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04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师娘手里拿着菜刀指着那男人叫道:“老娘说,不卖给你,自己滚,再比比,砍死你,反正我有神经病,砍死你不犯法!”
  看到中年男人连滚带爬地跑了,机械厂里一大帮子人吆喝了起来,鼓掌的、叫好的都有。
  田原从人群当中红着脸窘迫地走了出来,赶紧把他老婆手里菜刀拿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到窗口里,然后再冲他老婆叫道:“你这是干什么呀,有话不能好好说啊,舞刀弄枪的,你要是把他弄伤了,丨警丨察不得找你麻烦,别病啊病地挂嘴上……”
  瞧田原紧张的那个样子,田师娘指尖戳他头顶叫道:“我还就跟你说了,以后谁要再敢欺负我们夫妻俩,我就跟他拼了,大不了就是发病了,你赶紧滚去吃饭,少管我的事!”
  听到田师娘训她老公的时候,机械厂的人都大笑了起来,不过却一点没有嘲笑田原的意思,反而一个劲地给田原鼓劲。这倒是让田原有些没想到。
  田原本来还以为自己的老婆会被嘲笑,没想到这两天反而比原来躲在家里时听到的闲言碎语更少,再看看现在这一幕,田原真是说不出的激动。原来自己的老婆也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地活着。
  就在这时,周芸在人群中说道:“机械厂的人就应该团结,让那些野外队的人都好好看看咱们也是有骨气的,我在这里说一次,把你们的饭卡收好,如果你们把饭卡拿给野外队的人蹭饭,那自己就别吃了。这是机械厂给你们的福利,他们有什么资格来享受呢?”
  一听厂长这话,众人点头称是,这么多年来,机械厂的人没地位,更是没尊严,那些野外队的司机来修车,想怎么修就怎么修,想怎么换就怎么换,完全不拿机械厂的人当回事,现在有了周芸这样的厂长,似乎腰杆子都硬起来了。
  方长从周芸的身边走过去时,悄悄地给她竖起了大姆指,弄得周芸脸一红,心里甜甜的,目送着方长走出了食堂。
  “周厂长,你坐这儿,我去帮你刷卡吧!”林佼热情地打断了周芸的思绪,两人相视一笑,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
  宁涛一见方长走了,拍了拍身边的年轻小伙子道:“借两百!”

  “没有!”
  “有多少?”
  “五十……我草,别抢啊,都给你都给你!”
  方长吃了太多油腻的东西,还喝了一杯鲜榨的西瓜汁。西瓜是可以吃的,但是不能榨汁,因为太容易吸收糖分,摄取量比啃西瓜要大得多。因为不忍心拒绝田师娘的好意,所以他得在半小时之后开始运动,通过排汗的方式来将多余的油脂和能量代谢出来,这是他保持身体爆发力最基本的方法。于是从乔山镇一路跑到了洪隆市,那可有将近二十公里啊。

  宁涛自信地蹲守在野外作业处小区斜对面的大街边上,他坚信,一个要赌钱的人是绝对不会拒绝自己的赌运的,何况方长这小子有门路,既然是稳赢的路子,他没理由不来啊。
  所以当宁涛看到方长走进赌场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太牛了。他可以没赌运,但是他有双慧眼能识人啊,于是兴高采烈地走跟在方长的身后走进了赌场。
  方长取了几百块现金放在身上,但是他还是只换了一百块的筹码,没有甜甜跟着,也没人待见他了,在人群中挤出一个位子来,然后看了看牌子后,开始压骰。
  市中心一间音乐餐吧当中,半秃的谭斯贵和文静吃过午饭,喝着小酒。
  “小文啊,今天找我出来又有什么好事啊?”
  文静风情一笑,把玩着自己耳垂上的大耳环,说道:“找你这个大忙人出来,那肯定是有好事啊。”
  “好事?”谭斯贵摸着文静滑嫩的手,嘿嘿笑道:“有好事那应该在酒店里谈才对啊,来这里那不是浪费时间吗?”
  “你坏死了!”文静像打情骂俏一样拍开谭斯贵的手,嗔了一声,很骚,却又恰到好处,让谭斯贵心痒,但是却沾不到半点儿的荤腥。
  “好了,说说是什么事吧,看我能不能帮你!”谭斯贵随口问了一句。

  文静马上说道:“不是帮我,是相互帮助,还记得前那两副泵头吗,换下来的旧泵头六成新,就在我的手里。”
  谭斯贵面色一凝,眼角抽了一下,憋着一口火有点难受,强压着自己的情绪笑着对文静说道:“这东西你收着干啥,不会打算当废钢废铁一样地处理吧!”
  文静白了谭斯贵一眼,哼道:“老狐狸,你不会想我当废品一样处理给你吧,想得美。这东西六成新,虽然在野处作业处的专业设备上用不上,可是你供货的那些下家却用得上啊,我猜猜能卖多少,八十万还是九十万?”
  “你……你怎么知道的?”谭斯贵一激动,有点坐不住了,马上对文静说道:“小文,你听我说,这个东西比你相象中复杂,因为涉及到翻新做防腐处理的工艺,所以比较麻烦,这一块儿的材料和人工成本也很高,你不要以为我能赚多少!”
  文静摆了摆手道:“谭总,我帮你把麻烦解决了,能做翻新工作的人手我已经找齐了,一口价七十万,我不管你是卖八十万还是九十万,反正你要就拿去,如果你不要,我当然也有门路去找到那些私人的小勘探服务公司,他们总还是有兴趣的。”

  “别别别,文静啊,你这个……哎哟我去,那有你这么做生意的,讨价还价的机会都不给!”谭斯贵的肺都快气炸了,但也只能对文静陪着一张笑脸。
  要知道那天两副新泵头送出去过去,他就找人跟过,查到是野外作业处要了去,他一想,这回收得跟上啊,等摸着路子过去的时候,人家早卖了,他还在想这洪隆市有几个人会对这个东西感兴趣呢,没想到居然是文静抢先了一步。
  一想到这儿,谭斯贵恨得牙痒痒,但又没办法,这可是大生意啊,他绝不能让这生意给弄砸了。
  于是,谭斯贵咬着牙叫道:“成,你得让我看看翻新的货,如果没问题,那就一口价七十万,什么时候能弄好?”
  “五天左右吧!”
  “好!”听到文静这么肯定,谭斯贵当即点头道:“那就五天后,你给我打电话!”

  话到这儿,谭斯贵也没有心情再坐下去了,愤愤离去。前脚出门,后脚拨通了一个号码,臭**,敢截我的胡,我看你怎么收场!
  电话一接通,谭斯贵马上笑道:“秦总,好久不见啦!”
  “是啊是啊,谭总,最近这生意做得风声水起,也不知道关照一下弟兄!”
  听到这话时,谭斯贵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来,故作惊讶的语气说道:“秦总,说什么呢?怎么小文不是在帮你做事吗?哦哦哦,那没什么事了,我先挂了!”

  电话那头一着急,大喊道:“谭总,谭总你别挂,你把话讲清楚,咱们也是朋友多年,有事你可不能瞒我啊,文静她做什么了!”
  日期:2018-06-24 0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