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0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疤哥,再这么开下去,我感觉我要死车上了·····”

  两天两夜没睡觉,一直都在路上奔波,现在又长途开车几个小时,虽然是轮番开着的,但人根本都休息不好,阿德就感觉自己手里的方向盘直发飘,眼睛有点奔着重影的状态去走了。
  疤哥也揉了揉通红的眼珠子,扭头看着另外两人,后面夹着高宁宁的人,头发乱糟糟的脸色苍白,明显也都有点撑不住的意思了。
  车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酸臭味。
  阿德说道:“人反正也绑了,咱们赶路也不差几个小时了,疤哥,找个地方停车睡一觉明天早上再走,咱们差不多晚上就能到温哥华了,我真害怕再开下去自己给自己怼沟里啊”
  “酒店我们住不了,服务区也不能停,万一被人发现就完了”疤哥皱眉说道。
  “哎呀,都这个状态了也不一定非得在床上睡了,停车随便找个地方,我躺下就能睡着,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也不是不行的”

  疤哥寻思了下,说道:“那行吧,你开车路过平坦的地方,我们停下来,留一个人看着她剩下的轮班睡,明天早上再走”
  几分钟之后,阿德把车开出公路,挑了个偏僻的地方停下了。
  跟在后面的小六,看见对方车停下后,就开了过去,然后告诉少马爷这边不走了。
  “不走了好啊,我还真怕他们一个劲的连夜赶路呢,那高维成和警方拿啥把人追上啊,我就估计么他们得中途休息下,你把方位告诉我,然后暗中盯着他们点······”
  此时的高维成也已经出城了,一直照着往西开,高宁宁被绑架让急迫的高维成进入了焦灼的状态,在这种心情下他几乎抛去了身体上的负荷,脚下的油门一直都在死死的踩着,车速始终都保持在一百五以上,后面跟着的警方看着都心惊,就这个车速一不小心都能让他车毁人亡了。
  此时,高维成距离前方疤哥他们停车的地方还有三百多公里,期间少马爷把他们停车的地址告诉了高维成,这就是交人和收钱的地方。

  这个时候的疤哥,已经缩在座椅里准备要睡觉了,完全不知道警方和高维成距离他还有四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阿德站在车外,手耷拉在车门上,扣着裤裆眼睛冒着绿光的盯着里面的高宁宁。
  高宁宁被他看的心直发慌,她太知道男人眼睛里露出这种目光,意味的是什么意思了。
  阿德舔了舔嘴唇,拉开车门,高宁宁顿时高声尖叫起来,阿德上前一把捂住她的嘴,狠狠的说道:“别他么叫,再叫老子一把掐死你”
  疤哥坐起来,回头问道:“你要干啥啊?”
  “疤哥,我想乐呵一下,这姑娘长得让我有点小冲动”阿德“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说道:“咱们折腾来好几天,十几个兄弟最后就剩下咱四个了,提着脑袋在刀尖上起舞,干的是不要命的活,哥你说图什么?不就是让自己能活的有点激情么,毕竟咱也不想当什么道德标兵,是不是?”
  疤哥问道:“你要办了她啊?”
  阿德指着另外两人,说道:“你问他们想不想?反正人我们都绑走了,轮了能咋的?人活着就行呗,对不?”
  疤哥瞅了眼另外两人,他俩干笑了两声,明显对阿德的提议挺动心,毕竟高宁宁长得确实很带劲,脸蛋身材都嗷嗷给力,十分让人有种荷尔蒙爆发的冲突。

  “轻点,别让人叫出来······”
  阿德顿时乐了:“哥,要不我们扶着你先来啊?”
  “算了,我不太好这个,你们来吧”疤哥摆了摆手。
  高宁宁一听顿时就慌了,剧烈的挣扎起来,阿德让人把她从车上拖下来按在了地上。
  不远处,小六看着这一幕就有点懵了,这个插曲来的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小六当即就给少马爷去了电话:“爷,他们要干点不是人的事了”
  “啥事啊?”
  “一个千娇百媚,脸蛋能打九十分的女人在一帮饿狼的手里,你说啥叫不是人的事啊?”
  “草·····”少马爷当即就无语了,何征的保证是高宁宁不能出任何的状况,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不能受到侵犯。
  但这个时候高宁宁明显有要被轮了的意思,而高维成离这里还有三个小时的之间呢,咋办?
  是救人,还是等?
  少马爷寻思了半天,说道:“惊他们一下,打草惊蛇试试,如果最后他们还继续硬干的话,那你跟和尚就抢人吧”
  “呲啦”高宁宁身上的衣服直接被撕开了,露出了一片白花花的肌肤,顿时就把阿德已经憋不住的**给勾了起来。
  高宁宁真怕了,但嘴被捂着,手脚被人给按在了地上,根本就挣扎不开。
  阿德眼睛瞄了下她的下身,伸手就开始撕扯高宁宁的裤子。
  “唰”这时候路边突然有大灯闪了一下,随即一辆车停了下来。

  疤哥当即就被惊了,示意阿德他们先住手。
  和尚摇下车窗,探出脑袋问道:“嗨,朋友,怎么了?”
  疤哥无语的指了指阿德,回话道:“没事,没事,开车累了休息一下”
  和尚推开车门,就有要走过来的意思,嘴里接着问道:“我怎么看地上好像有人呢?”
  阿德连忙把高宁宁从地上扶起来,掐着她的脖子说道:“千万不要叫,不然我现在就弄死你,听见没有?”
  高宁宁提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没敢动弹,和尚见地上的人起来了,说道:“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么?”
  疤哥连忙说道:“真的没事,我们休息会就走了”
  两边离着能有七米远,天色很黑,没有什么光亮,彼此都看不太清楚。
  和尚见高宁宁起来了,又重新回到车里,就朝着这边摆了摆手,然后也回到车上走了。

  疤哥顿时松了口气,咬牙说道:“给我他么老实点,差一点就漏了,呆着别动了······”
  凌晨一点半,高维成开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距离目标地点还有不到两百公里左右。
  在这段时间内,高维成一共和绑匪通过两次电话,每次对方都会告诉他继续开车,收取赎金和交人的地方已经不远了,一直到现在他开车离开多伦多,除了中途又加了一次油以外,根本都没有停过,他就一个人开了三百多公里,整个人都开的麻木了。
  高维成现在全靠一口气支撑着,四十几岁的年纪身体素质肯定不如三十岁左右的正当年,再加上心力交瘁,此时的他就好像是被上紧了发条一样,等发条彻底松下来,高维成恐怕直接就被累瘫了,支撑他的就是将女儿安然无恙的给带回来。
  除了夫妻之间的感情外,这个世上也就唯有父母和子女之间的感情都够如此的不计后果,不求任何回报只有付出了,千里单骑孤身救女,并不是只存在于好莱坞那部飓风营救的电影中,现实生活里同样也有。

  你可以说高维成红色通缉的身份是祸国,也可以说他在加拿大官商勾结是黑商,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对待高宁宁的父女之间的感情,他只是个纯粹的,只知道付出的父亲,很干净,很纯洁,没有一点的瑕疵。
  “嗡······”电话响了,高维成眼睛通红的扫了眼号码,按着蓝牙接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