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1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还真说对了,咱们在人家的眼里现在真就是个小金库的角色,不敲你一把那都对不起自己,因为你没有别的渠道可以用啊”向缺两手一摊,安慰着说道:“这时候就别心疼钱了,你就是花一百万,能跟古兹曼谈上也值得了”
  和对方见面,就是在酒店下面的一个咖啡厅里,安邦和向缺从银行里提了钱之后到咖啡厅等了半个多小时,一个三十多岁皮肤黝黑的男子才过来,双方简单聊了几句之后,向缺就把装钱的箱子送了过去。
  对方打开箱子,拿出一叠钞票翻了翻,随即满意的点了点头。
  “大概两三天左右,这几天古兹曼先生一直都在会客,过两天后才有空下来的时候,到时我给你们电话吧,你们直接开车去他的庄园”

  安邦皱眉说道:“还得要等几天?”
  “不等怎么办,古兹曼先生认识你们是谁啊?我得找机会和他说下,同意了才能带你们过去见他啊”
  “那意思是,就还有不同意的可能了?”安邦语气顿时拔高了一点。
  “唰”对方直接把钱扔回箱子,用脚踢了下后,说道:“要不你们拿回去,再换个人试试?”

  安邦瞬间无言,向缺笑着说道:“别介意,我们就是着急,体谅一下,三天就三天吧”
  “古兹曼先生对生人一直都是很戒备的,带你们过去我也冒了不小的风险·····”对方扔下一句话后就走了。
  安邦咬牙说道:“上赶子的真不是买卖,他是拿定我们当冤大头了”
  “呵呵,形势迫人,那有啥办法啊?”
  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处。
  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线长达三千多公里,在蒂华纳郊外就有通道可以前往美国,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的考虑,魏丹青让陈小文他们开车一直沿着边境线开了大概两天左右,最后才抵达一处沙漠的边缘地带。
  “停车吧······”
  “嘎吱”陈小文点了脚刹车,车外很荒凉只有植被和一眼望不到头的沙子。
  “魏爷,停这干嘛?”陈小文回头,诧异的问道:“你别告诉我,打算徒步穿越边境线,我们到没啥事你能受的了么?”

  “等着吧,别乱操心了”魏丹青什么也没解释。
  李奎瞄了眼后面,说道:“他们也停了”
  这两天的时间里,那个尾巴一直都在缀着,始终离他们不太远,对方跟的非常明目张胆,就这么遥遥的盯着,路上本来对方能有几次下手狙击的机会,但不知道因为啥,人只盯不动。
  “张爷,你说他们这两天明明有下手的机会,为啥不下?然后还故意跟着我们,给我整的有点糊涂了呢,搞得好像是给我们在保驾护航一样”陈小文摸了下腰间的枪,子丨弹丨一直都在膛上。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沈天养这个人,他性子多疑喜欢猜忌,对魏爷一直都很忌惮,在没有摸清我们的路数之前,他是不肯轻举妄动的,要么说人呢有时候你真不能想多了,多疑的人总是会束手束脚的,我和魏爷就估计后面的人一直在等沈天养的指示,所以他们才会毫无动静的一直跟着”
  “他多疑,我们可不多疑,要不我们三下去?”陈小文和李奎都拔出了枪。
  “不用,等着”魏丹青忽然轻声说道。
  “唰”这个时候,远处的沙漠里忽然扬起一片尘沙,沙漠中三台深绿色的美式民用版悍马车,卷着沙子滚滚而来。
  陈小文他们三个看见后,瞬间就紧张了起来,悍马行驶的方向明显是冲着这边来的。
  “嘎吱”李奎推开车门,说道:“小北,去给车厢后面的枪都拿出来”
  “啪”张来旺按了下于占北,轻轻的摇了摇头。
  那三辆美式悍马轰鸣着发动机快速驶来过后,离他们大概有五十米远的距离,突然调转车头直接奔着后面的尾巴开了过去。
  张来旺眯着眼睛说道:“还真来了?”
  魏丹青始终都在耷拉着眼皮,根本都没朝车外看一眼,李奎他们三个现在则是处于懵逼的状态,十几年前他们看不懂老魏,十几年后他们依旧看不懂。
  三辆美式悍马开过来后,后面那辆车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车里开始有人推开车门准备下来。
  但是突然间,悍马的车窗全都放下,几根枪管子伸了出来,冲着那辆车瞬间开火。
  “唰”三台悍马并成一排,枪管子顿时喷出火舌,一句对白都没有,就疯狂倾泻着子丨弹丨。
  车身上崩出一串串的火星子,顷刻间就被打的支离破碎,全都是枪眼子。
  “咣当”悍马开火后半分钟左右,车里有人下来拎着枪走到前边车前,低头朝着里面看了两眼,见没有活人之后,拧开车油箱盖,抬起枪口朝着里面开了几枪。

  “轰!”那辆车顿时爆裂,燃起一簇火团。
  李奎有点懵的说道:“原,原来是友军啊?”
  古兹曼几句话就把安邦怼了回去,这就明摆着在狙击沈家生意上遭遇了寒冬,难以下手搅合了,出师未捷,开场就碰到重重险阻,情势堪忧了。
  “咋办,打道回府么?”向缺皱眉问道。
  安邦摇了摇头,说道:“别扯,来一回撞了南墙就要回头,那不是我的性子,一个办法不行那就接着再想另一个,古兹曼就是孙悟空那不也得有个能治他的人么?待我捋一捋的,换个方式继续再研究他”
  向缺顿时笑了,跟王莽说道:“你看给咱邦司令牛逼的,好像这世上没有他收拾不了的人,你这小脾气我确实很欣赏”
  王莽仔细寻思了下,点头说道:“确实,可能除了他黄奶奶邦哥整不明白以外,剩下谁他都能试试”
  安邦咬牙说道:“就算最后没办法说服古兹曼,那从这里到洛杉矶的路途还是很遥远的,我他么就看看沈家来谈的人能不能全都安全回去,这个问题还是有待商榷的,干脆就彻底让他们折在路上得了”
  向缺一听,不太同意的说道:“沈家的人和古兹曼谈完了,你半路下手把人全给宰了,那可就相当于把古兹曼也给得罪了,哪怕是你换个地方下手也行啊”
  “扯淡,他都不给我面子,我还照顾他情绪?大不了以后咱们队伍撤出墨西哥就得了,牛逼他就跑到温哥华去找我······”
  有的时候,谈判能谈的话那就安安稳稳的好好往下谈,但是当出现彻底谈不了的局面时,那就干脆胡搅蛮缠的撕破脸好了,毕竟谁都不是那么好脾气的,我凭啥惯着你啊?

  安邦他们这辆车离开之后,古兹曼的庄园白宫里,他正接待着一行人,为首的是一对父女,中年男子看起来大概四五十岁上下左右,女子颇为年轻似乎也才二十出头多一点,长得颇有点古墓丽影里安吉丽娜朱莉的意思,金黄色的波浪卷随意的扎在脑后,穿着身紧身装,眼神里透着精明和犀利,一看就属于强势型女子。
  “啪”古兹曼似乎和这中年十分熟络,和他并排走在一起的时候,手就搭在了对方的肩膀上:“老朋友你可把我给吓了一跳,前段时间听到你的死讯,我半夜都被惊醒了”
  “你是怕我和你的那些生意黄了吧?”
  “哈哈,咱们的关系不也是建立在生意基础上的么”古兹曼非常直白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