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506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去年十月,自己在魔都,帮着七世祖出头,赢了另一家顶级豪门的梵家。
  逼得港岛省大名鼎鼎的天才精英梵兴达给自己下跪磕头,逼得梵家花了六亿买了老洋房送给自己。
  打尽了梵家的脸。
  一西一东,两家最顶级的豪门世家被金锋一一踩在脚下。
  打曾家,那是自己对老战神有恩。
  打梵家,那是梵家老太爷要买马宝和老山参,有求于自己。
  今天,金锋什么都没有依仗。
  今天,没有任何依仗的金锋,将要直面天都城的世家豪门弟子们。
  没有任何的胜算!
  但这个仇,金锋一定要报!
  只有给义家报了仇,这里才会属于自己,楼上包间里的那幅画,自己才能拿到手。
  为了那幅画,金锋,可以不顾一切!
  任何一切,金锋都能做得出来。
  天都城,历来为藏龙卧虎之处。
  高人辈出,个个呼风唤雨,世家子弟,个个惊才绝艳,巨擘大鳄,个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还有更恐怖的当世豪门,跺跺脚抖三抖,在这里,任何事都可能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步踏错,粉身碎骨。
  不过,那又如何!!!
  就算如此,那又如何!!!
  世家子弟,巨擘大鳄,那又如何!!!
  照踩不误!
  瘦得来皮包骨的义舜洲坐在金锋的对面,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大门口。
  今天,就是和雅楼的最后一天。
  今天,那帮子二代三代四代们就会过来收自己的祖业。
  义舜洲的心情比谁都复杂,这一年多年来的逃避让自己活得连自己都感到唾弃。

  坐在义舜洲左边的,是义舜洲的父亲范谨。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厨子,昨天他在家里带小孙子没在店子里。
  和雅楼的后厨就是范谨在管理,义家的手艺他学了差不大一半过去。
  八点还没到,金锋和义家定做的新的招牌送了过来。
  招牌是昨天十点多的时候,金锋跟义舜洲找的广告公司,高价叫广告公司的人加班加点赶出来的。
  用的是金锋的天鹤骨体。
  广告公司的工人将三个巨大的广告牌子卸下来,小心翼翼的吊装在牌楼之上,快速的安装起来。

  这时候,义大妈跟一帮子人从几辆车里下来,走进和雅楼。
  这些人都是义大妈的哥们姐妹和同学朋友。
  义大妈年轻的时候一样是坚果飒妞,在天都城生存了三百年的老店主,自然也有自己的势力和关系。
  能让义大妈请到这里来助威的,自然在天都城还有些分量的。

  进了大厅,义大妈那帮子朋友被安排在隔壁的候客区。
  这帮人人不多,也就十来个,坐下之后纷纷好奇的打量金锋。
  从义大妈的嘴里,这些人了解到,义大妈昨晚已经将和雅楼百分之八十一的股份卖给了这个相貌普通的年轻人。
  明明法院已经判决了和雅楼不再属于义大妈一家,这个年轻人竟然敢做这样的决定,完全叫这些人看不懂,更猜不透这里面的意思。
  别说这些人不敢相信,就算当事人义大妈自己也不敢相信金锋敢这么做。
  不过,当金锋放下电话之后的三分钟内,一笔三亿软妹纸的转账提示就从自己的手机里传来。
  一个电话,三分钟内调集三亿资金,义大妈也是见多识广的主,深深知道这里面的厉害。
  要知道,在接近凌晨的时候,银行已经下班的情况下,一个电话就划了三个亿资金到自己的账户上。

  能办到这种事的人,有肯定有。
  但,不多!
  让义大妈下定决心的转让股权,是金锋在精神病院十五分钟内就把自己病入膏肓的儿子给骂醒过来。
  义舜洲没事,义大妈毅然在合同上签字画押。
  自己的儿子恢复健康,恢复清醒,其他的,根本不重要了。
  义大妈走过来给金锋说了两句,态度谦卑,满堆微笑,引着金锋过来跟自己的朋友们打了招呼。
  听到金锋的名字,这些人表面上很是热情,等到金锋走后,互相看了看用眼神询问对方。
  “姓金?天都城没听说有姓金的家族啊?”

  “对。我也没听说过。”
  “不过,看他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好像有门。”
  “他太年轻了。估计他家里有人给他顶着吧。”
  “差不多吧,也就是家里有些钱的主。”
  金锋静静的坐在沙发的主位上,平静的抽着烟,看着一本奇怪的日记本。
  就在这帮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门外义大妈发出一声惊喜的叫声,义家三口簇拥着一个年近半百的老者进来。
  老者穿着很朴素,白衬衣黑西裤,标准的官场上的装束。
  见到这个老者进来,这帮子人赶紧起身,纷纷迎接了上去。
  义大妈带着老者到了金锋身边,主动的给金锋介绍起来。
  老者叫做邢玉广,义大妈叫他邢主任。
  现场就金锋跟邢玉广坐着,其他人全是站得好好的,眼睛视线全部都在邢主任的身上。
  看邢玉广跟众人打招呼表露出来的气度和淡淡的威压,邢玉广虽然是主任,但他的身份绝非一般的高。
  年过半白,在官场上正是往上冲的年级,这个人的前途必定一片大好。
  邢玉广跟义大妈算是青梅竹马,大学也在一起念书,本应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后来鬼使神差的没走在一起。
  不过,那份感情却是还在的。
  今天,也是豁出去要给自己的旧情人扎场子。
  邢玉广对自己坐副位沙发有些不满,虽然他知道金锋现在是和雅楼的老板,但自己坐在金锋的右手边,完全就是下属跟上级汇报工作一般。
  但见金锋淡淡从容的样子,邢玉广倒有些摸不着火门,也不知道金锋的深浅。
  这年月有钱的人太多,但,在,这天都城,有钱,真的不算什么。
  就算是百亿级的富豪,也算不了什么。
  这当口,金锋放下笔记本,从包里摸出一块白玉牌子把玩起来。
  看起来,金锋的闲情逸致还不错,那份沉着那份冷静也让众多人心里有些愕然。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玩牌子。
  老天都城的人历史底蕴不错,是个人都喜欢文玩古董这一口。
  邢玉广忽然间看到金锋手里玩着的牌子,不由得嗯了一声,直直的看着那个牌子,过了半响,忍不住轻声问道。
  “金先生,你手里的牌子好像是……羊脂玉?”
  金锋嗯了一声:“血玉。”

  听到羊脂玉三字,周围的人面色一动。
  但见金锋手里的那块牌子厚度至少都在六公分以上,那可是超大牌子了。
  又是羊脂玉,那价格还不得上了天去。
  “真是羊脂玉的!?”
  “能上上手不?”
  旁边的人禁不住发问。
  金锋神色淡定,轻轻的将玉牌子往桌上一搁。
  那人当即就要伸手去拿,冷不丁的,邢玉广曼声说道:“我也看看。”
  邢玉广一开口,旁边的人都不敢说话,奉承的笑着。
  邢玉广将玉牌拿到手里,轻轻一摸便自露出一抹惊叹。

  “真是羊脂玉呀。”
  跟着再看玉牌子上的两个字,邢玉广呆了呆,试着念了出来。
  “斋戒!?”
  “这是……金先生你这块牌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