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471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晨菲翻开菜单,点了一个鲈鱼莼菜汤,一个红烧桂鱼,一个鱼香茄子,一个松鼠鱼,一个大煮干丝,觉得差不多了,把菜单递给萧剑扬,说:“想吃什么自己点。”
  萧剑扬接过菜单,没有翻,对服务员说:“给我来两瓶白酒,点得着火的那种。”
  赵晨菲吃了一惊:“你还要喝?你今天已经喝了很多了!”
  萧剑扬声音沉闷:“我只想大醉一场……”
  赵晨菲叹了口气,对服务员说:“别来白酒,那个伤胃,来两瓶绍兴黄酒吧。”
  服务员说了一声好,一一记好,下去了。
  直到现在,赵晨菲才有机会好好打量一下萧剑扬:比起两年前来,他瘦了很多,眼里布满了血丝,还带着泪光,表面看上去很平静,内心却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她忍不住问:“这两年你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一点音信都没有?”
  萧剑扬摇头说:“小妈,你别问了,我不能说,如果能说,我早就告诉你了。”
  赵晨菲蹙起眉头问:“对我也不能说吗?”
  萧剑扬说:“部队有纪律,不能对外泄露。”

  赵晨菲无奈的说:“你呀,跟你爸一个模样,什么都往心里藏,哪怕早已不堪重负也不肯跟别人说……一个人的心怎么可能装得下这么多东西?”
  萧剑扬说:“是我自己选择了这条路,这一切注定要由我自己去背负,我不后悔!”
  赵晨菲只好说:“那好,等到你愿意说了再告诉我吧。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萧剑扬漠然说:“回部队。”
  赵晨菲问:“什么时候?”

  萧剑扬说:“明天。”
  赵晨菲有些不满的说:“这也太急了吧,我还想安排你和陈静见一面,好好的聊聊呢。”
  萧剑扬尴尬的笑笑,端起冰水一饮而尽,没再说话。他看得出赵晨菲是一心想安排他跟陈静见面,让他去向陈静解释为什么两年来音信全无的,但是……他觉得没这个必要。从古巴回国的时候他心里充满了忐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陈静,不知道该怎么样向她解释,现在没必要了,当看到陈静从那个年轻英俊的男子车上下来的时候他就死心了。也许只有这种年轻英俊、事业有成,而且可以朝夕相处的青年才俊才配得上她吧?他不配,他带给她的只能是牵挂和痛苦,两年前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只是一场美梦,美得让人舍不得醒过来的梦,现在,这个梦终究是要破灭了,就让它破灭得彻底一点吧。

  但是,心口好痛……
  每次想起她与那个男子成双成对,他的心就痛得要流血!
  精美的菜肴一一端了上来,两瓶绍兴黄酒也摆上了桌。赵晨菲亲自打开一瓶,给萧剑扬斟了满满一杯,自己也斟上一杯,浅笑着说:“这是个好东西,口感醇厚柔和,回味无穷,而且酒劲颇大,我每次伤心了,想灌醉自己都会喝两杯,不知不觉中就醉过去了,你可以试试,但我希望你别喝到大醉然后撒酒疯,我可治不住你。”
  萧剑扬说:“这点自制力我还是有的。”端起杯子猛灌一大口,马上拧起了眉头:这哪里是什么酒?香香甜甜的,口感柔和,跟糖水差不多,这玩意儿能把人灌醉?
  小虹好心的劝他:“别看它甜甜的像糖水,很容易醉的哦?妈妈有时候喝了两杯就醉得不省人事了!”
  萧剑扬也不当一回事,一口喝干了一大杯,没有吃菜,继续斟酒,看样子他真的只想灌醉自己。赵晨菲没有劝他————他跟他父亲一样,劝不得的,她给女儿夹了些菜,然后又从松鼠鱼身上夹下一点点没有刺的鱼腩喂到儿子嘴里。小家伙吧唧吧唧的动着小嘴,开心的吃着,快一周岁了,已经可以吃一些固态食品了。见他吃得眉开眼笑,赵晨菲也开心,这是萧凯华用自己的命换来的小生命,更是她赌上了自己的性命才生下的小宝贝,她爱他,愿意为他付出自己的生命,而萧凯华则真的为他付出了生命。不管多艰难,她都要将他抚养长大,只有看到他的笑脸,她才会觉得生活还有希望。

  这时,又有十几位客人上楼,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一张豪华大餐桌,跟这边就隔了两张桌子而已,大得吓人,坐上十几号人绰绰有余。这些人西装革履,戴着名牌手表,皮鞋擦得可以照见人影,有几个还拎着公文包,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一股成就感,甚至是高高在上的感觉。萧剑扬往那边看了一眼,看到一个身影很熟悉————正是今天上午开车送陈静去参加毕业典礼的那位。赵晨菲解释:“他们都是陈静那家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可能是来这里聚餐吧。”

  萧剑扬哦了一声,继续喝酒。对方来这里干什么,跟他有什么关系?
  赵晨菲瞪了他一眼,说:“你吃点菜!”
  萧剑扬只得拿起筷子,夹了点干丝送进嘴里机械性的嚼着,像是在嚼一块蜡。现在就算把满汉全席摆在他面前任他品尝,他恐怕也品不出是个什么味。
  那边,那帮成功人士酒菜已经上了一半,一帮人开始猜拳行令,举杯邀饮,吵吵闹闹个没完,不过没有人过去制止,出来吃饭不就是图个高兴么?萧剑扬也没有理会,一心跟杯里的酒过不去。
  但是,总有些东西会引起他的兴趣的,一个声音钻进了他的耳朵:“李清,你跟陈静怎么样了?”
  陈静?
  萧剑扬心一动,朝那边望了过去,就看到那位英俊潇洒的青年男子用一种优雅的手势端着一杯红酒,但所说的话却并不优雅:“还能怎么样?那臭娘们傲得要死,每次都是客客气气,但又拒人于千里之外,别说亲亲抱抱,连拉一下手都不让!我呸,她以为自己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吗?也不想想面试的时候是谁开了方便之门录用她的?真是郁闷!”
  萧剑扬咬住了嘴唇。

  那青年身边一个有些谢顶了的中年男子带着几分醉意大笑:“我们的白马王子功力退步了啊,放以前,一年时间,被你看上的女孩子都堕了好几次胎了,现在却栽在一个初出校门的黄毛丫头手里,穷追猛打整整一年,连人家的手都没碰到,我都替你着急!”
  又一个有些谢顶但不失潇洒的中年男子笑着说:“要我说,你根本就不用跟那个臭娘们那个客气,找个机会约她出去吃饭,然后给她下点药,生米煮成熟饭不就得了?这种女孩子我见多了,你追她的时候她傲得要命,似乎对你不屑一顾,等你把她睡了之后她马上就对你百依百顺,为你寻死寻活了……”
  李清哼了一声:“我偏不!我就跟她耗上了!她傲是吧,好啊,我就一个劲的猛追,直到让她死心塌地的爱上我,等玩腻了再把她甩掉,让她哭着跪下来求我,看她还傲得起来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