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1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爷这一辈子都为别人活着了,我听说以前在国内的时候他是老么是最小的那个,本应该是最受宠的,但不论有什么事他都第一个往上冲,就跟拼命三郎似的,后来离开内地到了墨西哥,他独自一人扯起了大旗,带着我们一帮小崽儿生生的在北美扎下了根,平时他对我们都挺严的,犯了点什么错他就对我们又打又骂的,咬牙切齿的恨铁不成钢,但每次打完之后他都会扔下一句话,我现在教育你们就是他么的让你们长点记性,省的以后再因为犯错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来······”

  安邦仰着脑袋,叹了口气说道:“从来没有见过爷,一直都想着来墨西哥,但没想到来了却是奔丧来的,这个老人我没见到,遗憾啊!”
  安邦确实很遗憾和不甘,他这个人骨子向来很傲,性子又倔,能让他低着脑袋甘愿尊敬的人真不多,除了京城里的几个老人外,安邦也就对魏丹青是非常的礼敬的,后来又知道了墨西哥的爷,从老魏还有陈小文他们嘴里了解过后,对这个老人他也升起了崇敬和敬仰。
  安邦想着能和爷见个面,把酒言欢,促膝长谈,但这一耽搁就是多年过去了,没想到真等着有能见面的机会就天人两隔了。
  “魏爷那边?”向缺皱眉问道。
  “之前接到电话,今晚应该就能到了······”
  这时候,修理厂外忽然传来车子驶过的动静。
  “嘎吱”一台老款皮卡停下后,魏丹青捂着嘴剧烈的咳嗽着,踉跄着就走了进来。
  院子里的人自动分成两块,魏丹青一进来就老泪纵横的走向了灵堂,看着灵堂里工作上面的黑白照片,他顿时就跌坐在了地上。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明知道爷已经死了,但总还是有点念想的,但等他到了蒂华纳后看见骨灰盒和爷的相片,老魏瞬间就崩溃了。
  “咳咳,咳咳咳”魏丹青刚想开口说话,一张嘴咳嗽就没停下来,整个人的身子都在剧烈的咳嗽下被带的颤巍巍的,似乎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意思,给人的错觉就是好像老魏下一秒就能给自己咳过去了。
  张来旺跟在他身后见状就拧开一瓶水,然后掏出一瓶药倒出几粒药递了过去。
  老魏吃了药喘息几口后感觉好像好了不少,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老伙计,你哥来晚了······”老魏仿佛一瞬间就好像老了好几岁,直接从五十多岁的年纪进入到了古稀之年,苍老的不成样子了。
  看着老魏的状态让安邦一阵皱眉,他来到张来旺身后,小声问道:“魏爷身子······”
  张来旺顿了下,片刻后才神色平淡的说道:“年纪大,老年病就出来了,再加上以前年轻的时候身上有些老伤,老了老了就都找上来了”
  安邦顿时紧张的问道:“严重么?”
  “看过医生了······”张来旺简单的扔下一句话,就没在往下说了。
  魏丹青堆坐在灵堂前,朝着后面摆了摆手,说道:“我在这里自己呆一会,你们先下去吧,今晚我守灵”
  张来旺连忙弯下腰,说道:“我陪着吧?”
  “不用,我自己陪着老,困了我就趴着睡会,你不用担心我,这个时候我比谁都能挺,倒不下的·······”
  老魏让其他人都走了后,自己独自一人留在了灵堂里,一盒烟丝,一瓶酒!
  “老哥们,多年未见,天人两隔”老魏颤抖着卷了两根烟,说道:“路上慢一点,我送完他们过去后,我也陪着你一起,再投胎你我争取继续做一对肝胆相照的过命兄弟,头七未过你要是离的不远,那咱俩先唠唠嗑吧”
  老魏的人生过得堪称是教科书版的大佬之路,哪怕你就是用电影去拍,写剧本的也未必能把他的一生履历给拍的如此贴切了。
  魏丹青出生于那个中国近代史上最为混乱的年代,俗话说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老魏就是生在了湖北的一个小山村里,据说离他祖籍大概两百多公里有一个地方,出了好几位将军都在建国之后被封了将,人都说那一片是最人杰地灵,风水上佳之地,而他家的这个村子没出什么将军和大官,但却出了一个可以用叱咤风云几个字来形容的魏丹青。

  十四岁的时候魏丹青离开老家,独自一人出外闯荡,他离开村子后直接就把自己的眼光放在了当时中国最繁华也是最大的一座城市,上海。
  当时的上海滩,群龙聚首妖魔乱舞,那是一个百花盛开的地方,初出茅庐的魏丹青一头就扎进了上海滩,当即就被眼前的繁华盛世给惊了,才不过年方十五的老魏站在黄浦江边的外滩,看着滔滔江水,在深夜的时候自己冲着江面许下宏愿,有生之年必定在此拉起魏姓大旗。
  初入上海的老魏和大圈初到香港时候的经历有着一种莫名的巧合,他也是来到码头当一个扛包的小工,并且一干就是三月天天过的正是睁眼天亮闭眼天黑的苦力日子,在码头扛包的三月里魏丹青结识了两个和他差不多年岁的少年,一个叫沈天养另外一个叫杨啸,三人意气相投颇为有缘,吃喝拉撒睡还有出工几乎都整天混在了一起。
  三人相识之后没多久,沈天养就和当时码头的工头起了冲突,初出茅庐的青年胸腹里都是满腔愤慨,在一心出人头地的念头下,他们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找上了这个工头。
  当时的情景就是,老魏他们要是不把这工头给杀了,那等待他们的可能就是被塞进麻袋装上石头扔进海里的下场了,所以三人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就把工头用菜刀给生生的剁死了,工头死了麻烦也来了,此人是隶属于当时上海第一大帮的马仔,尽管身份不太重要,但这人上面却是一个堂口的下属,人死了堂口的大佬肯定得追究,于是当时就开始在上海滩翻找老魏三人,把他们追的几乎都要无处藏身了。

  “要不,干脆把这堂口的老大咱们也给宰掉算了”当时的沈天养性子就非常的阴狠,做事不问对错,只看结果。
  杨啸算是比较老成一点,他觉得这个提议不太靠谱:“做掉?人家那么大一帮派,光堂口就有好几个,你宰掉这个明天又会蹦出另外一个,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沈天养咬牙说道:“那他么的就被人这么追着,东躲西藏,然后说不上哪天被逮到了,我们就给人扔海里喂鱼了?扯淡,我的性格绝对不允许我这么窝囊的躲着,我他么有喂鱼的时候,在这之前我肯定拉几个垫背的”
  杨啸顿时无言,随即两人把眼睛落在了魏丹青的身上,当时的老魏年纪最小但同时心思和脑袋也是最够用的,他俩都把魏丹青当成是主心骨,有啥大事都让他来拿主意。
  “那个堂口”老魏顿了顿,舔了舔嘴唇说道:“排面太小,找他不够档次,要找怎么着也得找一条大鱼,一把就给他们捅咕明白了”
  “唰”沈天养和杨啸顿时迷惑不解的愣了。

  “找他们最上面的那个”
  一个星期之后,三个来到上海滩还没到半年的生荒子,一人揣了一把刀一把枪奔着当时的上海大剧院去了。
  枪是土枪,魏丹青自己做的,一根钢管一个枪托外加火药的组合,老魏说这也就是工具不全时间短,再给他点机会的话,地雷和手榴弹都能整出来,这种土手工做出来的枪打的是钢珠,基本上开两枪就报废,第三枪肯定炸膛,枪是土了点,但照样能干死人。
  晚上十点,上海的夜生活开始了,大剧院歌舞升平,云集着上海滩最头面的大人物和大富豪。

  魏丹青,杨啸和沈天养偷摸的潜入进了大剧院里,然后敲晕了剧院的侍应生换上衣服,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包厢外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