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7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安衾确实饿坏了,挖了一勺子之后眼睛一亮,冲他竖竖大拇指,就埋头大吃起来。萧晋笑着将一杯果汁放在她的手边,看了一会儿,心中不由感慨:多好的姑娘啊!怎么年纪轻轻就眼瞎了呢?太可惜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萧晋哪儿都没去,除了接打了几个电话之外,剩下的时间都呆在自己的卧室里。
  起初张安衾还以为他在忙碌着什么,一直都不敢打扰,吃饭的时候也安安静静的什么都没问。
  枯坐一整天,眼看着天色要暗下来了,她有点心疼他的辛苦,专程洗了几个水果,敲门进去后才发现,那混蛋竟然在玩游戏,摘下他的耳机还能清晰的听到里面有个嗲嗲的女声在夸他好棒棒。
  女孩儿瞬间就怒了,扑上去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阵粉拳。萧晋不敢还手,又自知理亏,只能抱着头任由人家发泄。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张安衾打着打着,突然就哭了起来,站在那里委屈巴巴地说:“你不喜欢跟我在一起,直接讲就好,等小姑安全了,我马上就回家,绝不缠着你,可你这样……这样故意躲着我,不觉得太欺负人了吗?”
  谁说善解人意的姑娘最好?萧晋碰上的全是这样,不管心里装着什么样的小九九,最后都会轻易被人家发现,然后就会变成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干,却搞得像是睡了人家又不负责任似的。
  “那什么,你先别哭。”挠挠头,他苦着脸说,“躲着你是我不对,但是你也得为我想一想嘛!
  我是什么人?脑门上用烙铁烙上‘渣男’两个字都不带一点冤枉的,你这么漂亮又这么可爱,大热天的背心短裤在眼前晃悠,我实在是担心那点儿良心坚持不住啊!
  万一不小心对你做了什么,那要不要救你小姑,我可就得好好考虑一下了,因为她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所以啊!为了我的小命着想,你就行行好,再忍几个小时,过了今晚,一切问题都会解决的。”
  女孩儿立马就被转移了注意力:“你说什么?今晚就能救出小姑姑吗?”
  萧晋摊开手:“该做的我都已经做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没办法给你打包票。”
  张安衾垂首沉默片刻,突然冲他深深地弯下腰去:“谢谢你,大叔!”
  说完,女孩儿转身就走,拉开门却又停下,背对着他低声说道:“其实,你不用那么贬低自己的,我都明白,你是不想我习惯和你单独在一起的感觉。
  只是……没用的,注定没有结果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只记住感觉?除非你有办法抹去我这一个多月的记忆。”
  房门关上了,萧晋怅然沉默,许久才叹息着摇了摇头。
  善解人意的女孩儿大都心思细腻,而细腻就代表着更容易受到伤害。他以为他避免两人长时间的亲密相处可以让女孩儿将来更容易释怀,可他忽略了一点,在很多时候,得不到反而更容易导致放不下。
  有心出去安慰,但他知道这是不对的,刚要硬起心肠继续玩游戏,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
  接通后,一个宽厚低沉的声音传来:“萧先生,抱歉让你久等了。”
  萧晋神色一凛,瞬间抛去心中的儿女情长,冷笑说:“哪里哪里,谷局长客气了,我原本计算着接到您电话的时间比现在可要晚的多。
  毕竟,一朝之间从高高在上的情报局局长跌落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一般人光是调整心态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做到的,谷局长不愧是资深情报人员,心理素质让人很是钦佩呢!”
  谷同光呵呵一笑,声音中不带任何喜怒情绪的说:“萧先生也不赖啊!作为一名半吊子特工,竟然能把谷某逼到现在这个地步,资深情报人员都不一定比得上哦!”
  这一天里,萧晋虽然看上去什么都没干,但夷州当局高层却发生了堪称风暴级的震动,包括总统办公室主任、行政院院长在内的五名高官相继被军情局的人带走,另有十几名中高级官员和名流离奇死亡。

  夷州底层老百姓没有感觉到什么,但上层社会却是一片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一度有人以为军方要发动政变建立军政府。
  直到下午过半了,才有“消息灵通”人士传出风声:军政府不会出现,那些“出事”的人是因为犯了所谓的“叛国罪”。至于具体是怎么个“叛国”法儿,却语焉不详,没人能说得清。
  不过,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这些人的主谋就是国防部情报局的局长谷同光,而此人已经潜逃,目前下落不明。
  和谷同光来往并不怎么密切的大佬们在感到震惊之余,也都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变天,什么都好说,只是同时他们的心里也开始犯起了嘀咕:感情军方依然这么牛B啊!原以为常公死后就只剩一群打仗不行的软脚虾而已,没想到除了打仗不行这一点之外,别的样样都行。
  在幕后导演这一切的人,自然非萧晋莫属,而真正的执行者,则是他昨天下午去慕德大道拜访的冯公馆。

  事实证明,他爷爷萧泰的魅力还在,只是仅仅局限于情感层面。冯家老太太刚一看到他,眼睛就直了,待他拿出那个香囊,眼泪便开始哗哗的流。
  当时他还特别高兴,以为爷爷法力无边,几十年过去了还能让人家念念不忘,拼着疲惫殷勤的为老太太输送内息稳定心神。
  谁料,当寒暄客套之后,他一表明来意,刚刚还一副旧情难忘的老太太立刻就变了脸,说话的口气也开始公事公办起来。
  对此,他当然是很郁闷的,不过倒也没有觉得特别的意外。因为,不管冯家老太太当年对爷爷的感情有多么深厚,彼此也都已经各自成家,半个多世纪都过去了,想念归想念,不可能因此就拿一大家子儿孙后代做赌注。
  说实话,人家没有当场翻脸把他给绑了送给谷同光,已经足够说明他爷爷当年的风流倜傥了。
  没办法,试了试光靠嘴皮子忽悠不了人家,他只好把核弹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可把老太太给吓坏了,险些当场心脏病突发,还是他耗费内息紧急救治,最后才有惊无险,要不是身上揣着马戏团的能量液,他今天都不一定能回得来。
  好在老太太人虽老迈,脑子却一点都不迟钝,恢复过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管他要参与者名单,犹豫都没犹豫就答应下来他提出的大部分要求,这也是他昨晚有底气跟竹下千代子说要接收劳新畴山谷和产业的原因。
  平心而论,他这么做,无异于给了夷州当局一个喘息和补救的机会,只要在核弹事件被公开之前将谷同光等人全部给收拾了,就可以把事态局限在“个人行为”的范畴之内,将来在面对国际大佬们的压力时,也有了不少转圜余地。
  日期:2018-06-27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