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99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永孝现在不确定的是,这一枪有没有把他的股骨头给打的粉碎性骨折了,如果骨头碎了,那他这条腿估计也就废了。
  警笛声刺耳,但一直都环绕在椰子林外面,温哥华警方根本都没有往里面查探的意思。
  如果今晚这种事是放在国内,可能枪声响起来的几分钟之后,附近辖区的派出所就得闻风而动第一时间赶到了,随后就是刑警队和武警同步抵达,不用十五分钟方元几公里以内所有的地方都会被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给封锁了,受了伤的永孝只有很小的几率才能从中逃脱。
  但在温哥华,警方来了后直接扑向交火的别墅,看见里面满地的弹头,还有残破的墙体就留在现场,根本没有往外面扩展搜索面积。

  二十多分钟后,高宁宁和永孝狼狈,踉跄着找到了一家关了门的私人诊所,凌晨一点左右路上寂静无比,永孝直接一拳就把玻璃砸碎,扫干净玻璃碴子后,让高宁宁钻进去从里面把门打开给他扶了进去。
  “噗通”永孝躺在一张病床上,说道:“找,找,一把刀,镊子,局麻,还,还有消炎的药品······”
  高宁宁手忙脚乱在柜子里翻腾了一阵,还好药品上的文字她都能认识,在永孝的指点下很快就找到了。
  “然,然后呢?”
  “用剪子把我右侧裤子剪开,伤口处用酒精消毒”永孝有条不紊的指导着,高宁宁把裤子剪开,就看见他右侧胯骨股骨头下侧方位上有个血洞,边缘已经泛黑了,伤口还在流着血。

  这一枪当时是疤哥从永孝对面斜着打过来的,如果是直接在他右侧射击正中这条腿的话子丨弹丨的穿透力道会更大,那永孝根本都没有自己打算动手的念头了,除了送进医院手术室,别无他法。
  永孝用医用皮筋绑在自己的腿部下方,死死的用力勒住血管,防止血液流速太快:“我说你听着,别犹豫······用刀在我的伤口上纵向划开,刀先消毒,然后试探着把镊子伸进去找弹头,找到后直接拔出来,就这么几个步骤很简单”
  高宁宁顿时“哇”的一声就哭了:“我,我哪做过这些啊”
  “你就拿我当鸡鸭鹅什么的都行,来,下刀!”
  “可我也没杀过鸡啊”高宁宁崩溃了,拿着刀的手一直在哆嗦个不停。
  “那你就随便把我当成什么都可以,快点的,你再不开刀我就挺不过去了”永孝也崩溃了。

  “唰”高宁宁的性子还是很果断和坚韧的,看见永孝确实要挺不住了,狠下心咬着牙一刀就戳在了他的腿上。
  “我·····”永孝疼的眼珠子都要瞪出去了:“麻,麻药,局麻,你先给我打麻药啊”
  “不好意思,我给忘了!”
  高宁宁和永孝在一间小诊所里,上演着惊心动魄的火中取栗一样的手术,于此同时,椰子林附近区域的海边,疤哥拧着眉头静静等待着,自己的手下陆续汇报情况。
  还有另外四个人,分开去追大圈的那几个了。
  这次来温哥华,疤哥带队的目的和诉求只有一个,大圈在温哥华的队伍能清除了的全都清楚干净,一个都不留。

  等了没到半个小时,疤哥陆续接到两次电话。
  第一个打电话的手下告诉他的是,人跑了没有追到。
  第二个电话,情形略有不同,追到人了也交火了,但他们两个人中有一个被打死了,对方有一人中了枪。
  疤哥听到两次消息后一阵皱眉,只是让他们先回来再说,今晚的动静已经闹得够大的了,大圈的人这时候跑了就难在继续追杀下去了。
  疤哥等到回来的三个手下,算他一共还剩下四个人,来的时候是满队十四个,相当于在温哥华折了三分之二。

  “再等等机会吧,就这么回去了,怎么交差啊······”
  另外一头,何征和老桥跑出去后就比较顺利,没有碰到追杀的人,他俩找了一辆车往华埠走,同时用司机的电话联系上了陈莹莹,随后华埠的人就蜂拥而出,直接全都扑倒了交火附近。
  没过多久,陈小帅和徐锐也被找到了,两人的状况就稍微差了一点,徐锐左侧胳膊中枪行动不便,被逃脱的时候又再次中了一枪在腹部。
  可以说,温哥华大圈这几人,在这个大年夜是非常的凄惨无比了。
  凌晨左右,永孝和高宁宁趁着没人来,从诊所里出来了,他给何征打了电话告诉自己无恙,那边马上就派车过来接他。
  “啪”何征从诊所里找出一包烟,点上了。
  高宁宁有点发愣的问道:“你好像一直没抽烟,我以为你不会呢”
  “会,抽的少”永孝咬着烟嘴低声说道。
  “·······”高宁宁静静的看着永孝半天,手缠上了他的胳膊,轻声问道:“你之前,明明可以跑掉的”
  永孝抬头说道:“我为什么要跑?”
  “你为什么不跑?”

  永孝沉默了半天,似乎不太知道如何回答高宁宁的这个问题,憋了良久之后,他才说道:“我不是答应过你的了么?答应了,就不会反悔的”
  高宁宁脑袋靠在他肩膀上,小声问道:“以后也是么?”
  “嗯,永远都是······”
  天亮之后,大圈的人陆续都到了唐人街,永孝和高宁宁赶过去的时候,就看见何征他们都一脸的愁云惨淡。
  这一晚大年夜,大圈深受重创!
  “这伙人里领头的脸上有道疤·····”永孝皱眉说道:“早在他们动手之前,我就在唐人街碰到过他,他们盯我们很久了,特意选择了年三十这个最松懈的晚上,下了手”
  何征搓了搓疲倦的脸蛋,闭着眼睛,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想过,沈平死了之后洛杉矶那边会实施报复,但估计他们应该是对着安邦那边下手,而没有想到的是,人会直接来温哥华清理我们,毕竟温哥华被我们经营的还算可以,他们没道理千里迢迢的跑这么远动我们,这真是你越想不到的事,他们就是越奔着这方面来啊”

  “那安邦那边······”老桥顿时一惊。
  何征舔了舔嘴唇,拿出电话后手却突然僵硬了,他埋着脑袋说道:“我怎么跟他交代啊!”
  几个人顿时都沉默了,温哥华突遭重创,建国又没了,尸体都没有找回来,这件事压在他们心头,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安邦交代。
  没等何征给安邦打去电话,他的手机突然响了,看着上面显示的一长串的电话号码,何征愣了愣,这是多米尼加那边的。

  “他的电话,那边?”何征深吸了口气,刚按下接听键,电话里就传来了安邦火急火燎的声音:“墨西哥,出事了!”
  听到话筒里的动静,何征几个全都愣了,半天后才干巴巴的问道:“墨西哥,怎,怎么了?”
  大概,七个小时之前,墨西哥边境蒂华纳郊区的那处修理厂。
  今晚大年夜,爷给能抽开身的人全都召了回来,汇聚在修理厂摆了桌年夜饭,这是他们多年以来保持下来的规矩,平时爷的队伍基本上都在各地进行丨毒丨品买卖,一年到头来很难聚到一起,只有在过年这几天不太忙的人才会陆续赶回来团聚一下。
  今晚,修理厂里一共摆了两桌,十六七个人左右。
  年夜饭很简单,方便,除了包的饺子以外,吃的就是火锅。
  爷被向缺扶着走了进来,桌子上的十几个人全都站起来打着招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