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11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过大夫的仔细检查与护理,黑蜘蛛肚子里的孩子保住了。为了孩子,她拒绝了服药,所以身上只能用外敷药。她的喉咙慢慢恢复了声音,但是声音很粗,也说不清楚。她将自己寻找鸭蛋的事情写给了孔二小姐。
  孔二小姐发动了她能发动的所有力量,到处寻找。一直到黑蜘蛛快要生的时候,才找到了一些线索。线人说,娜娜应该被人卖到了雨林里,凶多吉少。云南的雨林面积很大,根本就无从去找。尽管孔二小姐安慰她,说为她继续找。但是,她比谁都清楚,这是海里捞针。
  女儿的顺利出生给了绝望中的黑蜘蛛活下去的理由和勇气。孩子的眼睛像黑蜘蛛,但是鼻子、嘴巴特别像皮六。黑蜘蛛为她取名叫皮恋齐,小名齐齐,这表达了黑蜘蛛对齐鲁大地的思念。

  孔二小姐立即将孩子认作干闺女,比黑蜘蛛还要宠她。
  尽管黑蜘蛛可以站立了,但是腿上、胳膊上、背上都留下了烧伤的伤疤。更严重的是,她的右边脸有一道被弹片擦过的痕迹。她的嗓子已经有所恢复了,可以自由交流了,但是声音比之前低沉了很多。每次多说一会儿话,她都会觉得嗓子很累。
  为了让家里的气氛活泼起来,孔二小姐选了几个重庆的女孩子,放在屋子里,与黑蜘蛛解闷,同时帮她恢复声音。经过这些女孩子的调教,黑蜘蛛成功地说了一口粗嗓门的四川话。就连齐齐咿呀学语的声音,也充满了川味。
  孔二小姐与一位已故军官的妻子公开住在一起,引起了非常不好的舆论。为了平息舆论,宋子文安排孔二小姐与胡宗南约会。也就约会了几次,胡宗南就被孔二小姐剽悍的作风吓到了。这不仅没能平息舆论,反而搞得舆论更乱了。
  国难当头,孔二小姐不仅不为国做贡献,反而搞得私生活不检点,引起了很多人的谴责。尽管如此,她依然不收敛,照样大摇大摆地去看望黑蜘蛛母女。为了免于给孔二小姐惹麻烦,黑蜘蛛从来不出门,也不露面,没有人知道她长什么样。即便是晚上出门,她也会蒙上面纱,遮盖她右边脸上的伤痕。她也意识到这样不好,生怕给皮家丢脸,所以从来不说自己的夫家的情况。所以,没有人知道黑蜘蛛是哪位军官的太太。

  某一天晚上,黑蜘蛛梦到了鸭屎掉入了微山湖中,整个湖面上漂浮着尸体,湖水是红色的。鸭屎在水中挣扎着,极为痛苦。黑蜘蛛大叫鸭屎的名字,想要抓住他,但是无论如何都抓不住。她叫着鸭屎的名字,从梦中醒来,浑身都流出了汗水。
  她打开窗户,走到窗前。
  经过日本空袭后的重庆,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远在越南的鸭屎,也梦到了同样的场景,而掉入血湖的是黑蜘蛛。他大叫着二姐,从梦中醒来,惊醒了睡在身边的苏菲。自从苏菲开始教鸭屎法语以来,两人就走得越来越近。随着鸭屎法语越来越流利,她从鸭屎那里知道了他所有的故事。
  她没有因此而排斥他,而是深深地被他吸引了。鸭屎一开始极为拒绝,但是慢慢的也试图通过一段新的感情,忘掉黑蜘蛛,祝福她与皮六。然而,适得其反。每次鸭屎从梦中醒来,梦里的主角都是黑蜘蛛,而他的梦都是噩梦。苏菲已经习惯了。
  弗朗索瓦先生并不祝福他们在一起,要求苏菲远离鸭屎,并警告鸭屎不要碰他的女儿。苏菲是个性格极为独立的女孩,并不理会老爹的警告。每当老爹出远门,她就会跑到鸭屎这里,与他待上几天。
  鸭屎从一开始的抗拒,慢慢变成了接受,甚至依恋。每次与苏菲滚在床上的时候,鸭屎总能想到黑蜘蛛。每当想到黑蜘蛛与皮六在一起,并且不会回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内心又如刀割一般疼痛。苏菲经常半夜听到鸭屎叫二姐,她一开始不知道二姐是什么,时间长了,慢慢就理解了这个称谓的含义。

  苏菲半裸着上身爬到了鸭屎左胸前,抚摸着他的右胸道:“又想她了?”
  鸭屎很诚恳地说:“梦到她了。”
  “是不是无论我做什么,都无法取代她在你心中的位置?”苏菲很平静地说道。说完她就流出了泪水。
  “是的,”鸭屎道,“但是你是独一无二的。”
  “如果日本人占领了山东,你会去找你的二姐吗?”苏菲哭着问道。
  “我会的。”鸭屎道。
  “你会带我一起去吗?”苏菲问道。

  “不会,这样对你太危险。”鸭屎道。
  “你找到二姐又能怎样?她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了。”苏菲道。
  “我必须确保她好好地活着。”鸭屎道。
  “我们骗了你。”苏菲坐起来哭着道,“山东已经沦陷一年多了。整个中国东边都没有了。你们的上海、首都都没有了。”
  “啊?”鸭屎极为震惊地说,“什么时候的事?”
  苏菲打开灯,把自己搜集的法语报纸全部拿给了鸭屎。
  弗朗索瓦正在为苏菲与鸭屎的事情发愁,鸭屎突然决定回中国。弗朗索瓦松了一口气。弗朗索瓦并没有亲自送鸭屎,而是对鸭屎说:“欧洲也爆发战争了,日本人很快就会南下越南。我也得带苏菲躲避一下。可能是英国,也可能是澳洲,也可能是加拿大或美国。苏菲的安全我会保证,你自己保重吧。”
  “等我料理完中国的事,我会去找你们。”鸭屎道。
  “不要再去找我们。”弗朗索瓦极为冷静地说,“我欠你的,我还你了。女儿是我的,不要给我抢走。能答应我吗?”
  鸭屎不得不答应道:“好。”
  苏菲在码头与鸭屎道别,苦笑着说:“我一开始就知道,我不可能走进你的内心。我不认命,但是如今看来,我不得不认命了。你还会去找我吗?”
  鸭屎将苏菲抱在怀里,小声在她耳畔道:“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苏菲哭着说:“你身上的伤很重,不能做剧烈运动,千万不要到水里憋气。”
  “好的。”鸭屎道。
  苏菲将一张精致的签名照交给了鸭屎,照片是用相框很精美地包装好的。鸭屎放入了怀中。
  苏菲道:“不要忘了我。”
  鸭屎再度将她抱在怀里道:“不会的。等我。”
  鸭屎松开苏菲,转脸就走,苏菲叫住了她道:“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怀孕。如果怀孕了,我一定把孩子生下来。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鸭屎一开始极为惊讶,随后明白了过来,两行热泪流了下来。鸭屎道:“无论男女都叫鸭毛(Amour)吧。无论你去哪儿,我一定会回来找到你们。”
  船慢慢走远,鸭屎视野中的苏菲慢慢变成了一个点,随后与陆地一起消失了。鸭屎面对空旷的大海,再度流出了泪水。一种从未有过的胸闷压得他难受,他张嘴,突出了一口血。他跪在甲板上,捂着胸口,一脸痛苦的样子。
  船行一段时间后,他才感觉舒服了点。
  他抬起头,看到晚霞下有一排大船朝这边开了过来。直到轰隆一声炮响,鸭屎才意识到,那是日本的军舰。还好炮并没有击中鸭屎所在的船。鸭屎正要过去通知船长,轰隆又是一炮,直接将驾驶舱击碎,船开始下沉。
  鸭屎跳入大海中,朝岸边游了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