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1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哥,不去不行么?”张来旺担忧的问道。
  魏丹青摇头说道:“没得选,我要是拒绝不去,这就是明摆着抗旨了,你们这样在我去香港之后······”
  几天后魏丹青启程去了香港,从当时还是个小渔村的深圳过去的。
  就像魏丹青所说的,香港有一张大网正在等着他。
  一个月之后,魏丹青在谈生意的时候被香港警方逮捕,罪名是商业诈骗,证据确凿无可辩驳。
  案件的过程就不说了,这一年魏丹青在香港入狱,被判终生监禁。
  魏丹青入狱之后,因为他不是被寻仇也不是被杀,所以在当时的青帮虽然掀起了轩然大波但也没有人怀疑什么,只有魏丹青临走之前交代过的张来旺和杨啸知道一点底细,但二人遵照魏丹青的吩咐没有声张,而是不动声色的继续留在了青帮,于此同时魏丹青的位置被沈天养接手了。
  魏丹青进去了他和小月仙的婚事自然也黄了,沈天养打算趁热打铁继续追求,但没想到的是这个女子非常贞烈对老魏的感情也是至死不渝的,根本就没搭理沈天养,而是选择了继续等待苦守下去。
  这一点让沈天养非常的恼火和不甘,也带着深深的挫败感,于是他就干了一件挺不是人的事,在一场酒醉之后把小月仙用强给祸害了。

  他这么一干,就导致当时的沈天养和杨啸直接跟他翻脸了,但二人仍旧没有离开青帮,而是在暗中为魏丹青搜集他被陷害的证据,可惜的是他被套的一点毛病都没有,多年过去了只查到了一点线索,却不堪大用。
  时间一晃到了四九年,这个时候国内已经面临一统的局面了,距离·上海被解放就剩下几个月的时间了,此时青帮也已经走到了陌路,杜月笙身上的事太多了,他是肯定不会被允许生长在红旗下的。
  在这个时候,青帮大变,分崩在即。
  大部分的骨干都开始外逃了,沈天养就和当时他们之中结拜的司徒前往美国洛杉矶落脚,带着大笔的钱财还有不少的人手远渡重洋,司徒家有人在洪门,就把他们给介绍了进去,因为魏丹青,沈天养这批人一直都没有拜入青帮,不算真正的青帮门徒所以改换门庭也不会落下什么话柄。
  沈天养离开之后,杨啸和张来旺就去了一趟香港见魏丹青,被陷害的案子没办法解决,他似乎注定得要在香港把牢底坐穿了。
  随后,和魏丹青见完面,张来旺回到了大西北,杨啸只带了几个心腹去了和洛杉矶相隔不远的墨西哥。
  至此,曾经在上海滩扬名立万的一代,到这里就被终结了。
  以后多年,魏丹青在服刑的时候历经多次减刑,最终在八几年的时候从终生监禁逐渐变成了有期徒刑,在他临近出狱之前在里面碰见了老桥,从而一步踏进了大圈。

  坦白地讲,在魏丹青初入大圈的时候,他属于利用的成分颇多,一直想把大圈绑精心打造成自己对付沈天养的工具,并且大圈踏足北美几乎完全都出自于魏丹青的部署,但人是属于感情动物,尽管魏丹青可以被称为一代枭雄,可不能否认的是在和大圈相处的这十几年中,他对安邦等人产生出了浓厚的情感,这些后辈他几乎都当成了是自己的晚辈来对待。
  人有了感情,初衷就变了!
  “咣当”魏丹青手里握着的酒瓶子已经见底了,还剩下最后一点,被他举起瓶子瓶口冲下,倒干净了里面的酒液。
  “啸,哥谢谢你”
  “噗通”魏丹青伤心到极致,终于承受不住打击,一头栽倒躺在了地上。
  于此同时,和墨西哥蒂华纳相隔并不是太远的边境的另一头,洛杉矶的一处庄园里。

  此时已经午夜,大部分的房间里灯光都熄了,三层靠中间的一间漆黑屋子内,没有拉着窗帘,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落在了里面,窗口前站着个穿唐装的男子。
  “吱嘎”门被推开了,有个人悄然走进来,站在窗口那人后面轻声说道:“老爷,魏丹青从香港到墨西哥了,人现在在蒂华纳”
  “还有张来旺吧”
  “你啊,几十年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有些事还放不下”窗前的人影从身上拿出个老旧的钱包,打开后里面是一张泛黄了的照片,照片中几个颇显稚嫩的青年勾肩搭背的站在一起,脸上洋溢着看起来一点都不违心的笑意,看起来非常的干净。
  温哥华,某处公寓。
  何征,老桥领着从华埠借来的十几个人开着三台车扎在了一栋楼的外面。
  “咣当”车门打开人全下了车,有人开始撸着枪栓。
  “确定是这里么?”何征阴着脸问道。
  “没错,这里就是他家,老婆和孩子都在这里,我们华埠有不少枪都是从他手里买的,平时也有很多的联系,他在哪里不难打听,我之前还听说他想要离开温哥华来着,就在前天吧,但后来不知道怎么了没有走”华埠的一个青年语速极快的说道。

  “上去,直接把人给我怼住了”何征背着手快步走进楼内,乘坐电梯上了九楼之后,后面的人指着一间房说道:“就是这一家”
  “咚,咚,咚”有人上前敲了敲门,其他人全都贴着墙边站着。
  “谁啊?”敲了半天后,里面有个人狐疑的问道。
  “物业的,楼下投诉你们上面漏水了”
  “搞什么鬼?这都半夜了漏了什么水啊”

  “楼下上面十几个住户,我们也不知道是从哪家开始漏的,那就只能一家一家的找了,麻烦下开开门我们检查检查,几分钟就完事了,打扰你们了不好意思啊”
  门内是个三十多岁的白人青年,他穿着睡衣站在猫眼前面看见门外就一个人后,就把防盗门给打开了,门刚开一条缝隙,旁边就伸出一只大手一把就扣在了门上,猛的往旁边一拽就给拉开了。
  十几个人突然蜂涌着闯了进来,老桥抬腿一脚踹在他肚子上,白人青年踉跄着几步摔倒了。
  “唰”何征上前蹲下身子拽着他的头发,说道:“奎罗是吧?我是大圈的,知道为什么来找你了么?”
  奎罗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这时旁边卧室里一个女子抱着个三岁的孩子惊慌的走了出来,看见客厅里涌进十几个人,还有人拎着枪指着自己的老公,当即就被吓的抱紧了孩子。
  “你在温哥华做生意好像有点不知道这里的深浅啊?洪门的人过来,你提供军火,给车,点了我们,草ni么的就因为你,大圈死了人你不知道么?”何征手指戳着对方的脸,咬牙切齿的说道:“幸亏我们运气好点躲过去了,要不然大圈全都得因为你给一锅端了,朋友你分不清楚在温哥华是洪门好使还是大圈有力度是不是?”
  奎罗被吓的嘴唇哆嗦了几下,颤巍巍的爬起来跪在地上,说道:“我,我也没办法啊,他们找到了我,我要是不答应的话,以后的生意就没个做了”
  “你跪下算个啥,我他么拿出一叠钞票扔出去,街上有都是要饭的也能给我跪下,要你跪有用么?”何征起身说道:“给他拉出去,带走”
  几个人上前按住奎罗就要把他往门外拽,抱着孩子的女人突然激动的冲了过来。
  何征皱眉说道:“让你女人老实点,我们大圈向来冤有头债有主,不然我就让你全家给我们大圈的人陪葬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