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476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暴雨飞箭般落下,白茫茫的一片,分不清东南西北,那雨点打在车身上,啪啪作响。公路上很快就积起了很深很深的积水,车开过,水溅出几米远,颇为壮观。司机边开车边絮絮叨叨的跟萧剑扬说着话,劝解着他,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他不要跟女孩子闹得太僵,要主动让步,给双方一个台阶下……可惜,坐在车里的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他嘴都说干了,萧剑扬也没有一点反应。最后司机也泄了气,打开车载音响播放音乐,一阵悠扬的口琴声响起,接着是一个低沉的男声,带着看透世事红尘的沧桑,在雨夜中响起: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
  既然你说留不住你
  回去的路有些黑暗
  担心让你一个人走
  我想是因为我不够温柔
  不能分担你的忧愁

  如果这样说不出口
  就把遗憾放在心中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
  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从此以后我再没有
  快乐起来的理由
  是不是可以牵你的手呢
  从来没有这样要求
  怕你难过转身就走

  那就这样吧我会了解的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
  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很忧伤的一首歌,萧剑扬怔怔的听着,当听到“也许是因为我不够温柔,不能分担你的忧愁”的时候,他的情绪彻底失控了,捂着脸把头埋在膝盖里,肩头剧烈耸动着,发出一声声干吼,好像要把心肺都撕裂开来。
  一直到凌晨三点,萧剑扬才回到旅馆。
  给他开门的是林鸥,她还没有睡呢。看到他面色苍白,失魂落魄的回来,她并没有问为什么,就连那丝发自心底的怜悯也小心的隐藏在眸底之下,轻声说:“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还淋得跟个落汤鸡似的?天都快亮了……我给你准备了驱寒的姜汤,赶紧喝一碗去去身上的寒气,然后去洗个澡,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可别生病了……”
  萧剑扬面无表情,声音沙哑:“是你一直跟在我身后,帮我收拾残局?”
  林鸥坦率的承认:“是的,我和伏兵一直跟在你身后,这是总教官吩咐的。”
  萧剑扬说:“谢了。”没有再说什么,连姜汤都没有喝,径直走进浴室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蒙头大睡。
  林鸥叹了口气,也回自己的房间,关灯睡觉。她的话不多,现在就更少了————现在怎么看都不像适合刨根问底,再说了,她一直跟在萧剑扬后面,大致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除了同情,她什么都做不了……甚至就连这点同情也要小心的隐藏在心底,这个倔强的家伙,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萧剑扬蒙着被子呼呼大睡,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十点钟都没起床,至于他是不是真的睡得这么踏实,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伏兵几次想去叫他,都让林鹰给制止了。
  “让他好好静一静吧……小鸥,去办理机票改签手续,今天我们恐怕回不了昆明了。”林鹰说。
  林鸥指指萧剑扬房间紧闭的房门:“就让他不吃不喝的躺在那里啊?”
  林鹰说:“先让他静一静,谁都别去打扰他。”
  话还没说完,房间的门就打开了,萧剑扬背着一个军用背包走了出来。他眼里的血丝已经消退了,不再红得那么吓人,只是脸色却苍白得吓人,打入吸血鬼的城堡里当卧底毫无压力。他的腰杆依然挺得直如标枪,似乎没有什么能将他击倒,但稍稍懂点心理学的人都看得出现在的他已经脆弱到了极点……不,那不是脆弱,那是把整颗心都给封闭了,这一点从他那漠然的眼神就能看得出来。他的声音仍然沙哑:“教官,我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

  曹小强有些惊骇的扑过去抓住他的肩膀,叫:“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跟被抽走了灵魂似的?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剑扬没有反应,只是望定林鹰,重复:“教官,我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
  林鹰推开曹小强,盯着萧剑扬,冷峻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惋惜,一丝同情,冷冷地问:“出发?去哪里?”
  萧剑扬说:“回基地。”
  林鹰冷然说:“回基地?怎么回?带着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回去吗?”见萧剑扬眸底仍然没有一丝涟漪,他有些愤怒了,一把扯下萧剑扬的背包扔给伏兵,怒喝:“我不是你们湘西老家的赶尸人,没有带着一具行尸走肉赶路的习惯!我再给你一天时间,去把你的魂找回来,否则你就别回基地了,提前转业吧!”
  萧剑扬漠然举手敬礼:“明白,教官。”
  林鹰暴怒:“你明白个屁!你连个屁都不明白!立即给我滚出去,把你的魂给我找回来,什么时候找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再回来!”

  这位一向像钢铁一样冰冷、严峻的总教官情绪也有点失控了,因为痛心。虽然从来都不说,但萧剑扬是他非常看好的一个兵,他的天赋,他那堪比钢铁的坚强意志,都让林鹰对他另眼相看,这么多年来没少给他开小灶,一心想把他培养成一名最优秀的士兵。但是现在,这名士兵连魂都没了,他怎么能不失望,怎么能不痛心?一个没了魂的士兵,单兵作战能力再强悍又能怎么样?天赋再好又能怎么样?不过是一台杀人机器而已。所以他直接把萧剑扬给赶了出去,让他把魂找回来,他不能带着一个没了魂,心理很可能已经扭曲了的士兵回去。

  萧剑扬慢慢走出了旅馆,目送他机械性的迈动脚步离开,林鹰叹了口气,对林鸥说:“联系一下基地,让他们安排一下,他恐怕要进疗养院休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慢慢恢复过来了。”
  林鸥有点担心:“他还要接受政审……”
  林鹰摞下一句:“让政审见鬼去吧!”
  这位总教官,不是一般的护犊子,一旦决定要护住哪个,连政治部的账都不买。

  萧剑扬在街头徘徊,周边的一切在他眼里变得非常陌生,陌生得像另一个星球的世界。以前在这座繁华无比的大都市街头闲逛的时候他总是会惊叹不已,现在这些已经没有办法让他的内心有任何触动了。街头的行人也诧异的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来自外星的旅客……他似乎跟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关系。
  我这是要上哪去?
  我还能上哪去?
  这两个问题一直在脑海中盘桓,纠缠着他,没有答案。父亲去世了,陈静跟他分手了,最亲的最爱的人都已经离他而去,在这座城市,不,在这个世界上,他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歇歇脚的地方了。也许战死沙场才是他的归宿,在刚果丛林的时候他就应该战死,而不是拼尽全力逃出生天,背负着失去一切的痛苦活下去……只是,老天爷为什么要让他活下来?就为了让他尝尝这种失去一切的滋味吗?

  有那么一刻,他依稀看到余振声出现在他的面前,也不说话,只是朝他冷笑。他以牙还牙让余振声失去了所有亲人,失去了财富和地位,变成了一个最彻底的废人,但是现在,他又能比余振声好过多少?
  日期:2018-08-24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