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1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文章一旦发表,对市委重新审议陈景荣处理决定将产生负面影响!”
  “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省委把烫手山芋扔到市里,接还是不接?”
  “已经扔过来了,不接也得接,”方晟沉思道,“据小道消息省委讨论陈景荣处理决议时出了点意外,原本打算从轻处理,结果险些造成从重惩处,老大没办法了才发回重审。”
  许玉贤道:“我打听的情况也是这样,不过既然要求重新审议,以当下市里的呼声肯定是加重处罚,岂不是让老大难堪?”
  一班市委常委,罗世宽、纪晓丹等人上次处理**回银山途中被杰森劫持险些没命,对陈景荣恨之入骨;邵卫平等人则因为看不惯他在红河过于高调,也是往死里打的态度。

  弄不好一降到底,副厅降副科,还不如猫在审计署呢!
  方晟道:“降级是肯定的,管委会主任的位置暂时也不能让他干,这两点是底线,否则受害家属、社会舆论都没法交待,那么怎样既让省委满意,又顺利在市委通过?我觉得可以增加一条看似严厉,对陈景荣却无关紧要的处罚……”
  许玉贤眼睛一亮:“行政记大过!”
  “之前他已受过处分,债多不愁虱多不痒,对他根本不算什么,但在我们这个层面至少做到了加重处罚。”
  “好,回头我跟罗世宽沟通一下,别在常委会打岔,赶紧把事情糊弄过去完事,”许玉贤骚骚头道,“自从陈景荣到了红河,我就怕晚上有电话,响个短信都心惊肉跳,半天睡不好,这家伙害人不浅呐!”
  第二天上午银山市常委会再次讨论通过事故责任追究的处理方案,除了对陈景荣加重处罚,行政记大过一次,还将程振高调离红河,贬至国土局下辖的中心任副主任。
  处理方案报到省委后,肖挺松了口气,觉得许玉贤还算聪明,领悟到发回重审的玄机,经过一番沟通后在周一上午例行常委会上再度提交审议。
  张泽松依然率先开炮,将上次的话复述了一遍,认为处罚仍不到位;蓝善信也继续捍卫原有立场,要给予陈景荣更严厉的处分。
  “降到副科都不过分,双江历史上有过先例!”蓝善信杀气腾腾道。
  由于肖挺事先打过招呼,李双、岳君光均闭口不言,何世风心想该得罪反正已经得罪了,事后弥补于事无补,索性慢悠悠喝茶看戏。

  此番房桐有备而来,温和地反驳道:“蓝书记所说的先例是什么?省民政厅副厅长叶晓光把印制结婚证的活儿交给亲戚办的小印刷厂,花纹印反了,里面还出现‘离婚’字样,造成巨大的社会影响,《京都日报》都报导过此事。经查叶晓光没有从中捞取好处,组织部门以玩忽职守等条款给予降职处分,从副厅降为副科。叶晓光是明知小印刷厂不具备印制结婚证资质强行为之,而是陈景荣是执行公务,两者没有共性吧?”

  于道明从另一个角度阐述自己的观点:“作为省委在讨论相关议题时充分考虑社会反响和舆论反应是应该的,但我个人认为那只是参考因素,不能左右常委会意见!如果凡事都受网络造势影响,还用常委会干什么?不如搞网络投票好了!作为省委常委会,因为坚持以事实说话,以法律为准绳,厘清责任,还原事件真相!我认为银山市委对陈景荣同志的处罚过重,应该从宽处理。”
  “陈景荣同志在现场怎么说的,是‘推墙’还是‘撞人’,撞人就严惩,推墙就从宽,我就这个态度!”黄将军干脆利落说。
  刘志伯道:“材料上讲得很清楚,‘推墙’,我觉得没问题。”
  岳君光弥补之前的过失,急忙说:“没问题就从宽处理呗,还有什么可说的。”

  肖挺顺势问:“怎么从宽,大家讨论一下。”
  有省委书记一锤定音,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从宽处理到什么程度,而不是从宽或从严的问题。
  张泽松撇撇嘴懒得参与,蓝善信也一脸阑跚,自顾自加了杯茶慢慢啜饮。
  肖挺看看于道明,眼下于道明明显是挺陈景荣的主力,其他人都不靠谱。
  于道明暗暗骂了声娘,想着陈景荣关我屁事,老看我干嘛?!当下干咳一声,道:“解铃还须系铃人,红河那摊子事还得由陈景荣同志解决,组织上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考察他的应变能力和管理水平,也算给他将功补过的机会吧。”
  “将功补过?”张泽松冷笑,“把屁股揩干净了是本分,有什么功劳?再说银山市委工作组已经把事态压住了,还有什么要解决的?”
  房桐打圆场道:“事故发生时肖书记已决定暂停他的职务,为维持省委指示的严肃性,管委会主任职务不宜立即恢复,个人建议先安排到京都党校学习一段时间,缓过风头再说。”
  “有道理,”李双还是担心网络舆论,连连点头道,“弄到京都学三至六个月,事态也该平息得差不多了。”
  肖挺扭头问:“世风省长认为呢?”
  何世风缓缓道:“避开风头,合理给予处罚,我赞成大家的意见。”
  “还有不同意见么?”肖挺继续问。

  省长、组织部长都表态了,省委书记明显拉偏架,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话的?常委们纷纷点头相当于一致通过。
  省委的决定逐层下达后,管委会给受害家属的说法是:陈景荣被降级、记大过处分,发配到京都党校学习六个月;程振高被降级、调离红河,这样的处理算是相当严厉。
  故意回避了陈景荣未被免去管委会主任的事实。
  也有人发现其中的蹊跷,在网上闹腾了一阵,省宣传部强力封杀,加之受害家属都被安抚到位,也就不了了之。

  反而是程振高觉得委屈,跑到组织部找方晟诉说忿懑与不平,指责省市两级为了从宽处理陈景荣,把自己坑了一把。他捧了十多个在现场的干部群众的证词,证明自己之前耐心说服、被陈景荣赶走后又按许玉贤指示返回现场、再三告诫陈景荣不准乱来等等。
  方晟说了两点,一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出这么大的事管委会只处理陈景荣一个人说不过去;二是程振高是分管领导,不管在事故中该不该负责任,都得为最终结果买单,这是当今官场特有的生态决定的,做领导本身就有风险。
  我已快五十岁的人了,栽这么大跟斗以后咋办?程振高痛苦万分,说方部长了解我的为人,工作方面勤勉尽责,任劳任怨,两年前跟着您也处理了不少麻烦事,应该说能力和水平起码对得起副主任职务;自从陈景荣到时了红河,我是接连遇到麻烦,不顺心的事一桩接一桩,所以这回把我调离红河也好,远离那个煞星能多活几年,就是降级……我……我……
  方晟安慰道你的情况市委都清楚,把你放在国土局下辖中心只是暂时过渡,以后有机会的话组织上会考虑到这一点,务必放心,我也会尽快将此事提上日程。
  程振高就等着这句话,千恩万谢后离开了。
  “约定时间到了吧?”
  赵安坐在屋子上首沙发上,看着表慢吞吞问。
  日期:2018-07-27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