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2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巨变来临的时候,大厅里坐着的那些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一辆卡车横冲直撞的闯到了自己的面前。
  一辆长有七米多宽两米二的军绿色卡车,冲破别墅的大门后,横冲直撞的就闯进了大厅里,瞬间就给前边的东西撞的支离破碎了。
  沙发上坐着的几个人,完全不顾形象连滚带爬的就躲开了,一点不夸张的讲,刚才车进来的时候差点有两个人就被碾在车轱辘底下了,其中就有沈天成一个,此时他都给吓的冷汗直冒了。
  车篓子里的向缺,眼珠子急速转动,扫了两圈后看见了站在不远处正要躲出去的古兹曼,当即就转动方向盘,踩着油门直接撞了过去。
  长长的车厢在布置豪华的大厅里一顿神龙摆尾,几乎半个大厅都被捣毁了,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贝瑞懵逼的看着冲进来的车,心里面一阵哆嗦,攥着小声说道:“爸爸,你觉得这要怎么善后才行呢?”
  索普顿时无语,良久后才憋出一句话来:“搬起石头,没砸明白,全砸自己脚面上了”
  “嘎吱”向缺开着车冲进来后,径直就朝着古兹曼撞了过去,直接把他给逼到墙角,然后一个急刹,车头距离他不到一米远停下了,轮胎下面瞬间传来一股焦糊的味道。
  “咣当”向缺攥着一把尖刀就从车上跳了下来,抓着古兹曼的领子挡在自己的身前,紧贴着墙壁吼道:“来啊,草i么的,来?你就看看我敢不敢一刀给他捅死了······”
  大厅里寂静不到几秒钟,古兹曼的卫兵和保镖就惊慌的围了过来,给向缺和他堵住了。

  “唰”刀尖在古兹曼脖子上的皮肤略微轻划了一下,一道血丝流了出来,向缺咬牙说道:“在他么往前一步,我就捅死他,要不你们试试我有没有这个胆子?”
  古兹曼额头上有点汗水流了下来,他就算是全世界最牛逼的毒枭,那也得是他手下兵强马壮的时候,此时他却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状态,生死操控在向缺的手里,他跟路边那些要死不活的瘾君子没啥两样。
  能活着他还是墨西哥毒枭古兹曼,向缺要是不要自己的命了,他下一刻也就不过是一具尸体罢了。
  见人全都顿住了,向缺在古兹曼的耳边,说道:“古兹曼大老板,你办事也不太地道啊?我们大圈来找你谈生意,你要是不同意了,就挥挥手把我们像几条狗一样赶出去也行,毕竟这世上谁也不欠着谁,你也不用当个助人为乐的道德标兵,对吧?但你千不该万不该的,把我们赶走之后,背后又坑害我们一回,咋的?吃定了,一定能整死我们呗?那不好意思了,我们让你略微有点小失望,跑了两个人······古兹曼你有点欺负老实人的意思了,但让你可能不知道的是,老实人要是急眼了,一样敢抱着你往悬崖底下跳”

  古兹曼沉默了一下,皱眉说道:“你们和洛杉矶那边比,肯定是不如他们的,我是个生意人就要做合适的买卖,抓你们来卖给洛杉矶人情,有错么?错就错在,你没让我看见自己足够的实力,如果换成是你处于我的位置,你怎么做?呵呵,你不傻,就肯定也会这么坐吧?”
  向缺顿时无言,古兹曼说的话很势力,但绝对是有道理的,大圈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凭啥不在自己的地盘收拾你们来换取更多的好处呢,这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你不行,那就吃了你,你行那就有坐下来谈谈的资格。
  实话说,大圈和洛杉矶的洪门来比,确实差了不止一个加号那么多。
  古兹曼接着说道:“我死了,你们大圈所有被抓的人也好不到哪去,你抓我,无非就是想换回自己的人,是吧?”
  向缺眯着眼睛,说道:“是这个道理!”
  沈天成站在不远处,恨的牙直痒痒,十拜都拜了,不能就差这一哆嗦上了。
  “古兹曼先生,我就不信了,这个世上有人真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的,你看他敢杀你么?”沈天成阴着脸说道。
  “噗嗤”向缺直接干脆利索的抬起刀子,在古兹曼的肋下割了一刀,沈天成瞬间呆愣,古兹曼低头看了下衣服上染的血迹。
  向缺冷笑着说道:“你这个合作伙伴,好像挺拿你不当回事的,这个时候还顾着自己的利益呢,我的毒枭大老板,你现在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挑错人了?”

  古兹曼愠怒的看了眼沈天成,他刚才那句话绝对是从猪脑子里蹦出来的,向缺都敢一个人开着车闯进来了,你他么还问他有什么不敢的,这不是放屁呢嘛?
  沈天成咽了口唾沫,连忙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
  向缺直接摆手说道:“别他么废话了,这没有你的台词,古兹曼赶紧让你外面的人停手,给我邦哥请进来!”
  于此同时,庄园外面,在又一轮的交火之后,安邦几乎已经被堵死了。

  枪里的子丨弹丨没剩下两发了,周围的人影差不多把所有的路都给堵的一点缝隙都没有了。
  沈北林撸了下枪栓,高声喊道:“安邦是吧?说实话,在这之前我他么挺佩服你的,我大爷爷说过沈家里的年轻人要是能有几个像你这样的,那不论是洛杉矶还是檀香山,洪门的天下早就姓沈了,以前我听这话挺不服气的,但现在来看······我他么更不服气了,你要是不回来你还能算个枭雄,可你居然杀回来了,咋的,兄弟情深啊?你他么在我来看,连个狗熊都算不上,你蠢不蠢啊?”

  “唰”安邦突然转身,直接从暗处走了出来。
  沈北林看见他后,当即就愣住了。
  “啪嗒”安邦的枪掉地上了,空着两手。
  “踏踏踏,踏踏踏”安邦走过去,几步就到了沈北林的身前,可能完全是下意识的,或者条件反射,他顿时就往后退了一步。
  “草i么,你不服气?你看看你也不行啊,我他么空着手来的,你人强马壮枪又多,那你怎么还被我吓了一跳呢?”
  “······”沈北林略懵,他刚才确实没有反应过来,安邦怎么突然就扔了枪走出来了,完全是战术反应向往后躲一下。
  “我去你么的!”沈北林有点恼火“唰”的一下抬起枪,就要顶在安邦的脑袋上。
  沈北林抬手“啪”的一下就把枪顶在了安邦的脑袋上,他当即后辈都湿透了,全是汗。
  安邦这时候就是一个标准的赌徒,就赌缺哥此时能把古兹曼给拿下!
  “嗡,嗡”沈北林身边一个军官身上的电话忽然震动起来。

  沈北林掐着枪,枪口戳在安邦的脸蛋子上:“沈平是我表弟,他死了之后,头七的时候我就在他灵堂前说过,大圈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最后我肯定都得给他送过去,陪他在阴曹地府唠唠嗑,修理厂叫爷那个残废领几个人先走了,温哥华也死了人,这一次我他么都够给你们穿成一串扔下去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他么肯定最后弄死你,我得眼睁睁的让你看着,其他人先走你前面”
  “唰”此时,旁边的军官接了电话之后,脸色忽然大变,眼睛在安邦和沈北林之间转了两圈。
  安邦咬牙说道:“留我一口气,最后谁死还不一定呢,我劝你牛逼的话最好现在就给我干死了”
  “亢”沈北林枪口突然一歪,一发子丨弹丨从安邦脑袋旁边射了过去,枪声震的他一阵耳鸣,脑袋嗡嗡直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