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08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甜甜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焦急,沙盈安慰道:“没关系,方长在我这儿,我让他下来接你!开车稳一点,千万不要慌!”

  “我知道了,五分钟到你家地下停车场!”
  挂了电话过后,沙盈冲方长叫道:“快下去接一下甜甜,她好像出事了!”
  刚才的话方长一字不差地听到了,所以他几乎没有停留,然后开门直接进了电梯,直达负一楼。
  等了没两分钟,就听到一阵急迫的轮胎急转弯时打滑磨擦的叽叽声。只见那辆甲壳虫左摇右摆地冲了进来。
  方长马上朝车子挥了挥手手,让她停在了沙盈Z4的旁边。

  正当甜甜慌里慌张地倒车的时候,方长朝着她来时的路上往前走了几步,低沉的发动机声音以怠速的方式正缓缓运转着,方长朝声音来源的方向定睛一看,只露出了半个车头,从车辆与力柱之间的缝隙当中方长清楚地看到那个驾驶室当中的人脸,而那个人也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方长没有动,杵在那儿等着他过来,而那辆车不但没往前开,反而往后倒了一些。
  这时,甜甜停好了车,提着包拉着方长就往电梯间里走。
  进了电梯后,甜甜害怕得全身发抖,方长把她挡在身后,闭电梯门的一瞬间,那辆车上下来的人跟方长对视了零点几秒,方长已经将他的样貌特征给完全记下来了。
  方长将电梯每一层楼都摁了一遍,停了三十二次时,终于是到了。
  原本甜甜还不明白方长的用意,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气喘喘地说道:“还是你想得比较周全,换了是我肯定摁个32就不管了!”
  门开,沙盈一下将甜甜拉了进去,带她来到沙发边坐下,边倒水边问,“怎么了,那些人是怎么找到你的啊?”
  甜甜抢过水杯赶紧喝了一口水,呛得咳个不停,好半天才缓过来道:“那天他们到了天下一品,那边不是人手不够吗,我就过去窜个场,结果一个照面,那几个狗杂碎就把我认出来了!
  方长很好奇,于是忍不住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甜甜眉眼之间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情绪,非常的挣扎,过了好久,才说道:“人贩子!”
  过了好久,甜甜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说道:“我前几天不是一直在赌场吗,就是因为他们是盯上我了,弄得心里无比的烦躁。昨天晚上他们居然直接堵我小区门口了,弄得我连班都没敢去上,也不敢叫外卖,生怕被他们逮住。只好清早趁他们在车里打盹的时候,才跑出来的,我好饿啊,一天一夜没吃饭了!”
  长时间不进食,不能吃得太猛,更不能吃得太多,反正昨天买得也有多,于是方长收拾收拾赶紧进厨房去给甜甜做饭去了。
  此时甜甜看得一愣,再看沙盈的穿着,只有一件衬衣吧,里面什么都没穿,一下子暧昧地笑道:“好啊,方长昨晚在这里过夜的吧,怎么样,他凶不凶,来了几次!”
  “哎呀,你正经点儿,自己的稀饭都没吹凉,来吹我的,看你刚才吓尿的样子!”沙盈红着脸打岔道。
  “行行行,你吹得好,你自己吹行了吧!”

  “死丫头,我让你开车!”沙盈脸上挂不住一下子就扑了过去。
  不一会儿就听到甜甜的惨叫声,“姐夫,救命啊,盈姐要杀我啦!”
  “死丫头,别乱叫啦,再叫我可生气了!”沙盈的脸更红了,连手都懒得动了,直接坐在沙发上不吭声。
  甜甜何时见过沙盈这么害臊的样子啊,她可到现在都记得当初沙盈在她面前秀的那段钢管舞,就算她这个女人也被撩得浑身躁热,**难耐啊。
  于是,甜甜三八地凑到沙盈的跟前小声问道:“不会吧?”
  “有什么不会的,你还以为谁都是种马啊!”沙盈白了甜甜一眼道。
  “卧草!”甜甜忍不住捂嘴,讶道:“他是不是个男人啊,我要是个男人我抱着你就是一阵乱怼,他该不是那儿无能吧!”
  沙盈听得心中一惊,想想也对,昨天晚上她就那么大胆地躺在沙发上,正常的男人怕是早就扑上来了,不过今早看到他的反应,沙盈又赶紧摇摇头道:“不是不是,他是个正常男人!”

  这次轮到甜甜不相信了,心里把方长狠狠地鄙视了一把,长头跟头野兽似的,没想到是中看不中用,哎,可惜了啊!
  她们的对话虽然小声,却被方长听得一清二楚,无奈地摇摇头,看着火,陷入了沉思。
  洪隆这个城市是个交通枢纽,所以外来人口特别多,也造成这个城市的犯罪率很高,这个拐卖人口也是其中之一,这么多年以来天天喊着打击人贩子,可是人贩子不但没少,反而越来越多,而且作案手法也越来越熟练。原本单飞的人贩子现在都是团伙,有上家有下家,还有负责拉货、运货、转手的,分工非常的明确,强抢的、下药的、拐骗的无所不用其极。
  方长曾经发过誓,遇到这些人,他不会手软的,因为靠法律,他们永远不知道弄得人家破人亡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反正自己也在找那个消失了很久的人,既然这么巧碰上了他的同行,方长一点都不介意把他们给收拾了。
  一不小心,方长想得入了神,火开大了,锅里蒸的水蛋差点就蒸老了,赶紧把火给关了,打开锅盖直接上手提着一碗水蛋就往客厅去了。
  这才刚放下,甜甜就像饿死鬼投胎似的,一口含了过来,“啊……好烫啊,方长,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啊,你的手感觉不到烫吗?”
  方长看了看自己的手,不好意思地笑道:“皮糙肉厚习惯了没注意,对不起啊!”

  “皮糙肉厚,我看你是单身太久,磨出茧子了吧,呵呵……”甜甜说着说着就一脸坏笑地停不下来了。
  沙盈马上瞪了她一眼道:“有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
  甜甜吐了吐舌头,这才埋头开始吃起来。
  方长说道:“刚才那帮人的车已经开进来了,现在人肯定也在里面转着,甜甜现在不安全就不要出去了,我先去买些中午要吃的菜回来,你一会儿把过去的事情都跟我说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把这事给处理了!”
  一听到方长让她讲过去的事,甜甜禁不住地全身打了个冷颤,情不自禁地揽紧了沙盈的手臂,就像在害怕什么一样。

  这一幕让方长也是心中一痛,就像像到了自己曾经的经历一样,于是摇了摇头,赶紧出去买菜,顺便看看情况。
  等方长前脚一走,沙盈马上轻轻拍着方长的背,说道:“甜甜,你跟了我几年了?”
  甜甜睁着大大的眼睛眨了眨,然后说道:“三年吧?”
  “三年半!”沙盈有点心痛地抚着甜甜的头发道:“我当初把你捡回来的时候,你那样子真是我见过最可怜的,我不知道你曾经经历过什么,但是通过你平常的一些话当中还是能猜到一些,但是我从来没有仔细地问过你,现在我觉得你非常有必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方长,我相信他一定能帮你的,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灵上的创伤,只有你真正去面对的时候,你才能走出来!”
  甜甜的眼睛红了,这几年她一直用赌博来麻痹自己,输多输少她从来不在乎,反正图个痛快,只有在赌桌上,她才能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