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98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啪”安邦弯腰抓着他脖领子,喝问道:“你傻了吧?你家这沈少爷我要是留他一命,那就是留给自己一个心腹大患,你他么太幼稚了,换成是我倒下,他会选择放我一马么?反正都已经跟你沈家不死不休了,我杀你们一个那就是少一个了!”
  忠叔顿时一脸死灰!
  王莽直接骑在沈平的身上,抓着他的脑袋死命的往地上磕了过去:“草ni么,我媳妇要是出事,你让我拿什么和这个肯含辛茹苦和我奔波后半辈子的女人交代?我拿什么和我王家两代忠烈交代?你他么都快吓死我了,你个bi养的”
  “咚,咚,咚”沈平的脑袋被王莽一下下的朝着地上砸去,没几下就满脸全是血呼啦的血印子了,这时候的王莽有一种豁然解脱的感觉,许久的等待终于换来了母子都平安的结果,让王莽被憋了几天的心顿时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口子。
  谁也没有拦着王莽,沈平是啥结局,已经是注定了的,王莽不亲手给他了解干净了,那他的那股怨气也就出不去了!
  “哥,他们呢?”张钦指了指那伙私人武装团队,对方挺刚硬的,枪放下后就站成一排等候着。
  “他们也就是拿钱办事,雇佣关系,没必要难为他们了,放走吧”安邦说道。
  张钦走过去和对方交谈了几句,然后示意他们可以走了,但是武装得被解除。

  忠叔跌坐在地上,茫然的看着已经几乎没有知觉脑袋上被磕出一个血洞的沈平,颤巍巍的从地上捡起一把枪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闭上了眼睛。
  “亢”一发子丨弹丨打穿了他的脑袋,忠叔仰头倒了过去。
  沈平的结果被定型了,忠叔身为他的贴身老管家,就算再回洛杉矶也没办法和上面交代了。
  身为三姓家奴的忠叔,只能以死来殉身,换取他后辈子侄继续在洪门的生存空间了。
  几分钟后,安邦和拉蒙坐在一辆车里。

  “啪”安邦抽出烟,拉蒙主动打着火机给他点上了。
  “安邦,你们和我之间本来应该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现在这种情景我们就没有必要说谁对谁错了,对吧?”拉蒙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咱们谈不上有什么恩怨,等我叔叔竞选结束,我约你和他见个面”
  安邦咬着烟嘴,伸出手说道:“以后就是朋友了呗?”
  拉蒙握着他的手,挺认真的说道:“坦白的讲,通过这几次事上的接触,我发现绝对不能和你们成为敌人,我是个生意人,也算是半个政客,对于我来说,一切都以利益为目标,和你成为敌人绝对不是我的目的,成为朋友才符合我所能得到的最大利益”
  拉蒙说的很**裸,但也绝对是现实的,你不可能指望他和大圈是相亲相爱彼此扶持着走下去,两者之间的关系永远只能是建立在利益条件上的。

  恰好,大圈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有风格,正是拉蒙需要的!
  没过多久,王莽带着黄果儿出来了,出来的时候脸上的戾气几乎已经都散了,从惊慌中脱身而出的黄果儿也渐渐的不再惊魂未定了,拉着王莽的胳膊小脸也正常了。
  拉蒙招呼塔卡过来,说道:“把里面收拾下,弄的干净一点”
  “好,明白”
  一场枪战,死的人有好几个,在别的地方这都够当地警方立成大案的了,但在海地这里,拉蒙一句话处理的干净一点,这场交火基本上就随风而散了。
  “我身上的问题”安邦直言不讳的跟拉蒙提了一嘴。
  “什么问题?”拉蒙问道。
  “死了的那个幕僚”
  拉蒙笑了,平淡的说道:“和你有什么关系?”
  安邦顿时一愣,随即了然的点了点头。
  拉蒙的叔叔要是登基了,死了的这个幕僚那也就白死了,没人会为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而去得罪刚上任的总统的外甥,同样的,如果他叔叔没有被选上,那安邦也就没有在海地出现的可能了。
  不管是哪个结果,说到底都不会和他产生什么关系了。
  片刻之后,这间废弃的仓房里燃起了一场熊熊的大火,没过多久一股烧焦了的尸体的味道渐渐的飘了出来。
  “呕!”黄果儿受不了这股味,捂着嘴一阵干呕。
  安邦瞥了她一眼,跟拉蒙说道:“我们这就先回去了”
  “我这几天有点忙,等尘埃落定了后,吃个饭”拉蒙点头说道。
  回程的路上,安邦开着车,黄果儿和王莽坐在后面。

  安邦从后视镜里看着依偎在王莽怀里的女人,轻声问道:“好点了吧?”
  “嗯,好多了”
  安邦沉思了下,说道:“果儿,我和王莽这种人你当初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了解了,有些事发生在我们的身上其实不是什么偶然,而是必然的,就像你连清嫂子一样,她和我结婚的时候就说过,不管出什么事她都做好心里准备了,就像前段时间在温哥华事后,连青一句埋怨的话都没有和我说过,那是因为他明白,嫁给了我后有些事面对上,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谁让她的男人就是干这个的呢”

  黄果儿咬着嘴唇,嗯了一声,说道:“哥我明白,其实,这次是我不听话了,才给你们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还要,有惊无险”安邦点了点头,说道:“回去休息几天,然后让莽子带你出去散散心吧,缓和一下心情安安胎”
  六天之后,美国洛杉矶的一个庄园里,偏僻的角落搭建着个灵堂,正中间挂着一副黑白的照片。
  照片下面,摆着供桌,炉子里插着三根香。
  今天,是沈平的头七。
  温哥华,四季假日酒店门口。
  一个打扮穿着邋遢,身材不高长相瘦削,胡子拉碴的男子背着一件破行李,抬头瞅了眼金光闪闪的酒店招牌,这人揉了揉通红的眼珠子,然后低着头就往酒店里走。
  “唰”刚进酒店大堂,两个保安伸手就给他拦住了。
  “请问先生······”
  “听不懂!”
  保安刚开口,这男子就摆了摆手喷着吐沫,比比划划的说道:“我,是找人,人,明白?秦军,你们酒店,有这个人么?”
  这人比划着的意思保安看不明白,保安的话他又听不懂,双方顿时就在大厅里稍微有点撕扯争执起来了。
  “哎呀,你们找个懂中文的行不行?你跟我说的玩意儿我听不懂,我不是告诉你了么,我是来找人的,秦军,我是他的朋友·····”

  两个保镖生拉硬拽的就要扯着对方往外走,这时候何征和老桥还有徐锐他们刚从电梯里出来,正好听见外大厅里有人在用中文嚷嚷,何征狐疑的听到对方说到秦军两个字,就皱着眉头走了过去,冲着两个保镖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放开对方。
  何征打量他几眼,问道:“你刚才说你要找谁?秦军?”
  “啊,对,秦军,之前我们在美国的时候认识的,他先比我遣返走的,走的时候秦军告诉我如果找他的话就来温哥华的四季假日酒店”
  日期:2018-11-13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