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481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鹰说:“那就想办法把他拽回来!我相信这样的打击还打不垮他!”
  这位冷峻的总教官显得有点激动,他很少有这么激动的时候,很显然,他是铁了心要保住萧剑扬了。
  内司缓缓开口:“我联系杭州陆军疗养院,让他到那里去住几个月。”
  罗爱国点头:“不惜一切代价,把他拽回来!他好不容易才挣扎着从美洲爬了回来,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掉进深渊!”
  正说着,林鸥出现在门口:“报告!”
  罗爱国让她进来,问:“什么事?”
  林鸥说:“国家安全局的人来了,一起过来的还有总参的人!”
  此言一出,在座五位都眉头大皱,林鹰更是直接了当的蹦出一句:“又来给我们添乱!”
  萧剑扬对这些全然不知,走出司令部之后他便机械性的迈动双腿,走向阔别两年之久的宿舍楼,对从身边走过的人全然没有反应。很多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像是在看一台突然出现在闹市之中的仿生机器人。而他现在的状态也确实很像一台机器人,面无表情,眼神缥缈,全无焦距,明明望向一些他熟悉的人,给人的感觉却是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
  房门打开,里面的一切都原封不动,叠得跟豆腐块一样的被子端端正正的摆在原来的位置,地板和窗台一尘不染,一支改装过的56式冲锋枪挂在墙壁上————弹匣空的,书桌上蒙上了薄薄的一层灰尘,一撂撂书籍和资料码得整整齐齐,这一切让他有种时空错乱的错觉,仿佛只是出了趟远门,离开了几天而已。
  他习惯性的把手伸向邮箱————纯粹是出于习惯,不受控制的那种。
  结果还真让他摸到了一封信。抽出来一看,是陈静写过来的,信封上也沾上了薄薄一层尘埃,没准是去年年头寄过来的了。他的手微微发抖,努力克制着把信拿了出来,然后回房,关上门,打开灯,躺在床上。信就捂在胸口,他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就连呼吸也放得很轻,关于陈静的记忆片段在脑海中浮现,历历在目,是那样的甜美、惬意,让他只想沉浸在回忆之中不要再醒过来。她递过来的每一封信,每一张照片总能让他激动不已,看完信之后往往过了两三天脸上都带着傻笑,那段时光就是这样的美好。可惜,都过去了,一切都完了。

  这封信是哪一天寄过来的?在信箱里躺了多久了?
  她在信里都跟他说了些什么?
  他慢慢睁开眼睛,拿起信,犹豫了很久,很艰难的下定了决心,将信封撕开,抽出信筏来。
  信筏仍然是浅紫色的,带着一股淡雅怡人的香水味,虽然已经过了近两年,大多消散了,但仍然有一丝残留下来。打开信筏,一张彩色照片掉了下来,那是陈静在过年的时候拍的,照片上的她穿着白色外套和漂亮的长靴,长发飞扬,眸中漾着迷人的笑意,站在黄浦江边背对着一幢哥特式建筑,对着镜头打出“V”字形手势,那一抹微笑让晦暗潮湿的天空都为之一亮。看看日期,是年初十写的,不知道为什么,在路上耽搁了,直到他奔赴非洲战场都没有送到他的手里。

  这大概是她写给他的最后一封信,寄给他的最后一张照片了。
  萧剑扬没有看信,只是看着那张照片怔怔出神。他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长时间一动不动,如同石雕,仿佛时光已经在他的身上凝固了。空荡荡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陈静同样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怔怔出神,要不是她偶尔还会眨一下眼睛,只怕别人真的以为她中了石化魔咒。

  她手里拿着几张照片,都是与萧剑扬的合影。照片上的他笑容腼腆而阳光,跟她依偎在一起双手就不知道往哪里放了,看着就好笑。以前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会翻开相册看看这些照片,他那阳光的笑容很快就会驱散她心头的阴霾,让快乐的笑意一点点的从嘴角扩散开来,但是自从去了一趟军营之后,她就不再看这些照片了。
  她烧光了他寄回来的信,烧掉了跟他有关的日记,把好多关于他的照片撕了个粉碎,只有这几张藏在抽屉里一时没找到,逃过了一劫。但是那个雨夜跟萧剑扬大吵一场之后,她一通翻箱倒柜,还是将它们给找了出来。然而,当她点起火打算烧掉的时候却像是中了魔咒一般,几次要将它们投入火里,又本能的缩了回来。
  她想到了在酒店里遇见萧剑扬时的情景。他明显是丧失了理智,但看到她,言行依然是那样腼腆,甚至惊慌失措。而且当时他的样子……面色苍白得吓人,像是患了大病似的,那双眼睛了无生气,当时她怒火攻心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却是一阵莫名的心慌。
  而且当她指责他不顾父亲死活的时候,他吐血了……
  大骗子不是厚颜无耻的吗,怎么会让她几句话就骂得吐血了?

  大骗子不是应该巧舌如簧的吗,为什么会在她的指责之下手足无措?
  还有,他的脸色为什么会那么苍白?他的眼神为什么会如此冰冷、狂乱?
  “我们遇见他的时候他在公跟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对身边走过的人,开过的车,全无反应,就像没了魂……”
  “我是在墓园里遇见他的,当时他跪在他父亲墓前痛哭,那哭声像是把心都撕裂开来了!”
  父母和赵晨菲的话在脑海回响,萦绕不散。她意识到自己似乎太冲动了,她应该听他解释,弄清楚他这两年里到底去了哪里,都经历了些什么的。而她也打算这么干了,她向公司请了个长假,哪都不去,就呆在家里,等着他打电话过来,跟他好好谈谈。

  然而,没有。等了这么多天,他一点音信也没有,就像前年那样,在她的生命中彻底消失了。
  困惑、期待、迷茫、委屈……最终都变成了愤怒和痛恨,她不再等待,对客厅里响个不停的电话不理不睬,不管是不是他打来的,她都没有兴趣去接了。她看着照片上的他,嘴唇翕动,声音沙哑: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回到基地的第一个晚上,萧剑扬就失眠了。
  这两年来,失眠似乎成了家常便饭,只有在战场上跟敌人厮杀得筋疲力尽,他才能睡个好觉,一旦放松下来就不行了,总有那么多烦心的事情,总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念头往脑海里钻,好不容易有了点睡意,又会被某个闪电般掠过脑海的身影或者骇人的念头给驱散。他在床上躺了整整八个小时,有七个半小时不是闭着眼睛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是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总之就不是在睡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