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503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和雅楼的包间不多,从大到小一共十五个,包间的配置也很合理。
  看得出来,经营这家百年老店的老板也是内行人。
  每一间包间的装修风格也都不尽一样,有的欧式,有的古典,还有的按照皇宫装修,奢华无比。
  最大的那间包间得有一百平米左右,整体按照明清时候大户人家的风格装修,古色古香,雅致非凡。
  进入这间包间之后,金锋竟然怔立了好几秒的时间。
  放眼望去,除开地毯是进口的之外,其他的东西全是历产的。
  对,民国产的。
  满清国产的。
  还有……大明国产的!
  目光轻轻扫过,落在西边墙上的挂着的一幅画上,金锋整整失神了十秒。
  直到服务员询问自己三次以后,金锋静静说道:“就这间。”
  随即,金锋根本不接菜单,开口说了一大串的菜名出来。
  这些菜报出来,服务员张着懵懂无知眼睛呆呆傻傻的看着金锋,半响才低低说道。
  “先生,神仙锅和宫廷秘制卤鸡没有。”
  金锋背着手走到西边墙上,淡淡说道:“记下没有?”
  服务员嗯嗯点点头。

  金锋抬起手指点了点,冷冷说:“拿下去。后厨不会做,老板会做。”
  服务员迟疑了一阵子,低低的说:“老板……老板也不会做呢。”
  金锋头也不回,曼声说道:“老板的爹妈会做。”
  “别说老板的爹妈不在了。”
  服务员满是惊骇,对这个冷傲冰冰的男子充满了敬畏,赶紧转身就走。

  等待服务员关门走人,金锋双目轻扫地下。
  脚下踩着的是波斯地毯,一平米也就七八百块,在进口的波斯地毯中,属于中等偏下的那种。
  地毯很干净,几乎一尘不染,看不见一点油渍酒渍的痕迹,证明这间包间进来的客人很少,或许,根本就没有客人来过。
  进门就是小小的隔断,摆的是一具民国时期的中空多宝格。
  左边靠墙放着一对太师椅,也是民国的,材质是大开门的红木。
  挨着太师椅的旁边是八张杉木的雕花椅,原漆已经脱落,露出了杉木本来面目。
  这东西在民国时候不值钱,可以忽略。
  角落里摆着一张半高立柜,颜色深深,黑中泛红,也是红木的。
  立柜上,搁着一对光绪时候的赏瓶,民窑粉彩,也就大几万的事。
  吃饭的桌子肯定不是琅董,这个除开。
  大饭桌不远处又是一个装修式的隔断,旁边是一个琴桌,上面还摆着一张古筝。
  古筝旁边是一张书桌,文房四宝那是少不了。
  这些金锋扫了一眼就行,也就文房四宝里有一个山子,也就是笔架是明朝的。也就是几万块。
  墙上四周都挂着字画,横轴立轴的都有,都是民国时候名人的题字和名人画作。
  其中有于右任,胡适,还有其他几个人。

  这些现如今也值不少钱,对于金锋来说,也就看看好了。
  金锋的重点,是西边墙上挂着那一副山水画。
  看见这幅山水画的时候,金锋的第一反应就是绝不可能。
  第二反应就是欣喜若狂。

  剩下的就是百感交集和感慨万千。
  画,已经很老很黑,很黄很旧了。
  虽然画被装裱起来,但仍然旧得发黑,画上面的高山,树木、灌木、亭台,瀑布以及山间小路都已经变得模糊不清。
  隐约能看见在春色灿烂的地方有一辆驴车的模糊影像,其他好些个地方墨色黯淡,几乎就是黑点一坨。
  画的立意、笔锋也只是一般,布局也稍显不够大气。

  这幅立轴画很多地方已经黑得来只剩下墨团簇簇,更把画的一些意境给遮掩住。
  凭心而论,这幅画,也就是一般普通的画作而已。
  别说琉璃厂这些专卖古画的地方,就连潘家园地摊上的画都比这幅要好得多多多了。
  但在金锋的心目中,这幅画,却是绝世重宝!

  真正的绝世重宝!
  痴痴傻傻的看着这幅画,记忆最深处无尽往昔如放幻灯片一样、一帧一帧的划过眼帘。
  金锋神色凄然,露出无限的感伤,轻声说道。
  “老朋友,好久不见。”
  “我,又找到你了。”
  “这些年,你一直都在。我,高兴。”
  一刻钟后,第一道上来,是金锋要的鸭条鸭腰……
  开了一瓶五星茅台,尝了一口鸭腰,轻轻摇了摇头。
  味道,差远了。

  接下来的青龙耍棍,宫保鸡丁,梅菜扣肉,叫花鸡、鱼咬羊、狮子头一道道上齐,最后是莼菜汤。
  其中就有金锋要的神仙锅和秘制卤鸡。
  一一品尝之后,金锋暗地摇头,开始大吃大喝起来。
  味道实在差强人意。但,这绝不是和雅楼生意凋败的主要原因。

  半瓶酒下肚,房门被敲开,进来了一位老大妈。
  老大妈年纪差不多五十六岁了,满堆微笑甚至有些激动的样子,冲着金锋点头致礼。
  金锋眼睛看着那个大妈,轻声问道:“大妈姓义吧。”
  大妈怔了怔,面露一抹惊喜。
  金锋起身跟义大妈握手见礼,招呼义大妈坐下来。
  义大妈倒也不拘束,起身亲自给金锋倒了杯酒,举起酒杯笑着说道:“十一天了,你是第一个来和雅楼用餐的客人……”
  “谢谢你,金先生。”
  “你点的那两道菜,还别说,除了我之外,还真没人做得出来。”
  金锋轻然笑了笑,轻声说道:“家里老辈曾经说起过和雅楼,今天有机会来天都城,特意过来,替家里老辈尝尝曾经的味道。”
  义大妈愣了愣,面色肃穆,再次起身,主动敬了金锋一杯酒。
  坐下来的时候,脸色已然有了变化,感伤无限。
  “我们义家从康熙五十七年创办和雅楼,今年刚好三百年整。期间历经坎坷磨难熬到今天,做的就是口碑。”
  “金先生,难得你家老人还记得和雅楼。看得出来,这菜品不合您的口味,我当年接手和雅楼……”
  “我的父亲教了我太多秘方,我却一样都没学齐全。”
  “您是和雅楼最后一位客人,今天这一顿,我请。”

  金锋淡淡说道:“谁请都一样。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说我是最后一位客人?”
  义大妈呆坐在椅子上,神情黯然,轻轻摇头,一声长叹,无限萧索。
  “算了金先生。这事不说也罢了。怪就怪大妈眼瞎,看错了人。”
  金锋喝了半杯酒,轻声说道:“说来听听,或许,我能帮你。”
  义大妈看看金锋,似乎对金锋有些不太相信的样子,过了一会,又长长的叹息起来。
  金锋不再强求义大妈说事,叫服务员又开了一瓶茅台。
  一瓶不够,再来一瓶。
  义大妈显然有心事,喝起酒来比金锋还要厉害。
  两瓶酒下去,义大妈喝着喝着,忽然间一下子就捂着自己的嘴,泪流满面,痛哭出声。
  喝醉酒的人,是控制不住的情绪的。
  还没等到金锋再次询问,义大妈就竹筒倒豆子对金锋和盘托出了所有的事来。

  事情出在义大妈的儿媳身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