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15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家的所有钱,我们都偷偷捐给军队了。如今,咱们周边就剩下这么点乡民了。如果他们都被杀了,我于心不忍。我家里的老小基本上都去西边了,我让老大留下来,与我一起,能保护几个保护几个。”张老爷子道,“一旦日本战败,我和大儿子都准备好了。”
  “日本人为何那么容易就占领了咱们周边这么多地方?”鸭屎不解地问道。
  “当年李一刀手下的那些黑帮,被宁爷打散了,如今日本人来了,给了他们很多好处。他们全都投靠日本人了。日本兵种,打头的是当地的二鬼子皇协军,干坏事最多的是他们,其次是台湾兵和朝鲜兵,这些人也都干尽了坏事。日本正规军人数少,同样干了坏事,但是数量没有那么庞大。我仗着自己在咱们当地的地位,与皇协军中的几个熟人套了套关系,如今避免了咱们这里的人被屠杀。”

  “我走之后,微山后来发生了什么,皮六、小宋江他们去了哪儿?”鸭屎终于问到了最为关键的问题。
  张老爷子把皮六、皮一鸣带领大家到韩庄,进而到徐州的事对鸭屎说了一遍。张老爷子补充道:“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所以黑蜘蛛真的嫁给了皮六,为皮六生了一个孩子。”
  一种莫名的恨与愤怒,充满了鸭屎的内心。很快,他又释然了。毕竟,这件事已经困扰他很久了,不能再困扰了,不然他回来的意义就没有了。
  “后来,你听说二姐与皮六去哪儿了吗?”
  “没有。”
  “东北军目前在哪儿?”

  张老爷子摇了摇头道:“应该有一部分在鲁南打游击。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你们的厂子在什么地方?”鸭屎问道。
  “在湖东。”
  “楼外楼有你的人吗?”
  “都是日本人。”
  “那就好。”
  张老爷子没明白什么意思,于是问道:“四爷,你想干什么?”

  “给日本人有点见面礼。随后,我就去鲁南一带去找东北军。”
  鸭屎从楼后的地下通道,潜入了楼外楼的地下三层。到了地下才发现,整个地下三层堆积的全是军火。有丨炸丨药,也有子丨弹丨。
  鸭屎根据身上的装备,扯出了一条很长的引线。点燃了引线,鸭屎上了一条船,朝微山岛的方向划船。不一会儿,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把船震得乱晃。楼外楼被炸得拔地而起,碎裂后,掉到了地上,整个楼外楼地区,燃起了熊熊大火。
  鸭屎来到韩庄,换了一身普通农民的衣服,从韩庄朝临沂的方向走去。一路上,鸭屎不断打听于学忠部在山东南边游击部队的情况,得到了很多矛盾的信息。

  某天早上,鸭屎在临沂南边一个小村子里吃早饭的时候,听到了有人在谈论第十纵队的事情。据说,这个纵队的领导人自称是及时雨宋公明。鸭屎多了个心眼,与老乡攀谈起来,终于知道,国民党派东北军的于学忠部,在鲁南、鲁东、苏北设立了游击队分部。整个区域的游击队有十个纵队。
  鸭屎猜测,第十纵队的队长多半是小宋江。
  鸭屎买了一辆牛车,让老乡带着他来到了一个山头。他并不知道这座山叫什么,也没有多问。来到山脚下的时候,从两边的林子里冲出来一群衣衫褴褛的国民党军队。鸭屎从牛车上站起来,笑着说:“带我去见小宋江。”
  在小宋江的概念里,鸭屎早已死了。当鸭屎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时,他顿时愣住了。他完全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与鸭屎沟通。鸭屎走后,微山发生了太多事情。小宋江立即给鸭屎跪下,含泪道:“四爷,你没死,太好了。”
  小宋江把黑蜘蛛、皮六的事跟鸭屎讲了一遍,小宋江的讲述印证了张老爷子的猜测。小宋江也把黑蜘蛛、皮六失踪的事情告诉了鸭屎。鸭屎陷入了很久的沉默,随后问了一句:“没有人见过他们的尸体?”
  “没有。”小宋江道,“皮家带过的军官,发动了很多人去寻找,但是并没有找到。”

  “小时迁去了哪儿?”
  “他在第二纵队。”
  “你说娜娜带着二姐的孩子还有静姝他们去了武汉?可是武汉已经没有了。”鸭屎问道,“他们还会去哪儿?”
  “当时,皮一鸣与他们商量过,一旦武汉不行了,就继续往西走。估计是重庆、成都这样的地方吧。这些地方暂时还在中国人手里。”小宋江道。
  “我去当时的战区再打听一下,如果找不到,我就回重庆继续打听。”鸭屎道,“咱们后会有期。”
  “四爷,都快两年了,你去找有什么意义?”小宋江道,“如果可以,直接回重庆,或者到西边找找孩子他们。”
  “我都冒着生命危险来了,就一定会找一找。我总相信,二姐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一定要找到她。”鸭屎道,“你多保重。”
  “我说服不了你,你自己多保重。”小宋江道,“如果你见到静姝还有孩子,告诉他们我很好。”
  “我一定会的。”鸭屎道。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鸭屎走遍了皮六、黑蜘蛛可能出现过的地方,问了很多人,也问了一些东北军的老兵。他得到的消息是,皮六与黑蜘蛛应该死了。
  在台儿庄的一个临时休息点上,有一位老人告诉鸭屎,他应该见过鸭屎描述的那个女人。

  “当时,日本轰炸这个地方时,一个女人拽着一具尸体从旁边走过。”老人道,“那个尸体的脸已经炸没了。”
  “后来,她去了哪儿?”鸭屎追问道。
  “她被一个炮弹击中,身上燃烧了起来。后来,她被两个卫生兵扑灭了身上的火,抬到了担架上。估计是死了吧。身上都烧成那样了,还能活?”老人说道,“瞧,我的腿也是那次爆炸丢的。”老人指着他已经截肢的左腿说道。
  旁边一位中年人,一只胳膊没了,坐在那里发呆。听完老人的一番话后说:“那女的被送到苏北的一个医院了。后来有没有死,不知道。”

  鸭屎辗转到了苏北,从当地的一些游击队队员那里得知,附近有一个临时的秘密卫生所,曾经接收过一位烧伤的女伤员。鸭屎过去打听,但是一无所获。
  一位大夫小声对鸭屎说道:“听说,东北军的几位将领在寻找那个女伤员。至于女伤员被送到哪儿去了,没有人知道。当时,日本人占领了咱们这里,向武汉打了过去。那人多半会被送到重庆等地方了。其他地方,已经没有东北军了。”
  鸭屎正要离开,突然看到旁边床上躺着一个男孩,脸很熟悉。他并没有见过他,但是总觉得在哪儿见过。想着想着,他突然想起,这个孩子有点像娜娜。
  “大夫,这孩子是微山人吧?”

  “对,你怎么知道?”
  “瞎猜的。他的伤怎么样?”
  “双腿化脓了,估计都得截断。”
  “他叫什么名字?”
  “小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