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39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下子,金原的脸色冰冷,瞥了一眼朱玉华,再看着张良,马上说道:“我说话算数,你既然交待清楚了,那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这几天你一共从我的场子里削了三百万,零头我就不算了,这些钱吐出来,再赔我们三百万,这事儿就翻篇。”
  赵海一听,心里炸开了花,神特么了,真给他猜中了,想到这里,马上叫道:“两个小时之内,我们要看到钱,不然的话,拿你的手来换吧!”
  “两个小时?”张良脸色变了又变,一副认命的样子道:“那还是请你把我的手给剁了吧!”
  赵眼一横,抄起刀来,眼看着就要砍下去,吓得朱玉华一下子扑在张良的身上尖叫道:“给,我们给,三百万两个小时,我马上去准备。”
  “你哪儿有三百万啊?”张良一脸焦急地看着朱玉华,其实他明白,机械厂的账户上绝对还有超过三百万的款子,而他一副不畏生死的样子,也就是苦肉计逼朱玉华挪用公款。
  哪有什么人间真情,全特么的算计。
  而这些所谓的算计,一早就在方长的设计当中,所以赵海现在看张良,无非就是在看一个戏子而已。
  “走啊!”朱玉华叫道:“为了你,别说三百万,就算三千万,我也得救你!”
  说着,朱玉华拖着张良连滚带爬地出了门。
  这时,赵海的面色开始紧张了起来,金原就像看穿他的心思一样,沉声问道:“那个谢霞我原来可没见过啊!”
  赵海全身一震,目光有些躲闪地,最后小心翼翼地说道:“是,是赤虎哥塞过来的,说是在国外的赌场干过几年,非常有经验,他说十方是金爷发家的地方,大意不得,还是得安排好手过来……当然,金爷,我不是在说赤虎哥的坏话啊,你千万不要多想,我一定会把谢霞给找出来的。”
  金原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如果这人真是赤虎塞过来的,那问题就严重了。

  就在金原面色阴晴不定的时候,赵海马上说道:“金爷,你真的不要再琢磨了,你想过吗,如果今天这小子一口咬定是我让他这么做的,那我该怎么办?虎哥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金爷这些年财源广进,跟我们兄弟四人齐心合力有着很大的关系,试想一下,如果有人想打败我们,除了内部瓦解之外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金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话听着有那么几分道理,不过这颗钉子肯定是埋下了。
  就在这时,房间门打开,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走了进来,与赵海相视一眼,轻轻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将身上抗着的那张轮椅打开放在金原的面前道:“老爷子,该去做针炙了!”
  金原长长地舒一口气,锤了锤自己的腿,叫道:“特么的,一连痛了这么多天,这场几吧雨什么时候才下得来啊!”
  看到这个男人推着的金原走的时候,赵海低头道:“金爷,虎哥,你们慢走!”
  话音未落,赵海的手机往方长的手机上发了条短信,内容:“一。”再无其他。
  方长在电梯口等了有一会儿功夫,两个女人慌慌张张地从家里跑了出来。
  甜甜满脸兴奋地叫道:“在家里窝了这么多天,我的身上都快长霉了,方长,我真是爱死你了!”

  “嗯?”沙盈瞪了甜甜一眼,吓得甜甜吐着舌头,装可爱。
  方长的手机一响,拿出一看短信,笑道:“走吧,我们出发!”
  坐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三个人以最快的速度上了的甲壳虫,然后一路往乔山镇的方向开去。
  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那辆荣光面包车紧紧地跟在后边,一点也不落后。

  两辆车过了三环路后,张良开着朱玉华的车,失魂落魄地跟在了荣光后边。
  看似巧合,三车成队各自保持一百米左右的车距往乔山镇上开。
  算起来,乔山镇离洪隆市区其实只有八点五公里,不过是双向两车道,靠山而建,年久失修不说,弯道还特别的多。
  如今一条高速早已经将洪隆市的大范围给圈在当中,去任何地方都可以走高速。
  像前往乔山镇上班野外作业处大巴车如果走高速至少得多绕二十公里以上,而且还得走回头路,所以非常的不划算,于是造成了这段路基本没车,有的也只会是那些为了节省钱的水泥罐车,和野外作业处的超高超长超重的特种车辆,交通情况非常的不堪,一般来说,能开到时速五十公里已经很不容易。

  甲壳虫里的哥是陈年老歌,很杂,能听到邓丽君的,当然也能听到猫王的,基本每一首甜甜都会跟着哼上几句。
  右手路边的标识显视前方长坡加急弯,这一段应该是前往乔山镇最危险的一段路。
  音乐就在这个时候变成了德国战车的劲爆暴嗓门。
  “挺有品味啊!”沙盈瞧着甜甜道:“开高速的时候听着才爽!”

  甜甜一个劲地猛点头道:“没错,压根儿不想丢油门!”
  二女聊得正开心的时候,方长的车速一下子降得很慢,非常的慢,反光镜里出现第一辆面包车的时候,方长并没有着急,等到一阵喇叭连续响起时,反光镜里,面包车的后面出现了第三辆。
  方长两眼一定,猛地一踩油门,呼地一声,车速陡增,强烈的推背感吓得两个女孩子哇地惊叫起来,只不过都被那劲爆的音乐声给掩盖了。
  就在急弯前一瞬间,方长提速的同时猛地往右打方向盘,整车就如同贴着山壁在行驶一样。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一辆水泥罐车压着中线迎面冲了上来,然而方长根本就没有停下的意思,正好与水泥罐车上间隔着一条缝的距离。
  方长不但没有减速,反而踩得更猛,双手死死地握着方向盘,咻地一声贴着罐车与山壁间的距离冲了过去。
  然而水泥罐车的司机正想说有惊无险的时候,面前再次出现一辆面包车。
  “打方向打方向……”
  “往左往左,卧草……”
  “方向盘失灵了……”
  面包车的司机猛打方向盘的时候,车身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车上三人张大嘴还没叫出声来的时候,轰隆……
  巨响声起,玻璃粉碎,车架被怼得严得变形,三人头破血流的一瞬间,完全失去意识,然后就在面包车后面一辆车跟车跟得非常的紧,驾驶员又是疲劳驾驶,开了上百次的弯道一下子也没反应过来,被那水泥罐车怼着一辆面包车迎头撞了个正着,再是一声惊天的巨响。
  面包车与轿车先后滚入外侧二十多米的山沟里,水泥罐车驾驶室已经悬空了,司机满头大汗,整个人像石化了一样,坐着驾驶室里一动不动,他的手上还攥着手机,亮着的屏幕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大约写着:司南就这样摸上了张寡妇的床,腼腆得像是第一次……
  日期:2018-06-27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