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474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餐桌什么的全翻了,杯盏盘碟连同盛放在上面的美味佳肴扔了一地……自然的,铺地在上的地毯也全毁了;镀银镏金气派非凡的吊灯不知道被哪里飞过来的弹药给打了个稀巴烂,只剩下少数几盏勉强还保持完好,挂在那里瑟瑟发抖;玻璃窗没几扇好的,每一扇布满裂痕的玻璃窗上都溅上了血迹;鲜花、菜肴、餐桌布什么的被无数双大脚踩过,早就变成了一团团脏兮兮的玩意儿,在这些脏兮兮的玩意儿中间躺着一个个倒霉蛋,或昏迷不醒,或捂着伤口呻吟着满地打滚,滚到哪里血就流到哪里,这些倒霉蛋中间有她公司的高管,有饭店的保安,有见义勇为挺身而出的食客,有闻讯赶来的片警,甚至还有几名武警……真可谓品种齐全了。放眼望去,没事的就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的饭店经理,抱着孩子神情恐惧的赵晨菲,还有抓着妈妈的衣角不放吓得直哭的小女孩赵虹,其他的除了凶手之外全躺下了。

  现在这位凶手正用膝盖压着一个猪头的胸口,一拳接一拳的往个脸上凿,嘴里低吼着:“马上向我小妈道歉!马上向陈静道歉!快!”看样子他还是有分寸,只想要对方开口道歉,并没有下死手,不然两拳下去那个猪头就可以去找阎王爷喝茶了。虽说那个猪头被揍得连他妈都认不出来了,但陈静还是通过他那身职业装认出,这是她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搞不好还是她的上司。再看看周围,好家伙,不下十个公司高层呲牙咧嘴的躺在那里直唉哟,全部被揍得连他们老婆都认不出来了。当然,现在陈静并不担心他们会认出她来,没看到他们的眼睛肿得只剩下一条细细的缝了么?她跑到赵晨菲身边,惊慌的问:“赵姐,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经理直接就哭了:“我的姑奶奶,你就别问了,赶紧去劝劝他吧,不然等你问清楚了,人也被他打死了!”
  赵晨菲飞快的说:“我下午的时候到墓园去看你萧伯伯,看到他跪在那里哭得撕心裂肺,就把他带回来吃饭,想问问他是怎么回事,结果正好,你的同事也来吃饭,说了一些他很不爱听的话,他过去让对方道歉,结果就打起来了……事情就是这样,你赶紧劝劝他,不然他真的会把人给打死的!”
  这绝对是大实话,没看到那个猪头已经连哼哼都哼不出来了么?陈静不敢怠慢,快步从一个个被揍趴的人身上跨过,冷冷的看着他。
  两年了,这个消失了两年的家伙,终于出现了。
  两年时间,他整个人都变了样,比以前更瘦了,以前的他总是带着阳光的笑容,现在曾变成了野兽一般的凶狠,哪怕被打的人早就昏迷过去了他还是不放过,一拳接一拳的砸过去,完全是往死里打,那种凶狠,让她本能的感到畏惧、厌恶。这不是她印象中那个在她的面前总是那么腼腆,那么爱笑的大男孩,她曾经那么喜欢的男孩,是不会这么凶恶的。

  “萧剑扬,你闹够了没有?”
  冷冰冰的声音在耳畔响应起,已经失去理智的萧剑扬高高举起的拳头停在了半空中,迟疑的抬起头,正好看到一张俏丽的脸。他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的女孩子就站在他的面前,静静的看着他,无悲无喜,只有厌恶,对他,对他的所作所为的厌恶。
  一桶来自北极的冰水淋下来到,萧剑扬打了个冷战,彻底清醒过来了。他茫然四望,看到的是黑帮火拼一般的惨状……他都干了些什么啊!明知道一点用都没有,他还是讷讷的解释:“他们出言不逊,侮辱你,侮辱小妈,我让他们道歉,他们不肯……”
  “所以你就大打出手,几乎把整个饭店给拆了是吧?”陈静的声音很平静,毫无波澜,只是脸上的厌恶之色越来越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打呢?你闹够了没有?”
  似乎丧失了所有的力量,那不知道击倒了多少人的拳头无力的垂了下来。

  大队公丨安丨、武警手持防暴盾冲了进来,把他围在中间,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萧剑扬,厉喝声如同炸雷:“别动!举起手来!”
  萧剑扬看着那一个个对准自己的枪口,露出一丝惨然的神色,大声说:“我没有举手投降的习惯!”
  一名手持冲锋枪的武警厉喝:“少来这一套,举起手来,再敢乱动你就等着吃枪子好了!”
  萧剑扬冷然说:“你们试试看?”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这个赤手空脚、伤痕累累的青年,在场的公丨安丨、武警总有一种面对着一头可怕的猛兽的错觉。虽然他已经被团团包围,而且手无寸铁,但如果他真的发了狂,只怕在他倒下之前,这些公丨安丨、武警恐怕也得死好几个!

  没有任何道理,这就是动物面对天敌时那种源自本能的恐惧!
  还好,那位武警少尉快步走了上来,喝住那些武警让他们把枪收起来。他打量着萧剑扬,问:“萧剑扬是吧?”
  萧剑扬说:“是。”
  少尉说:“我们接到上头的指示,你可以走了。”

  萧剑扬静静的看着他,问:“你为什么不把我抓起来?”
  少尉说:“我们无权处理你。已经有人帮你料理后事了,你走吧,头脑放清醒一点,别再闹事了。”
  赵晨菲本来还在担心不知道该怎么料理后事呢,听说有人帮忙料理了,喜出望外,使劲的拽萧剑扬:“走走走,赶紧走!”萧剑扬就这样被她拽着,一步一步的下了楼,看上去像个牵线的木偶。
  陈静也跟着走了下去。
  一帮武警大眼瞪小眼,纷纷叫:“队长,那小子差不多把整家大饭店给拆了,就这样让他走了啊?”
  少尉说:“警备区司令部亲自打电话给大队长,让大队长放人的,我敢不听么!”
  这下那帮武警都傻了眼:“警备区司令部亲自打电话要放人?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少尉狠狠的瞪着这帮好奇宝宝,说:“不该问的别问,这是健康长寿的秘诀之一!”
  嘶啦————
  一道闪电从天际狠狠划过,雷霆万钧的暴烈之声撕裂天幕,贯入耳膜,震耳欲聋。这正是多雨的季节,天气变化无常,傍晚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又乌云漫天,电闪雷鸣了。大风带着冷意吹来,有经验的人看这风就知道,这必将是一场大暴雨。
  赵晨菲看看陈静,陈静默然无语;看看萧剑扬,萧剑扬紧抿着嘴唇。她无奈的说:“天马上就要下大雨了,小剑,你送小静回去吧,路上危险呢。”
  陈静**的说:“不用!”
  赵晨菲叫来出租车,硬把她往车上推:“别逞强,这鬼天气你一个人回去是很危险的,我不放心……师傅,沿江路金菀小区!”

  司机乐呵呵的说:“好的,好的!”
  赵晨菲又把萧剑扬往车上推,边推边低声说:“跟她好好谈谈,把所有误会都解释清楚,不然你真的会后悔莫及的,听到了吗?”说到最后,竟有些严厉了。这小子太固执了,不拿出点当后妈的威严来还真镇不住他。
  萧剑扬被硬塞上车,就坐在陈静身边,不等陈静开口抗议赵晨菲便关上了车门,叫:“师傅,开车!”然后出租车就在陈静的抗议中飙了出去,根本就不给她下车的机会。
  好不容易搞定了,赵晨菲擦了一把汗,有些无奈的说:“这都什么人啊,一个比一个固执,谁想给他们做调解,可有得头疼了!”摇摇头,带上自己的孩子开车回家,那两个大孩子她是搞不定了,先搞定这两个小的再说。
  日期:2018-08-24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