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1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瞬间老外——GK有点奇怪,不明白凭空冒出的女人什么来头,既非丨警丨察,丨警丨察肯定携带枪支,而且不可能单独行动;也非赵安的手下,GK事先打听过,赵安手底下没有身手这么好的女人。
  但GK仅仅是奇怪而已,从来不会在这种无足轻重的人身上浪费时间,甚至懒得多补一枪便匆匆从她身边经过。
  GK是很理性的杀手,从来不做没有价值的事。杀人不是游戏,也不是终极目的,而是赚钱的手段,不产生效益的事求他也不做。
  赵安和GK一前一后穿过围墙边的花径拐到附近的居民小区,双方均放速在水泥路面上狂奔。迎面两名巡夜保安肩并肩过来查看安全,远远喝道:“什么人?”

  赵安语气急促道:“快报警,后面有逃犯!”未等保安反应过来,他已从两人中间跑过去。
  两名保安迅速拿强光电筒罩住GK,喝道:“站住!”
  “卟、卟”,两人倒在血泊里。
  GK很真诚地希望不要出现太多管闲事的人,否则只能大开杀戒,其实他并不喜欢滥杀。

  不单这个古老而严谨的东方国家让GK心里没底,行动时颇存忌惮,事实上他在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都很谨慎,除了目标,他不想牵连无辜。
  再糊涂的丨警丨察部门,都必须把侦破命案放在首位,命案直接威胁民众生命安全,谁也不敢大意。
  GK之所以辗转十多个国家作案几十起均全身而退,关键就在于自控力强,低调而稳健地掌控分寸,不会让情绪左右行动。
  在前面狂奔的赵安毕竟在道上混过,耐力好,爆发力强,加上GK对他来无影去无踪的飞镖颇为忌惮,不敢靠得太近,只能在中远距离寻找机会开枪。因此场面上并不激烈,两人若近若远地追逐着,都在等待对方先犯错。
  沿着小区跑了一大半,赵安脚底下开始发软,难怪,很长时间没有经历这种高强度运动,确实有点后劲不济。跑到一半他陡然改变方向,想从花坛中间插过去进入一条更狭小的巷子,谁知一脚踩到个滑溜溜的东西,身体顿时失去平衡,踉跄好几步才稳住,站定身体才看到GK就在四五步之外,慢慢抬起手枪。
  “呼”,叶韵突然从花坛中站起身,双手一扬,两只花盆朝GK脸上砸过去!
  GK不愧为欧洲杀手界顶尖人物,竟岿然不动,眼不斜、手不抖,不躲不闪照常对着赵安开枪。
  赵安也是黑道枭雄,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向旁边翻身,“卟”,子丨弹丨偏过心脏打在肩窝处,他不敢逗留继续向最漆黑处翻滚。
  “嘭”,第一个花盆正正砸在GK脸上,第二个花盆则被他一拳打碎,连脸都不擦,任凭额头上的血往下流,持枪连续射击。
  叶韵接连不断地抛花盆,当扔到第六个时GK终于发怒了!

  他意识到先前犯了错误,不该省那一枪,如果当时把她立毙于地绝对不可能有现在的麻烦。
  作为超一流杀手,要在瞬间计算出所有可能并制定相应策略,只要疏忽其中一个微小的环节就会酿成灾难性后果。
  很明显,现在正是自食其果的时候。
  要杀赵安,必须先干掉这个老在中间坏事的家伙。GK猝然转身连开两枪,叶韵早有准备,身体向外侧跃出,滚了两圈躲到花坛下。
  几十米外赵安终于找到一辆摩托车,稍稍拨弄几下发动车子“呼“地跑出好远。
  追不上了。GK恨恨想,不禁动了真怒。
  作为职业杀手,杀人不过是完成任务,GK很少渗进私人感情,爱与恨,喜与怨,在杀人过程中都是不存在的。
  可今晚他那颗静如止水的“禅心”产生了波动,他特别特别痛恨这个象牛皮糖一般纠缠不休的家伙,明明技不如人,为了营救别人竟不惜以自己的生命相拚,太不可思议,太让他感到恼火!
  “卟”,一枪将花坛打掉一个角。
  “卟”再一枪,又扫掉一大块,形成一个豁口。
  叶韵避无可避,团身翻出去闪到楼下的汽车后面。
  以汽车作掩护是最愚蠢的选择,长期在欧洲活动的GK自有一套独特的方法,他狞笑着,双手持枪一步步靠上去。
  “哗”,不知哪个缺德鬼突然从楼上泼下一盆凉水,将GK从头淋到脚。
  这一瞬间GK全身一颤,脸上肌肉宛如颜料破裂般四下迸散开来,形成一个既惊讶又恐慌的真实表情。
  遗憾的是叶韵无暇顾及这难得的一幕,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转眼便消失在黑暗中。
  GK久久紧贴着楼下墙壁,似乎在聆听什么,又似乎随时准备出击,静止了大概五六分钟才轻轻吐出嘴里的水,又摇头甩掉头发间、耳朵、鼻孔里的水,脸上肌肉一点点重新汇聚,变成那付古怪而生硬的模样。
  追赵安?追牛皮糖?
  不,GK什么也不想做,只想找个地方安静一下。

  今晚他要考虑的事太多,太多。
  看着幽灵般的GK飘入树林间,伏在四楼阳台的鱼小婷轻轻吐了口气,悄声道:
  “他走了。”
  叶韵捂着腰一瘸一拐从卧室出来,道:“好扎手的家伙,要是没受重伤,肯定不可能输这么惨,哎哟,疼死我了!”
  “估计GK也很头疼,搞不清你到底什么来头,对一个顶尖杀手而言,身份未明的对手最可怕。”鱼小婷道。

  叶韵道:“我还是觉得今晚机会难得,如果你预先埋伏好猝然出手,咱俩前后夹击,未必拿不下他。”
  “你以为他施展全力了?”鱼小婷摇头道,“实际上他始终防范我的出现,因此没有发动最迅猛的攻击,否则你焉有命在?GK是顶尖杀手,不是通常意义的‘任务第一’型杀手,而是处处将自身安全放在首位,这是他的防身保命之道,也是唯一弱点。”
  “弱点?”叶韵歪着头诧异地问,“应该是优点才对啊。”
  “倘若优点,今晚怎会让你安然脱身?对于潜在敌人,杀一个便减少一分威胁。”
  “噢……那么下一步怎么办,继续利用赵安引诱他上钩?”
  鱼小婷沉思道:“我始终不明白GK杀赵安干嘛,难道也是利用赵安引诱我们上钩?”
  叶韵瞬间转过弯来,拍手笑道:“好一出彼此算计、勾心斗角的大戏!行,那么就看谁把赵安这枚棋子用得更出神入化!”

  樊红雨回到京都那天,正好高层召开扩大会议,议程都是关于国计民生的大事,多达二十多项。但明眼人都知道这些通常用于发布新闻通稿,真正的玄机藏在幕后。
  此次会议可以算作真正意义的“扩大”。一般来说扩大的范围主要包括所有副国级领导以及需要对议题进行说明和备咨的的有关部门负责人。
  这回除了上述成员,还特邀“党内已经退下来的领导同志”,包括于老爷子、吴老爷子、宋老爷子等元老级人物,还有军方大鳄白老爷子、樊老爷子等。
  阵容一看便是议题不仅限于正式公布的国计民生大事,必定涉及这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新换届方案。
  这是京都最高层头一次将新方案公开亮相,在高层小范围内公开讨论。
  日期:2018-07-29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