带领王屋洞天之人赶到了这里,一起加入了巫道同盟。
  开**谈一番,我才知晓,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管真人执掌巫道同盟之事,已经按照先前计划,划分了数个防御据点,他们此行正是要去其中一个地点驻防。
  因为已经接手了驻防事宜,他们也不能多做停留,跟我说了他们驻防的具体位置之后,便与我告辞,匆匆离开了药王谷。
  待他们走后,看着胖子匆忙的背影,我心里颇觉有趣。有管真人在,还有白灵的约束,胖子这个惫懒的家伙,现在倒也有几分上进的模样。
  回到村子之中,我去见了管真人,听他具体说了分派人手驻扎各地之事,如今巫道同盟之中人手本就不足,所以几乎所有人都派遣了出去,药王谷内,只留下了数十人,其中还有一大部分是先前我带回来的那些幼童。
  听完管真人的汇报,我便带着祭祀恶灵先回了房间休息。先前祭祀恶灵说他对巫道同盟之事并不在意,显然并非敷衍,接连听闻诸多事务,他脸色一直都非常淡漠,显然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这倒令我颇为好奇。
  之前在山海界门外,他宁可站在我的对立面,也一定要确保山海界顺利开启,我本以为他与南宫一样,是想让山海界内妖族重回人间,但从此时情况来看,他对此事根本不上心,跟我想象之中完全不一样,这不由让我好奇,他一心想要开启山海界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回到房间之后,我忍不住好奇,终于还是开口向他发问。
  祭祀恶灵听到我的询问,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我想要开启山海界的目的,自然与你有关,但具体是什么,我暂时也不好说……你还记得不记得,当时我告诉过你,你跟姽婳,将来还有再见的契机?”
  我一怔,不知为何祭祀恶灵忽然把话题转移到了这上面,但当时他的话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只觉得那是他的敷衍之语,但此时再次听他说起,似乎并非如此。
  一时间心头有些惴惴,我点了点头,盯着祭祀恶灵,等着他接下来的解释。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的目的与这件事有所相关。你与姽婳,原本便只有半年一见的机会,先前我便告诉过你,想让姽婳解脱束缚,你须改变这天地规则。事实上,如今情况并未改变,只是少了半年一见的机会而已。”
  祭祀恶灵幽幽的看着我,声音之中带着某种诱惑,继续道,“我一心开启山海界,甚至包括妖族如今在做的事情,实际上都是在助你改天换地,将来能够真正跟姽婳在一起。”
  第十九章 妖孽王励
  每当祭祀恶灵把话题引到这些似是而非的问题时,我知道接下来他肯定会闭口不言,只给我一个模糊的希望。

  事实也的确如此,我再追问之时,他便告诉我说,很快我会知道答案,现在还不是告诉我的合适时机,只让我努力修行便是。
  他不说我自然没有办法,但心里终究还是略微振奋了一些,不管怎么说,祭祀恶灵总算是给了我一点希望,如他说的那般,现在和以前相,我唯一失去的,不过是与姽婳半年一见的机会,事实,原本我想让姽婳从天道束缚之脱困,要继续做许多事情,如果祭祀恶灵没有骗我的话,事实的确没有改变什么。
  说完姽婳的事,我便沉默了下来,准备开始打坐调息,毕竟先前在许家时,我也受了伤,修为损耗不少。但在入定之前,我感受着体内那股异灵力,思索片刻,还是开口询问祭祀恶灵,我体内这股神袛之力究竟是怎么回事。
  跟我料想的一样,祭祀恶灵显然知晓这件事,闻言面色并未变化,开口道,“神袛之力,自然是神祗具备的力量,你身份特殊,随着修为提升,觉醒神祗之力,并不怪。”
  他这话说的理所应当,听完之后,我还想发问,但张张嘴,却不知道该问些什么。思索片刻之后,我才再次开口询问道,“除了那股神祗之力外,我阳神之,还有一股威力极大的力量,不逊于神祗之力,曾将乌九锥击伤,他曾开口,称其为‘妖帝之力’。”
  说完之后,我还打算具体描述一下阳神之内的力量,但祭祀恶灵却已经开口回答,“不逊于神祗之力的力量,自然也是神祗之力,乌九锥说的没错,这是妖帝的神祗之力。”
  日期:2018-06-28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