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10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24 21:57:00
  第308章 一别经年
  这张照片是宁十三做县长当天,专门让摄影师照的。照片中的宁十三,极为有威严,一脸凝重但自信,这是他的一张罕见的照片。娜娜看着照片,流下了一行泪水。尽管她骨子里对宁十三有说不出的恨,但是想到宁十三已经惨死,顿时内心有说不出的难受。
  野狐田与小貂蝉去了云南的事情,娜娜是知道的,只是并不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儿。看了这张照片后,娜娜立即明白了,这里应该就是野狐田、小貂蝉的落脚地。至于他们为何落脚在这里,她当然无从知晓。
  这时,木楼梯发出了沉重的脚步声。娜娜朝楼梯口望去,野狐田的脑袋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中。娜娜并没有惊讶,但是林静姝却有点害怕。当年,野狐田对她行凶时,把她彻底吓到了。不过,野狐田已经没有了当年凶神恶煞的样子。再说,有娜娜在,野狐田未必敢乱来。

  当野狐田看到娜娜时,顿时震惊住了,他抬眼看到林静姝时,更是愣住了。他努力老半天,才意识到这不是梦。他加速上来,一把将娜娜抱在了怀里。随后,他看了下林静姝,极为粗野地将她连孩子一起抱在了怀里。
  野狐田对林静姝坏坏地笑着说:“这回你得做我的压寨夫人,看你往哪儿跑。”
  林静姝笑着说:“你不怕你们那口子剥了你的皮?”
  娜娜问道:“小貂蝉在哪儿?”
  野狐田低下头,极为沉重地说:“她身体很不好,在旁边的傣楼上。”
  野狐田问了下一位手下,让其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把自己的两位老熟人买下了。手下告诉了他,是两个人贩子所为。野狐田操起猎丨枪丨,拿起一把傣刀,迅速走了下去。娜娜意识到他要干什么,赶紧将鸭蛋交给林静姝,跟着他跑了下去。
  两个人贩子并没有走远,野狐田对着他们开了一枪,并没有打中。他们俩吓得跪在了地上。娜娜抓住野狐田手上的枪,不让他杀他们。两位人贩子跪地磕头,痛哭流涕。娜娜夺过了枪,野狐田拿着傣刀走了下去。
  “你们买来的人为你们求情,我不杀你们。不过,得给你们提个醒。”野狐田刷刷两刀,分别割掉了两人的一根手指头。
  “如果再作恶,我下次砍的是头。”
  两个人贩子,哭喊着跑走了。

  野狐田收起枪,带娜娜回到了傣楼。一位傣族奶妈抱着一个与鸭蛋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站在旁边。孩子看到野狐田,张开双臂,野狐田一把将他抱在了怀里。
  “叫师奶奶,”野狐田对孩子说。
  孩子当然什么都不会说,在野狐田身上挠来挠去的。
  “老大,千万别,我和你师父没有这层关系。让他叫我姑姑都好。”
  “好的。”野狐田说道。
  “叫什么?”娜娜问道。
  “小名叫微山。大名叫田含章,一个先生给他取的。”野狐田道。
  “你怎么住进了傣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娜娜问道。
  “我和小貂蝉来到这里后,很偶然的一次机会,我救了傣王的命,所以就被封了一片地方。小貂蝉得病了,我需要找一个汉族奶妈看孩子。也不知是谁放出消息,人贩子竟然把你们卖到了这里。你们是怎么回事?微山发生了什么?”
  “这都是命赶的。我们先是被骗光了钱,后来被辗转卖到了这里。”娜娜道,“真是太难了。”
  “唉,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师父他们都还好吗?”野狐田问道。野狐田心里清楚,娜娜、林静姝逃难到了这里,很显然说明,师父他们遭遇了不好的事情。
  “说来话长。”娜娜道。她将发生的一切全部讲给了野狐田。野狐田听后,流泪多次。
  “我成了逃兵了。我该死在微山。”野狐田极为痛苦地说,“没想到鸭屎、皮六、二妹他们也都死了。”
  娜娜告诉野狐田,鸭蛋是黑蜘蛛与皮六的孩子,野狐田并没有任何怀疑。野狐田一直支支吾吾,就是不让娜娜去看望小貂蝉。问了一圈才知道,他是怕小貂蝉传染别人。
  在娜娜的仔细诊断下,小貂蝉的病基本上确诊了。小貂蝉感染了热带一种传染病毒,需要抗生素。
  野狐田立即安排人去采购抗生素,在娜娜的照顾下,小貂蝉几天后就恢复了健康。
  娜娜与林静姝带来了很多中日战争的消息,让野狐田他们极为震惊。身在雨林中,他们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事情。野狐田感慨地说:“我还是去打仗吧。在这里窝着,能做什么?”
  娜娜立即反驳道:“你能保住这里的人,比打仗的功劳还大。再说,就这个速度,咱们这里早晚也难以幸免,你着什么急?”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云南的雨林是一片难得的沃土。林静姝是女校高中毕业的知识分子,立即在雨林里做起了孩子们的老师。三个孩子外加一帮傣族的孩子,一起学习,一起玩耍,日子一天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娜娜每天都在菩提树下祈祷,希望黑蜘蛛和皮六能够活下来。
  皮一鸣在武汉会战前,拜托一部分东北军的将领协助寻找皮六、黑蜘蛛。这个消息传播得很快,不仅一些东北军各部的将领知道了,刚到重庆尚未完全安稳下来的孔二小姐也听说了。黑蜘蛛从上海执意要回微山,孔二小姐劝过她,但是她不听。如今,孔二小姐还在生黑蜘蛛的气,但是听说她失踪了,又极为难过,立即安排一帮特务去寻找线索。
  一段时间后,孔二小姐听说,在重庆的一家医院中,有一位新转过来的女伤员,是于学忠司令特别要求照顾的。孔二小姐驱车来到了医院。整个医院几乎是一个大通间。里面充满了血腥味和消毒水的味道。一进房间,此起彼伏的呻*声、惨叫声不断送入孔二小姐的耳内。
  孔二小姐一眼就看到了靠窗的一张病床比较特殊,因为床上躺着的是唯一的一位女伤员。伤员的手臂、双腿都缠着绷带,腿上、背上有不同程度的烧伤。她的右边脸缠着绷带,显然也遭受了烧伤或弹片的擦伤。
  她本就瘦弱,躺在那里更显瘦弱,唯有小腹是稍微鼓起的,显示她已经怀了孩子。
  孔二小姐走过去,一把抓抓她的手,紧紧握住。

  “姐,”孔二小姐哽咽着说,“跟我回家吧。”
  黑蜘蛛的右边脸被弹片划伤,弹片伤到了喉咙,她暂时性的失声了。她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弹,只能躺在那里。她唯一能与外界交流的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孔二小姐将黑蜘蛛安排在自己在重庆的特殊官邸,并调来了当时最好的医生。孔二小姐手里端着猎丨枪丨,对准主治医师的后脑道:“如果她的脸不能恢复得与原来一样,我就杀了你。”
  主治医师吓得满身大汗,答应着:“是,是,我尽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