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1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国外媒体高度关注,驻京记者削尖了脑袋打探内幕,各种小道消息层出不穷。这是党内高层会议,对外保密,会议时间、地点、议题事前不公开,通常采取事后发简报的形式,因此任凭国外记者三头六臂也钻不进去。
  会议并没有在通常大家认为的人民大会堂某会议厅,也不在中南海会议厅,而在隶属于军方总参谋部的京南宾馆。
  这家宾馆最奇怪的地方就是没有招牌,从外面压根看不出是家宾馆;也没有门牌号,高高的围墙将里面遮得严严实实,什么都瞧不见。
  更具有迷惑性的是,京南宾馆钻在老京都胡同里,四周环绕着大片半掩琵琶半遮面的四合院,无从猜忖它的规模、面积和方位。
  附近居民偶尔利用车辆出入时发现里面有岗哨和防撞击路障,仅此而已,关于京南宾馆只有这些线索。
  樊老爷子接到会议通知第三天上午,先乘车来到中南海集合地点,然后装有防弹系统的豪华大巴分批将参会人员送至京南宾馆。
  例行搜身、接受X光安检,手机、电脑、平板等电子设备统一保存到密封储物柜,会议室则屏蔽一切无线信号。

  会议并没有涉及换届方面的议题,但党内元老们专门跑过来可不是听工作报告,很快有人主动挑起话题,然后会场掀起如预期那样空前激烈的争执。
  当晚参会人员都没有离开宾馆,吃过晚饭稍作休息后分组讨论,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才各自回房休息。
  原定两天会期,一直拖到第四天还没结束的意思,三号首长陈常委担心收不了场,而且偌大的国家最高层首脑、党政要员连续四天不露面,在国际引起的负面影响太大,提议阶段性结束议题,争论部分留着以后再议。二号首长桑总理、四号首长燕常委也表示赞成,然后傍晚时分才草草宣布散会。
  樊老爷子回到家已经晚上八点多钟,年岁不饶人,八十多岁的老人哪经得起四天三夜高强度、气氛紧张激烈的会议?进了院子就有些支撑不住,由警卫员和秘书搀扶着进了卧室,简单洗漱后便上床休息。

  樊红雨见状只敢站在门口怯怯叫了一声,不敢多说什么。
  一觉醒到第二天中午,樊老爷子才起床吃了小半盏银耳煨雪梨,几粒干果,到后院打了半套太极拳,总算恢复点元气。
  等他坐到树下的太师椅上擦汗时,樊红雨笑嘻嘻捧着茶壶过来,道:
  “爷爷,红雨刚刚为您泡的明前龙井,尝尝看正不正宗?”
  樊老爷子接过小紫砂茶碗浅浅啜了一口,抚着胡须微笑道:“爷爷尝不出茶叶真假,倒尝出红雨有事相求。”

  “爷爷——”樊红雨跪在椅子前撒娇,“再喝一口,您非要说个好坏。”
  “正宗,正宗,嗬嗬嗬……”当年指挥千军万马,纵横大江南北的元勋级大人物,却拿自家孙女没办法,只能依着她的意思说话。
  “这次会议……讨论的内容非常重要吧?”
  “嗯,要求保密,”樊老爷子还保持军人严守纪律,绝对不泄密国家机密的作风,转而道,“红雨前天就回来了?”
  “基层工作太琐碎,事务缠事难得回家,所以这回多呆几天。”

  “小丫头,我看你是专门等爷爷散会!”樊老爷子拿手指压压她的鼻子说。
  被老爷子点破心事,樊红雨俏脸微红,不满地说:“从小到大就喜欢压人家鼻子,鼻梁都被爷爷压扁了。”
  “越压越长,”樊老爷子以暇好整地说,“说吧,爷爷有心理准备。你这个小丫头要么不说,一出口就是大事。”
  “事情还……还真的有点大……”樊红雨偷瞄老爷子脸色。
  “大到什么程度?”
  “晋升上将。”
  樊老爷子怔住,一点一点地抬头瞪着孙女,仿佛不认识她似。

  面对老爷子惊愕万分的目光,樊红雨鼓足勇气道:
  “双江军区黄将军想竞争上将,委托我向爷爷求情……参与竞争的中将有十多个,其中也有爷爷的老部下,如果他俩肯主动退出……”
  樊老爷子缓缓站起来,面色严峻:“事关切身利益,哪个肯主动退出?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次不算再来一次,中将们熬到这个程度都老大不小了,不进则退,就算我不帮他们,他们也会设法争取。”
  “可是爷爷有一票推荐权,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啊。”
  “很难说,”樊老爷子双手负在背后,“想必姓黄的也知道三个上将名额实质只剩下一个,我有一票固然不假,姓白的也有一票呢……”

  “白家已经同意支持他。”樊红雨脱口而出。
  “噢?”樊老爷子陡地转身,目光充满严厉,“那他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
  “爷爷,我……”樊红雨嚅嗫着说不出话来,这才发现要坦诚错误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姓黄的虽然跟白家有些渊源,算不上嫡系,只是外围势力而已,突然间获得姓白的青睐,必定有人从中做了工作……唔,方晟,一定是方晟!”樊老爷子猛地大步站到她面前,喝道,“小丫头,是不是方晟找你帮忙?你俩什么关系?你为何明知困难还肯出面帮他?”
  连珠炮的发问令樊红雨懵了,呆呆看着老爷子严峻愤怒的脸,“哇”地一声放声大哭!
  “咦,你哭什么……哭什么嘛……”毕竟是孙女而非儿子女儿,樊老爷子的心一下子软了,手足无措问道。
  樊红雨哭得更厉害,泪如泉涌,不顾区委书记仪态索性跪到地上痛哭,将十多年来受的委屈彻底释放出来。
  哭声中樊老爷子已想通事情的前因后果。
  宋仁槿的癖好,樊家上下都是知道的;正因如此当年樊红雨突然怀孕,举家惊诧,不过这种事宋仁槿都不追究,还有人闲得无聊?樊家当然乐见臻臻的出世。
  前阵子樊伟主动签发命令解除对鱼小婷的通缉,当时樊老爷子误以为孙子是看白翎的面子,给方晟卖个交情,顺便搭根橄榄枝。樊白两家固然势如水火,而今形势在变,人事也在变,年轻一代搭建新的人脉未尝不可,樊老爷子并没有干预。
  孤立起来看,几件事都没什么,但前后一联想就有问题了!
  樊老爷子很了解这位最疼爱的孙女,性格沉稳内敛,个性谨慎小心,口风极紧,这也是臻臻出世后樊家上下多方打探都不得其果的原因。
  樊老爷子也掌握方晟的有关信息,那个年轻人非常花心,与不少女人有过暧昧,但跟孙女一样也口风极紧,哪怕外面传得言之凿凿,他从未亲口承认过。

  方晟与孙女在黄海同过事,尽管外界认为孙女跟于铁涯、邱海波一伙的,与方晟关系比较僵,樊老爷子却不这么看。
  当初空降黄海时,樊老爷子叮嘱过孙女,说于铁涯为人还算刚正,邱海波却有些不对路子,性格轻浮,唯利是图,根本不适合在官场混。告诫她要跟两人保持距离,尤其不要有利益纠葛。
  这些话孙女都记在心里,每次回来也说拒绝了邱海波一些无理要求等等,说明她与方晟的关系并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糟。
  日期:2018-07-30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