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09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如沙盈所说的,甜甜跟方长去了赌场,第一次觉得看人赌也这么过瘾,虽然短暂,但是那一刻,她基本忘掉了所有的烦恼,还有刚才在电梯外的时候,被方长保护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有安全感了。
  封闭的内心开始动摇的时候,那裂缝基本上是不可避免地越张越大,于是没用多久的时间,甜甜就已经决定要面对这一段非人的往事了。
  不到一个小时,方长提着大包小包的日用品回来了,不光有大包的菜,还有许多日用品。
  沙盈一番袋子,两只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大叫道:“你疯啦,连卫生巾都买……”
  不光有卫生巾,还有一次性丨内丨裤,姜末红糖等等,这些东西都是女人才用得上的,反正楼下也有超市,索性方长就一口气把东西全都买了。
  没管沙盈和甜甜的惊讶,方长说道:“三个年轻的男人,有一个在地下停车场,两个守着前后门,还有一对老两口,拿着你的照片四处问人,说你是他们的女儿,轻车熟路的,真有一套啊,甜甜,把你的经历告诉我,这事我管了!”

  看到方长脸上的坚定,甜甜心中生出一种莫明的信任感来,站起身来,直接将自己的吊带上衣给脱了,顺手连胸衣的扣子也解了。
  甜甜开始还有些遮掩,颤颤微微地将那双挡在胸前的手放了下来,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沙盈只看了一眼,顿时埋进方长的怀里,气得全身发抖。
  经过多年的训练后,方长不是一个易怒的人,但是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他的情绪险些失控。

  只见那本来应该完美无暇的浑圆上少了那一点,刀疤的样子清晰可见,分明是被人强行给割掉的。
  甜甜死都不肯抬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颤声说道:“他们给我的酒里下了药,五个人轮了我两天……”
  方长全身一抖,轻轻握了握拳头,然后拍拍沙盈后,自己站了起来,走到甜甜的身边,温柔地将她的衣服给穿了起来,然后搂进怀里,安抚了好久。
  等到甜甜的情绪平复了,才将自己当初那些惨无人道的事情给讲出来。
  甜甜本来就读于洪隆师范学院,毕业后顺利的话应该会是名老师,大三那年,本着提前接触一下社会的心理,参加一些校内聚会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本地的公子哥,结果就那一晚,她只喝了几口饮料,然后就没有了知觉,等她醒过来的时候,悲剧正在发生,她被那几个男人轮了两天。然而这并不算惨。
  后来她被这几个男人卖给了人贩子,这些人贩子下手更狠,不但轮她,还给她灌各种迷药。
  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那天夜里,就是那一对六十岁左右的老两口拿刀把她给割了。
  他们说留一边可以给孩子喂奶就可以了,接下来把她装进车子的后备箱五花大绑卖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子里。
  那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唯数不多的人家,家家户户都认识,谁家的狗一叫,各家各户的锄头扁担就提出来,见谁抡谁。
  当天晚上,甜甜就要跟卖她那户的儿子拜堂,然而从她未来“公公”眼里看到的兽欲来讲,她知道她要面对的很可能是父子俩,因为她肚子里不管是谁的种,都是一个姓。那时,甜甜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恶。
  就在那家人招待客人的时候,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子摸进了关她的地窖里问她想不想逃。
  那一刻,甜甜燃起了希望,认为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可是男孩了的手直接伸进了她的衣裳摸了起来,只要她让他变成男人,就带她逃出去。
  过程很快,没有什么痛苦,前后也就三十几秒的样子,这个小杂碎到最后还算守信用,用一辆自行车趁着众人喝得大醉的时候,驮着她一口气骑了三十几里地的镇上,然后才逃了出来。
  甜甜想过回家,不过她这个样子哪里还回得去啊,只有再次回到洪隆,这里虽然是她的伤心地,但是也算她熟悉的地方。
  再后来,她昏死街头的时候,就被沙盈给捡了回来。

  将这一切都说出来过来后,甜甜显得平静起来,强颜欢笑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觉轻松了许多,方长,我的样子是不是很丑啊?”
  方长点了支烟,吸了一口,摸了摸甜甜的后脑勺,什么话都没有说。
  这一上午,整个房间里的气氛是压抑的,一直到中午吃完了方长做的饭,甜甜的心情已经好转了不少,毕竟已经过去三年了。
  把碗筷都收拾好了之后,方长说道:“甜甜这两天别出门,就住在你盈姐这里,你们俩做个伴也好,我下午还要去赌场。甜甜的事先放一放,我单位的事最近不少,等我把这些事情都捋顺了,我再帮你讨公道!”
  等到方长出了门,甜甜才有些发懵地问道:“盈姐,方长他想做什么,他千万别犯傻啊,那些人可都不是善茬子呢!”
  “傻丫头,你太小看方长了,这家伙啊就是个怪物,他说要帮你讨回公道,那就一定得讨回公道!”

  听到这话时,甜甜心里的那种味道难以形容得出来。
  其实方长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他以前的工作最怕的就是节外生枝,这次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本性,又或是这件事跟人贩子有关,所以让他真的愤怒了,只不过他的愤怒很少会发现出来而已。
  下午两点,方长准时出现在赌场当中,和昨天一样,花了五个小时赢了四五万,最后一把全都搭了进去。可是躲在人群当中的宁涛却大丰收了,赢了将近两万。
  宁涛不知道方长为什么要把所有的钱都搭进去,反正他自己赚了钱就成,也不想去瞎琢磨。
  就在宁涛兴奋地从赌场里走出来的时候,几个彪汉直接将宁涛给架了起来,关进黑屋子里,吓尿了。

  方长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出门右转找了一条最近的巷子钻进去,等了不到两分钟,一群身着奇装异服的年轻人,手里拿着刀枪棍棒地冲进了巷子。
  走在最前面的就是那个一直跟在赵海身边的小地主,手里那把一尺多长带血槽的刀指着方长道:“曰尼玛胆子比个子还大,敢在我们场子里出千,场子规矩一只手,你自己来,还是我亲自给你剁了?”
  方长把烟头往地上一扔,脚尖拧灭,一个箭步暴进,扣住小地主的手弯,猛地一拧。
  咣啷,砍刀掉地的一瞬间,小地主整个人都腾空了,轰地一声背部重重地砸在地上,肚了里都绞成一团了。
  方长顺势一转身,从身后那人手里接过一支香烟,看了看牌子,这才满意地在那点燃火的打火机上点着了,看了看一脸惊喜的赵海,淡淡道:“你再晚出现一秒钟,你小弟的骨头就被我拆了。”
  日期:2018-06-24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