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98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海地和中国还未建交,对于这个亚洲大国我个人一直都是非常欣赏的,所以上台之后我很希望在我的任期以内能够和贵国建交,我想这对两国人民都会产生一个良好的发展前景······”
  安邦礼貌的笑道:“中国人民向来都是最好客的,我们欢迎一切对中国友善友好的外国朋友,也想总统先生真的能够促进两国的建交,我个人同样也希望看到这一天”
  安邦和对方吧啦吧啦了能有二十多分钟,说的全都是客套,没营养的场面话,充斥着一股浓浓的外交味道,而除此以外两人之间的谈话,什么话题都没有涉及到。
  这种场合就是蜻蜓点水式的交涉,不会谈论任何私密性的话题,有什么想说的拉蒙会在背后在和他来谈,场面上,大家主要就是吃个饭罢了,拉蒙的叔叔能够和安邦吃这顿饭,也相当于是直接表明了他的态度。

  我在位,你在海地好好发展,我照顾你!
  这就是态度!
  “你的问题,已经没有问题了,不用再担心了从现在开始你的人可以全面进驻海地,有什么问题你直接和我谈,能做的我都会帮你处理,至少在这四年里海地的大门可以为你彻底敞开了”
  “呼!”安邦长吐了口气,点头说道:“感谢,感谢,关于咱们之间的合作,我最后有两个字要送给你”
  “什么啊?”拉蒙诧异的问道。
  “听话!”安邦挺认真的说道。

  拉蒙愣了愣,然后笑着拍了拍他的胳膊,说道:“你别开玩笑,合作者的态度就是彼此扶持,共同发展,你和我之间谈不上谁领导谁,你听谁的话啊?我还想把你当成是你们中国的财神爷,供着呢”
  “哈哈,我们听不听那得以后再说了,但现在态度肯定得有啊”安邦笑呵呵的说道。
  安邦这是直接在向拉蒙透露一个信号,我们进入海地,肯定要比你矮上一分,这不算是示弱,而是形势明显在这里摆着,拉蒙是地主,一个脑袋上顶着金光闪耀的地主!
  安邦和拉蒙分开之后,去了海地的卫生部门,一栋略微有点破烂的四层楼,海地卫生部。
  安邦到了之后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快步走了过来,看见靠着车的安邦仔细打量几眼后,就迎了过来。
  “您好,安先生?”

  “我是,您是菲尔兰琳医生的先生?”
  安邦和对方见面后,彼此稍微介绍了下,随后就在路边找了间咖啡馆。
  这个男子,是安邦救出来的那伙无国界医生组织中德国医生菲尔兰琳的丈夫,对方在世界卫生组织任职,安邦一直都在等待着一个机会来和他见面。
  安邦在温哥华机场的那个案子,一直悬在身上解决不了,被他撞伤的老头咬着他不放的话,这会让安邦非常头疼,尴尬,不好处理。
  所以,恰巧能够和卫生组织的人搭上话,他就想试试看自己有没有可能找出一个突破口来。

  “是这样的······”安邦和对方叙旧简单聊了几句,就直奔主题了:“我在温哥华的时候,无意中不小心撞伤了一个名叫约翰森的老人,身体上有骨折,但性命无碍,他是卫生组织的理事,因为当时我身上有一些麻烦,不能停留,所以撞伤他之后我就不得已走了,这就导致后来对方报案,温哥华警方一直在对我进行抓捕,而我本人的态度其实很明确,认错,赔礼都没问题,所有的补偿我都可以出,只是希望对方能够对我有个谅解”

  其实安邦对机场撞人逃逸的案子是很无奈和无语的,这个案子一直被追着不放,完全是因为吃了锅烙的原因,加拿大警方就想对他上纲上线,要办了他,所以两个案子一叠加就成为了压在他身上的一座大山。
  何征和他商量的意思是,看机会,一个案子一个案子的解决,整完这个就研究那个,总归浪费点时间的话,应该都能处理干净了。
  无巧不巧的是,在海地北部省安邦通过无国界医生组织这边,牵线搭桥认识了国际卫生组织秘书处的人,就觉得试试能不能从对方这里下手,先把这个案子拿下。
  对方听完安邦的话后,稍微寻思了下,就很直白的说道:“我可以理解,我夫人和您之间,用你们中国话来讲,叫做欠了一个人情?”

  安邦一愣,说道:“坦白的讲,我在营救您夫人的时候并不知道她的丈夫是国际卫生组织的官员,不管您是做什么的,她我都是该救还会救,完全不会因为身份这个问题而有所改变”
  对方顿时摆手,解释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你又不是上帝,不可能在救人之前就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的意思是我和夫人都欠了您一个人情,这是不能改变的”
  好吧,德国人被全世界称为最古板的那一类人,他们对于工作,生活还有交往都有着一丝不苟的认真态度,一不会是二,三也不可能是五,该是什么就是什么。
  “对,用中国话来讲这确实可以算作是个人情”
  “好的,安先生您刚才所说的问题,我会详细了解的······”对方起身,伸出手说道:“再次郑重感谢您对我夫人所做的一切”
  谈到这里,安邦就知道他能争取的就已经都争取了,现在看的就是对方会下多大的力度,或者说对那个伤者有多大的影响力了。
  “谢谢,麻烦您了”安邦握着对方的手,用充满希望的语气说道:“这件事很重要,我等待您的好消息”
  安邦和卫生组织的人见面很快,不到二十分钟两人就谈完了。
  “新年快乐!”两人分开的时候,忽然对方回头给安邦来了这么一句。
  站在海地的大街上,安邦手插在口袋里,仰着脑袋看着日头,轻声说道:“明天就过年了······背井离乡的第一个新年”
  一天后,中国最重要的节日,大年三十。
  这个年,安邦差点过的稀碎了,要不是在最后时刻他们和拉蒙达成协议,他的叔叔又荣登总统之职,那可能此时安邦,王莽和林文赫还有胡胡,张钦等人还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呢。

  成功的从困境中挣扎出来,在海地和多米尼加都搏出了一片美好的明天,无疑让他们的心情都是非常好的。
  dao上,从早上开始到处就都弥漫了节日的气氛,张灯结彩准备过新年。
  王莽和黄果儿出去散心后,昨天就赶了回来,新年对所有的中国人来讲意味着的第一个词叫做团圆,大圈的人无法和家人过年,那至少也得和战友,兄弟在一起才行。
  温哥华,四季酒店。
  酒店门口,附近的停车场,停着一辆粉红色的ii,一双脚丫子搭在方向盘上,座椅上倒着个苗条却不太淑女的姑娘。
  日期:2018-11-13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