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1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啪”张来旺拍着他的脑袋说道:“来,不服你下车试试,我让你一只手能不能收拾得了你”
  “我不是说动手,我是跟你讲身体条件,张爷你的素质可能体现在兔子搏鹰上,但并不等于你能架得住路途上奔波啊,赶到边境要几百公里远,完了还得弃车走一段路,到了那边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估计一连几天都够呛有能休息的地方,你俩这么下去的话不得累完犊子了啊?”
  “是不你家邦司令让你来做说客的?”张来旺皱眉说道:“他怎么就这么磨叽呢?”
  于占北忽然插嘴说道:“张爷,邦哥没提过,是我们自己觉得你们真没必要这么干的,你俩我们都是拿长辈看的,谁也不希望你和魏爷出什么以外,有什么事交给我们这些小辈去做就行了,咱家的青年还都是可以的,有啥不能放心的?你们好了,我们看着也安心,你俩要是出点事,那我们剩下的就只有揪心了,爷走了,谁也不希望你俩再出事,是这个道理不?”
  张来旺顿时不言语了,这帮孩子的心意他能不知道么?
  后座的老魏咧着嘴角说道:“你们这帮孩子的心意我清楚,你魏爷做事是没谱的人么?别劝了,听话,我先眯一会”

  “好吧·····”
  车开了几个小时之后,换了陈小文继续,李奎缩在副驾驶上,伸手把倒车镜朝着自己这边转了一下,眯着眼睛看着后面。
  “有尾巴啊?”
  “你不也看见了么,出来没多久就跟上了,咬的不是太死,草,这帮人也真胆大啊,这他么的就一条路车少的没几个,你说他就这么跟着瞎子看不见么?”
  张来旺淡淡的说道:“就是故意让你看见的,没打算掩饰,再往前没多久就到美国境内了,他们有都是机会强行动手”
  “咱先下手为强不?”于占北伸手在脖子上抹了一下。
  张来旺看了眼魏丹青,他摇了摇头说道:“先不动······”
  另外一边,车队刚进西纳罗亚州不久,就停在了一处荒郊外面,停车后向缺就打了个电话。
  “我约的人是古兹曼下面的一个负责丨毒丨品网络的头目,他会赶过来带着咱们进去,如果没人领路的话,咱们车最多再开十分钟进城了,就得被人拿枪给支上”
  安邦诧异的问道:“哎?那直接让这人领着,引荐一下古兹曼不行么?”
  向缺无语的说道:“大哥,你开什么玩笑呢?这个头目只是个小头目,他一年都未必能有机会见到古兹曼一回,根本都说不上什么话的,他只是起到一个领路,避免被误伤的状态,至于去见古兹曼还得咱们自己想招才行”
  “哎呀,真他么闹心······”
  等了大概四五分钟,对面一辆车开了过来,停到他们旁边后,对方放下车窗有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看见车里的向缺后就招了下手。

  “咣当”向缺推门下车后,手里还拿着个包,从车窗里递了过去,对方打开包看见里面的美钞,咧嘴笑了笑低声跟他交代了几句。
  “还得给钱,明显这关系也不是多铁,那确实是引荐不了”王莽摇头说道。
  向缺重新回到车上后,说道:“咱们跟上,车队拉的近一点打着双闪,这个头目跟我说招呼已经打好了,我们直接开进城里的酒店就可以了,然后再等机会吧,他答应找找上面的人,看看能不能拖到个有份量的人物当介绍人”
  “那意思是还得接着花钱,买通关系呗?”安邦皱眉问道。
  “肯定的,你不花钱谁能给你办这事?刚才就是一个引路,我他么的就撒出去了十万美金,真要是引荐的人可以让咱们见到古兹曼,我估计这个价钱还得往上翻,这时候你就别在乎钱不钱的了,能见到人就可以了”向缺有点没状态的叹了口气,说道:“能见是一回事,但是如何能说通古兹曼就太有难度了,哥几个到他这个级别的人,你基本上已经很难拿出什么条件来打动他了”

  车队跟着前面引路的车,开始往城里走,安邦本以为这个大毒枭的大本营会很破败,到处都充满交火过后的破烂建筑,或者是满地躺着的瘾君子,但让他非常意外的是,古兹曼的老家建的非常不错,大概相当于国内的三线城市左右,上规模的高楼也有不少,街面面大部分的店铺也还在营业。
  “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呢”安邦不解的问道。
  “这也是古兹曼能在这里立足的原因啊,你知道不,这人的脑袋简直太够用了,情商和智商都高的吓人,为啥他就是墨西哥最大的毒枭?我告诉你,他每年都会拿出位数以上的美金来修缮这地方,就我们下面走的路,基本都是他出钱修的,还有这里的经济很多也是他支持的,所以西纳罗亚州李大部分人都很支持他,古兹曼才有可能把这个地方经营的风雨不透,连政府都不行,因为政府不可能下这么大的血本来为这座城市出力啊”向缺解释道。

  古兹曼被美墨两国通缉多年,剿匪都剿过多少次了,但他一直屹立不倒,并不是没有道理的,简单来说就是做人比较成功,受万民爱戴。
  你可以抓他,也包括的的团伙,可此地的居民你毕竟不可能全给剿灭了。
  领头的人带着他们去了一家酒店,然后入驻,剩下的就是等消息了。
  当天晚上,安邦等人入住酒店,一夜无话。
  隔天,一直等到下午左右介绍人那边也没有什么信息传来,等的就让人烦躁了。
  安邦咬着烟头推开向缺的房门,对方正躺在床上摆弄着手机,翘着二郎腿。
  “人还没有信,怎么办?”
  向缺扭头说道:“没有就等着呗”
  “不是,那你就不能催催么?大哥,我们是来办迫在眉睫的急事的,不是点坐台小姐,还能等着人洗个澡化个妆,这差一天的时间没准就两个结果了”安邦急头白脸的说道。
  向缺放下腿,直起腰后无奈的说道:“哥们,不光中国有人情世故这个说法,国外同样也有,咱懂点事行么?求人办事,你就得要看人的脸色,人家说等你就得等着,我要是跟个催命三郎似的一天一个电话过去,直接给人整烦躁了怎么办?一急眼,不给你找了你说你哭不哭?听我的再等一天,不行明天我打电话问问吧”

  “哎,行吧”安邦也知道他说的是实情,自己确实有点心急了。
  于是又接着等了一天,第二天中午向缺那边接到了电话,对方要价五十万美金的介绍费用,找的是古兹曼下面一个能接触上他的头目,对方说可以领人过去,但结果不管。
  “我去他么的,就介绍一下,五十万没了?”王莽听闻之后,非常无语的说道:“他怎么不去抢银行啊,这钱来的也太容易了吧?”
  日期:2018-11-16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