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98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文赫的车则是笔直的朝着仓房门直接撞了过去。
  同时,仓房内,外面的枪声刚响起第一枪的时候,安邦伸手就从拉蒙的腰上把枪给抽了出来,然后转身,子丨弹丨上膛,抬手速度极快的率先朝着黄果儿旁边站着的人崩了一枪。
  “砰”一发子丨弹丨洞穿了那人的胸口。
  “张钦,枪!”王莽猛然大吼了一声,随即速度极快的朝着黄果儿冲去,飞扑向她将人拉倒滚向了一旁,同时张钦抬头,拿枪,远远的朝着王莽扔了过去。
  王莽扑倒黄果儿的瞬间,伸手就借住了张钦扔过来的一把枪,一手搂着地上的黄果儿,一手抬枪迅速扣动扳机,子丨弹丨点射朝向他正前方安邦旁边的一人。
  从外面第一声枪响到安邦和王莽同时拿上枪,前后一共就不到五秒钟的时间,不光沈平没反应过来,他的三角洲团队也照样慢了半拍,直到两个私人武装全都被干死了,他们才明白过来局面已经失控了。
  王莽搂着被绑在椅子上的黄果儿,蹬着两腿迅速的往后退,争取离开这一片交火区,手里的枪连开了几枪之后,子丨弹丨顿时就空了,张钦第一时间就往他这边转移,护着人往后再撤。
  安邦脚尖突然用力朝前蹬了一下,人迅速倒退几步米,同时抬起左手手肘猛地击向身后一人,随即快速转身,单手搂着对方的脖子,将他的脑袋向下一压,膝盖顿时磕了上去。
  “咚”一膝盖给人磕懵的同时,安邦朝后就仰了过来,手仍旧怀着对方的脖子让他倒在了自己的身上。
  “噗,噗,噗”楼上的人枪口恰好在这时候就瞄着安邦,几发子丨弹丨全都打在了他身前那人的身上。
  “唰”张钦见楼上有人往下面点射,抬起枪口闪电般的甩了几枪过去,压制着对方。
  沈平茫然,不可置信的看着拉蒙,他到现在还没有搞清对方怎么可能在这个关键时刻黑了他一把,拉蒙的临阵倒戈直接把沈平给推倒了悬崖边上。
  “你他么卖我”
  拉蒙瞅了他一眼,鄙夷的说道:“我他么都后悔和你合作了,非得玩他么的什么惊喜游戏,现在都成惊悚了吧,你这样的合作者太坑!有报仇的机会你不一枪给人干死,现在被翻盘了吧?”
  “咣当”同时,仓房的大门被一个车头给生生的撞开了,车子一头扎进仓库里后,林文赫和胡胡就从车上跳下来,单膝跪地用车门挡着自己的身体,枪管子架在车窗上。

  “胡,你上我下,压制节奏”
  “突突突,突突突”林文赫和胡胡的突然出现用强火力,瞬间就把三角洲的节奏给压了下来。
  交火此时进入胶着状态,沈平还在发懵的时候,老管家忠叔已经顾不得后悔了,冲过来拉着沈平说道:“走,走,快走,不受我们的掌控了,逃出去”
  沈平旁边,几个三角洲退役成员拼命的护着他往仓门方向转移。
  安邦一脚踹开自己身上的尸体,棱着眼睛吼道:“你他么要往哪跑啊?文赫,咱队伍呢?”
  “他跑个屁外面全是咱们的人”
  “踏踏踏,踏踏踏”塔卡拎着把枪,掸邦的队伍在他身后,一大堆人影就把仓门全都给堵的死死的了。
  外面的交火,完全是突然性的偷袭,沈平的队伍根本没想到,在前一分钟和他们还并肩埋伏的人,在下一刻就把枪口指向了他们的脑袋。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内,号称美国反恐精英的三角洲部队就倒在了塔卡和掸邦队伍的枪口下面。
  忠叔和沈平看见外面堵着的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心顿时就凉了,忠叔咬牙和身边的人问道:“有,有冲出去的可能么?”
  武装的领头人沉默的摇了摇头,说道:“两败俱伤都谈不上,用什么往出冲?”
  如果他们遭遇的是一般的团体,那可能还凭借着丰富的作战经验,拼出一条血路出去,但掸邦的队伍久经沙场,拉蒙的人有一部分还是海地的军人和丨警丨察,单论个人能力可能比不了他们,但群体**战,沈平这边没有一点胜算。
  “能谈谈么”忠叔扭头,语气中充满着悲凉。

  有些事你永远没办法说理去,沈平在抓到王莽和安邦的第一时间如果选择直接杀了两人,那就根本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场景了。
  但是,沈平因为心中怨念太大,非得要把心里的那口气给撒出气,一枪崩死两人明显不是他想要的结果,这就导致,此时局面彻底失控了。
  这就跟演电视一样,反派总是在最后时刻被主角翻盘,有很多观众就会说这电影拍的太假,早他么把人杀了不就没那么多事了嘛?
  电视都是来源于生活的,当你手里掐着一个你日夜思念着都想折磨死的仇人的时候,你还真就舍不得一下就把人给弄死了。
  沈平就是这种心理!

  “谈你妈!”安邦直接怼了回去,王莽“扑棱”一下从地上爬起来,扶着黄果儿焦急的问道:“老婆,你有事没有,说话,有没有事?”
  “没,没事哇”黄果儿被王莽搂在怀里,情绪瞬间崩溃“哇”的一声就哭了。
  王莽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说道:“没事了,没事了”
  子丨弹丨上膛,枪口抬起的动静持续响起,张钦,林文赫,塔卡等人几十把枪遥遥的指向了中间。
  “咣当”武装领头的人率先将手里的枪扔到地上,举手说道:“按照交战惯例,我们投降,你们无权杀害俘虏”
  “踏踏踏,踏踏踏”张钦走过来,抬起枪托照着对方的脑袋就敲了下去:“你他么都是俘虏了,还和我提个鸡毛的惯例,趴下,别动”
  沈平默然的看着安邦,一点情绪上的波动都没有。
  他们两人之间的宿命就是,必须得有一方彻底倒下才行,成王败寇,输了就是死了,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唰”王莽突然从后面冲了过来,粗暴的推开旁边的人,直接拽向了沈平的头发,咬牙骂道:“你么的,我媳妇连他么我都没有求过,你抓她过来的时候,她肯定苦苦哀求你来的是不?她不能不求你啊,肚子里还有孩子呢,草ni么的,一个怀孕的女人你都不放过,你太他么牲口了”
  “砰”王莽一手抓住沈平的头发,一手握着拳头就砸在了他的鼻梁骨上,顿时他的鼻梁“咔嚓”一声就断了,白色的骨碴,从皮肉里支了出来。
  沈平“嗷”的一声就捂着脑袋滚在了地上,忠叔流着冷“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安邦,安邦,我们可以谈谈,你动了沈平洛杉矶洪门总堂那边可就”忠叔哆嗦着嘴吼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