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477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精神恍惚之间,他来到一个电话亭,机械性的按下了赵晨菲家的电话。
  赵晨菲的声音传了过来,明媚温柔:“喂,请问哪位?”
  萧剑扬有些艰难的开口:“小妈,是我。”
  赵晨菲有些激动:“是小剑呀?你怎么了?你这声音……怎么听着就让人心惊肉跳?”
  萧剑扬沉默了十几秒钟,才说:“我马上就要回伍了,想再看看弟弟……”
  赵晨菲说:“好,我开车去接你,你现在在哪里?”

  他现在在哪里?
  他捏着话筒茫然四望,大街上车流如水,广场上人山人海,这是哪里?
  赵晨菲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他,看到他这样子,她大吃一惊,失声问:“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萧剑扬很费力的挤出一丝笑容:“没事。”
  赵晨菲焦急地说:“有什么心事一定要跟我说啊,不要憋在心里,把自己给憋坏了!”
  萧剑扬还是那句:“没事。”
  他的嘴巴太严实了,赵晨菲也拿他没办法,只能开车。
  现在还没有到下班高峰时段,所以各路段大多畅通,很快就回到了家里。
  萧剑扬轻手轻脚的进去,看到一个年轻的小保姆正在厨房里忙活,打扫得一尘不染的大厅地板上铺了一张席子,那个小不点正趴在一堆玩具中间咿咿呀呀的叫着,而他的姐姐学着他的样子趴在他对面,用脑袋轻轻顶着他那小小的脑袋,姐弟俩在玩顶牛呢。看到他进来,那个小不点扬起小脸,冲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这天真无邪的笑容让萧剑扬的心狠狠一颤,似乎有什么坚硬的东西破碎开来了。

  赵晨菲看着儿子,露出温柔的笑意,说:“他很好动,除非是睡着了,否则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但也很乖,爱笑,很少哭的,我有事外出的时候,小虹就能带好他,照顾他的保姆都说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孩子,似乎从来不会哭。”
  萧剑扬在席子边蹲下,小心的把这个还在跟姐姐顶牛的小不点翻过来让他躺下,握着他一只小手。他的手可真小,那小小的手掌连他的掌心都盖不住,握在手里肉乎乎的,很好玩。小家伙笑得更加开心了,胳膊乱挥,乐不可支,至于为什么这么开心,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萧剑扬问:“他从来都不哭吗?”
  赵晨菲说:“极少,只有在生病打针的时候哭两声,不疼了马上就不哭了……听我妈说,他出生的时候都没有哭过,护士差点以为是个死胎了。”
  萧剑扬叹气:“我出生的时候也没有哭过,我们兄弟俩还真是一个性子啊,”轻轻抱起这个爱笑的小不点,在他红通通的小脸蛋上亲了几下,喃喃说:“你是我的弟弟,我一定会拼尽全力保护你,让一切伤害和病痛远离你,让父亲的生命在你的身上延续,让你无忧无虑的长大。你长大之后想当什么?老师?医生?律师?工程师?我都会一一帮你实现,只要你健健康康的长大就行了……”
  “快点长大吧,我的弟弟……我很孤独!”

  小家伙没有再笑,只是不解的看着萧剑扬,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让他本能的感到很亲近的大哥哥的眼神为什么变得这么忧伤,这么……无助。
  在赵晨菲的坚持下,萧剑扬留下来吃了一顿午饭。
  吃饭的时候不可避免地聊到了陈静,赵晨菲不无责备的问:“你昨晚都跟她说了些什么啊,怎么把她气成这样?不是让你好好跟她聊,把所有误会都解释清楚吗,你怎么……”
  萧剑扬脸部肌肉微微一抽搐,问:“她怎么了?”
  赵晨菲叹气:“昨晚九点钟我把孩子哄睡之后不放心你们,就给她打了电话,结果她一直在哭,问她怎么了她又不肯说……你还是去看看她吧,我真的很不放心她!”
  萧剑扬苦涩的说:“她不会让我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了……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小妈,你就别替我们操心了。”
  赵晨菲很无奈:“你们啊,一个比一个倔强,谁都不肯稍稍后退半步,或者主动一点,我真的看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一口一个年轻人,其实她自己也才三十一二岁而已。
  吃完饭,萧剑扬要走了,赵晨菲送他。

  走出门口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在口袋里一阵翻找找出一张银行卡递给赵晨菲:“小妈,你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花销肯定很大的,我这里有一点钱,你拿去用吧。”
  赵晨菲板起了脸:“你一个当兵的能有什么钱?自己留着,这点开销我还是负担得起的!”
  萧剑扬说:“就当是我给弟弟的奶粉钱好了,你一定要收下。”
  赵晨菲见他这么认真,也不好拒绝了,接了过来,看看那卡,吃了一惊:“瑞士银行的?”

  萧剑扬说:“里面有一百万美元,兑换成人民币的话大概有个八百万,密码是我爸的生日,需要用钱的时候只管用,不必心疼钱。”
  赵晨菲叫:“你哪来这么多钱?”
  萧剑扬说:“这个我很难解释清楚,反正我绝对不会害你就是了。”
  这笔钱是古巴军团支付给他的酬金,仙人掌空军基地那场恶战,不仅迫使哥伦比亚政府军放弃了对古巴军团的围困,还敲到了两亿美元的赎金,这笔巨款一大半被用作军费,还有几千万则充当参与这些行动的队员的报酬,萧剑扬也分到了一百万美元。这笔钱他一直没有动用,他找不到要用钱的地方,现在这笔钱派上用场了。
  从赵晨菲家出来之后,萧剑扬想了想,买了点东西,直奔市人民医院。

  上海市人民医院VIP病房里,李清从头到脚都裹着厚厚的绷带,鬼哭狼嚎。萧剑扬那顿暴揍可把他给打惨了,打得他遍体鳞伤,体无完肤,送医院里急救折腾了整整一晚。他父母全来了,当妈的看着儿子这副鬼样心疼得直抹眼泪,而他那位位高权重的父亲则神情愤怒,握着个大哥大怒吼:“查!给我查!把那小子给我挖出来!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把我儿子给打成这样!我要拆了他的骨头!”

  秘书战战兢兢的说:“查不到……”
  李部长怒目圆瞪:“查不到?你是干什么吃的!?”
  秘书哭丧着脸说:“真的查不到……昨晚那小子已经被荷枪实弹的武警给团团包围了,但是上海警备区司令部亲自下令放人,而且派人赔偿了饭店的一切损失和受伤人员的医药费!警备区司令部严令保密,我们真的查不到那小子的来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