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0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正聊着天,突然一架飞机飞过,一颗丨炸丨弹落在了他们旁边。娜娜、皮六立即被冲击波冲飞了。等娜娜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尘土飞扬,烟雾缭绕。她的右臂被弹片击中多处,痛不欲生。她从卫生服上撕下一片布缠住了胳膊。
  “皮六,皮六,”娜娜大声叫着。然而,周围除了尸体,什么都没有。

  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中国军队终于打胜了,但是也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娜娜回到徐州后,见到了小宋江、小时迁和皮一鸣。各种报纸都在渲染台儿庄大捷,然而皮一鸣却高兴不起来。他的右腿中弹,站不起来了,只能躺在病床上。
  小宋江、小时迁尽管没有负伤,但已经打得筋疲力尽了。
  “他死之前与你在一起?”皮一鸣问道。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死了。不过,那颗丨炸丨弹的确把我们俩都炸飞了。等我醒来,四处找,并没有找到皮六的尸体。也许他还活着,但是我不知道。”
  “不要告诉黑蜘蛛。赶紧让黑蜘蛛离开徐州,我预感,就这样的打法,徐州是保不住的。这个大捷牺牲太大了。”皮一鸣道。
  让皮一鸣与娜娜都极为吃惊的是,黑蜘蛛此刻就抱着孩子站在他们旁边,因为被一个隔板挡住了,所以娜娜并没有看到她。黑蜘蛛抱着鸭蛋走了过来,极为平静地说:“娜娜,皮六在哪儿出事的?”
  娜娜很诚恳地说出了位置。黑蜘蛛看了下娜娜问道:“你暂时不能上战场了吧?你的胳膊一时半会好不了的。”
  “我上不了了。可能要去武汉或重庆躲避一下。”娜娜道。
  “能不能帮我一件事?”黑蜘蛛问道。
  “当然。”
  “帮我照顾下鸭蛋,我要去找皮六。如果他还活着,我一定把他带回来。如果他死了,我就把他的尸体带回来。”黑蜘蛛极为坚决地说。

  “不行,太危险了。那个地方往北就是日军军营,日本人随时可能再往南进攻。”娜娜道,“你别逞能。”
  “我绝对不同意。”皮一鸣道。
  黑蜘蛛亲了下鸭蛋,随后将鸭蛋递给了娜娜。娜娜用左臂抱着鸭蛋。黑蜘蛛没再与任何人说话,一垫脚飞上了窗口,从窗户跳了出去,消失得没了影踪。
  皮一鸣安排一组人去追,但是早已不知她的去向。
  皮一鸣安排小时迁与小宋江的一组人,进入了东北军将领于学忠的军队。于学忠在淮河北岸与日军对战,打得非常漂亮。皮一鸣同时将自己家里的女眷和孩子,安排人送到西安、昆明等地。安排好这些事情后,皮一鸣带着受伤的娜娜、鸭蛋、林静姝母女,以及楼外楼的一帮女孩子,上了去武汉的火车。
  徐州会战的惨败是皮一鸣预料到的,从此以后,山东全部沦陷,江苏也基本上全部沦陷。皮一鸣安排了大量的人寻找皮六和黑蜘蛛,但是都没有找到。
  后来,李宗仁的一个部下给皮一鸣捎信说,见过一个女子,拖拽着一具尸体在战区中走,被炮弹击中后,女子躺在了血泊中。起初皮一鸣并不相信那是黑蜘蛛。那位军官描述了女子穿的衣服后,皮一鸣没有再说话。
  小宋江与小时迁,随着于学忠部在山东南边敌占区打游击,皮一鸣基本上失去了与他们的联系。徐州失陷后,皮一鸣安排娜娜道:“你身上的伤很重,况且你还带着孩子。你和静姝迅速转移到重庆。日军已经向武汉逼过来了,我是老兵,我肯定与武汉共存亡。”
  “大哥,你的腿还没好,你都站不稳,如何与武汉共存亡?”娜娜哭着说。
  皮一鸣道:“我爹死在德州,二弟死在河北,三弟死在山西,四弟死在河南,五弟死在安徽。老六生死未卜,多半是死在台儿庄了。你看我,如果现在跟你们走,多半是个拖累。不如留在这里,与日本人再干一场。我是军人,这是我的命。再说,我们家也该团圆了。”
  皮一鸣带了一组原东北军的士兵,在阻截日军进攻武汉城的北部时,全军覆没。这场小规模战役后,并没有找到皮一鸣的尸体,但是从一块碎肉中的衣服口袋里找到了皮家一家的全家福,于是认定,那就是皮一鸣。一名东北军的士兵,将这块肉带出了战区,将其埋在了长江边上。

  娜娜与林静姝,彻底被战争的残酷吓到了,从重庆辗转到了成都,从成都辗转到了昆明。其他从楼外楼带出来的女孩子,有的投靠了亲戚,有的找到了工作,全部失散了。娜娜与林静姝,带着孩子,从昆明一路南下,试图寻找一个更加安稳、安全的地方。
  他们被一个汉族向导骗光了身上的积蓄,然后被卖给了当地的人贩子。人贩子将娜娜、林静姝和两个孩子放到了一辆木栅栏车上,拉着他们穿行于雨林之中。
  雨林中的空气非常潮湿也非常热,鸭蛋得了严重的感冒,一直在发烧。走着走着,下了一场雨,鸭蛋更觉得身上湿热,于是大哭了起来。
  两个人贩子极为愤怒地说:“如果你再不让他停止哭,我就杀了他。”
  娜娜祈求道:“两位大哥,我就这么一个孩子,帮帮忙吧,孩子快不行了。”
  “什么快不行了。等会儿到了那边,卖了你们,这两个孩子照样被杀。我看你们俩长得都不错,还都带着孩子,所以买了你们。不过,人家可没说买孩子。”黑胖的大汉说道。
  “两位大哥,多大的事,不就是孩子哭两声吗?我们又不会飞。你就让孩子哭不就行了吗?如果你们不让孩子哭,逼死了孩子他娘,你们还做不做生意了?”林静姝极为平静地说道。

  矮瘦的大汉说道:“算了,反正快到地方了,看他们怎么说吧。”
  木轮车终于到了目的地,大山下有一个巨大的溶洞,溶洞旁边有一条小河,小河上是一个巨大的傣族村寨。
  几个身上配着枪的兄弟走过来,检查了下木轮车,随后作出了放行的姿势。
  两个傣族少女,走到木轮车边上,做手势让娜娜他们下来。
  一个傣族少年,拿了一些钱,送给了这两个人贩子。人贩子用当地话,与他们讨价还价了半天,显然没占便宜。人贩子悻悻而去。

  傣族少女带着娜娜、林静姝上了一座极为豪华的傣楼,上去后发现,上面的基本设置与傣族完全不同,是汉族风格的。
  正堂有一座祖先的黑白遗像,旁边放了些香火、蜡烛。同时,屋子里的格局,也与汉族的很像。娜娜与林静姝人手抱着一个孩子,热得满身是汗水。
  两个少女走过来,说了一番话,她们俩都没有听懂。少女的意思是,可以把孩子放下,或给她们。娜娜、林静姝极为紧张,把孩子抱得更紧了。两个少女相视而笑,指着旁边的藤条座位,要她们坐下。这下,她们完全懂了。
  一路上,娜娜的伤口没有得到护理,右边胳膊上早已严重化脓,让她疼痛万分。如今,流了很多汗水,她的伤口更疼了。
  娜娜一边抱着鸭蛋,一边疼得邹眉头,同时紧张万分,不知道自己面临什么样的命运。林静姝比娜娜心里素质好一些,尽管她也害怕,但是依然镇定自若。
  到傣楼上,鸭蛋的体温变得正常了些,也不哭了,睁开眼到处乱看。
  “娜娜,我怎么觉得照片中的人很面熟呢?”林静姝盯着中堂的黑白照说道。
  “瞎说,别乱看,还不知道主人买我们干什么呢?”娜娜低着头道。
  “不对,我好像在哪儿见过这人。”林静姝极为笃定地说道,“你快看看。”
  娜娜忍着胳膊的疼痛,抬眼仔细看了一眼照片中的人,随后极为吃惊地捂住了嘴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