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47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时候做好事也要交代了?”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天下人都想长生不老,助他长生不老。没有什么表示不说,怎么还要兴师问罪?再说了,长生不老那种仙丹我老人家怎么会有?那是吴勉看这孩子骨骼惊奇,适合长生不老这才便宜他的。怎么还有我们的不是?”
  这时候,阳使韦一方仗着阎君就在身边,急忙说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长生不老,我受了阎君陛下的敕封,死后是要做阴司的。你们让我长生不老,问过我了嘛?”
  “你住嘴吧!”听着韦一方没完没了,百无求瞪着眼睛站了起来,盯着这位阳使继续说道:“小子,别给脸不要脸啊,你想死这个容易,现在老子就把你的脑袋扭下来。”
  看到百无求犯了混,阎君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不过没等到它说话,归不归抢先一步说道:“阎君陛下,今晚你到底是来给阳使出头的,还是另有要事来和我们说的?”
  听了归不归的话,阎君这才忍了心中的怒气,回头对着阳使韦一方说道:“你的事情,我一定要他们给个交代。现在我要和归不归说正事了,你先退下……”听到阎君已经发了话,阳使这才对着地府之主行了一礼。随后退回到了厅堂外面,走进了那道黑影当中,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到了韦一方消失之后,阎君狠狠的瞪了归不归一眼,随后再次说道:“老家伙你做的好事!韦一方原本是我阎君的接班人,现在都被你们搅了。知道我多久才找到这么合适的人选吗?现在都被你和吴勉搞砸了。”

  这两句话说出来,归不归都被惊到了。
  老家伙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韦一方消失的位置,随后对着阎君说道:“阎君你再找接班人?什么意思?你不做阎君了?”
  阎君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本是判官夺位,名不正言不顺。韦一方是前任阎君留在人世间的血脉,我本打算先历练他一番,等到韦一笑寿终正寝之后,便委以阴司之职。之后一点一点的教授他统治地府之道,直到最后韦一方成材之后,再将阎君大位禅让与他……今天是让他来熟悉你们几个人的,想不到最后竟然到了这么一个无法收拾的局面。”
  阎君这几句话让归不归都惊诧不已,什么时候听说过地府之主还有禅让的?想不到刚刚一统地府,阎君竟然已经萌生了禅让的心思。
  说完了这几句话之后,阎君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算了,不说这个了……老家伙,你和井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知道童戚振前往苦幽之地的目的了?”
  “不能说完全知道的,不过也应该有个大概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陛下,童戚振去了苦幽之地,杀了那么多的聱,你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 ”阎君脸上出现了一丝恼怒的神色,不过它还是再次压下了怒气,耐着性子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我也在查这个,他在苦幽之地的玉髓矿脉当中把那些聱都化为虚无的。不过他到底为什么那么做,我还没有查到。甚至连他是用什么手段杀的聱,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阎君说话的时候,两只眼睛不由自主的转了一圈。归不归知道他没有将要紧的事情说出来,当下也没有逼问,只是嘿嘿一笑,说道:“那老人家我给阎君陛下一个查找的方向,寒盏……童戚振此行与寒盏有关。”
  “寒盏……”阎君的眉毛一挑,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家伙,你都知道了什么?”
  “知道的也不是太多,只是知道从地府流失了一块和寒盏非常相似的玉牌。现在这块玉牌已经到了童戚振的手上。”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看了脸色已经阴沉下来的阎君,随后继续说到:“寒盏是怎么流出来的,老人家我不知道。不过它是先到了冯佐的手上,后来童戚振冒充老人家我杀了冯佐,夺走了那块寒盏……”
  冯佐的魂魄虽然一直关押在阎君的身边,不过阎君却一直当它是个筹码。并没有亲自审问,想不到这个魂魄才是关键。

  看着归不归说到这里便闭上了嘴巴,阎君皱了皱眉头,说道:“老家伙,话说了一半是什么意思?你还想要什么好处吗?”
  “不是说了一半,实在是就这么多了。剩下的就是几个没头没脑的线头了,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出口。”归不归的脸上又出现了老狐狸一般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知道阎君陛下你那里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说定不老人家我可以帮帮忙,也许那点线头还能被串联起来。找到什么线索能抓到童戚振……”
  “老家伙,你还是老样子,从来都是占便宜,没有吃亏的时候”阎君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我的确也知道一点……落到童戚振手里的不是什么寒盏,是和寒盏一摸一样的契阴石。这块石头是在地府当中至阴之所苦幽之地形成的,是天下至阴之物,也只有苦寒之地供奉的这一块而已。
  说起来这也算是历代阎君都知道的秘密了。我之前,几乎所有的阎君都想带兵攻打苦幽之地,将契阴石抢夺出来,不过苦幽之地是響的聚集之所,阴鬼天生惧怕響,故而攻打了多次,却始终没有把契阴石抢夺出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阎君的目光在百无求和小任叁的脸上转了一圈。随后继续说道:“当年我带兵扫平鬼王余部的时候,鬼王曾经从苦幽之地引出来数万響来攻打我的大军。当时三方混战已经顾不到头尾,有数百饗趁着这个机会逃到了人世间。

  因为饗与鬼物相克,不能留它们在人世间为祸。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这些響一一清除掉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有阴兵发现其中一只饗的身上带走寒盏。只是它并没有在意,也没有上报给我知晓。后来还是这次童戚振大闹苦幽之地,那名阴兵才逐级上报,我才猜到契阴石可能已经流失到了人世间。不过这毕竟也是阴兵的一面之词,也有可能就是一块普通的寒盏,开始我并不信那么巧契阴石会真的被響带到了人世间。现在看起来,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阎君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它再次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现在你的线头能穿起来了吗?”
  “穿起来了一点点,不过对陛下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归不归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不知道童戚振当初是怎么和陛下说的,他是如何叛逃徐福身边的,不过据我老人家所知,童戚振从徐福那里盗走了一种禁术。
  陛下刚刚所说的契阴石应该就是打开禁术其中的一种方法,他去苦寒之地就是为了抢夺契阴石的。只是杀了那么多的聱也没有找到契阴石的踪影,这才回到了人世间。只是没有想到他找了那么久的契阴石会在人世间被发现……”
  日期:2018-08-26 0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