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97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咣当”安邦推开车门,枪别在后腰上:“然后呢?”
  “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第一个红绿灯路口右转,然后你会到达一个广场”
  安邦按照他说的,走到前面路口转了个弯,就看见一个面积不太大的广场,广场上此时人很多,大批的海地民众围在一起,这些人手里都举着横幅,嘴里含着口号,人群的中央有几个人穿着西装,正在用本地语言大声的和周围的人群交谈着。
  “唰”安邦看见这个场面,当即就有些发愣了。
  “到了吧?看见里面的一个人了么,四十多岁左右,体型微胖,穿着深蓝色的西装扎着领带·····”
  安邦的视线顺着人群找了片刻,最后落在一个人的身上,他沉声说道:“看见你说的那个人了”
  “子丨弹丨上膛了么?”沈平轻声问道。
  “······”安邦抿着嘴没有吭声。
  沈平在电话里一阵大笑后,说道:“走过去杀了他,你有十分钟的时间杀了这个人,我告诉你他的身份是海地现政府众议院的议员,同时也是这一任总统的幕僚,你要做的就是在十分钟之内杀了他然后尽快离开现场,在晚上五点之前你必须要脱困然后联系上我,如果你被海地的警方抓住了,或者是你没有杀了他,今天晚上我就把那份真实的礼物再给你们寄过去,这一次我可不会和你再开玩笑了”

  安邦咬着牙,说道:“你和我之间,非得要把这么多人都牵扯进来么?”
  “不要质问我,安邦你有的选么?要么杀了他,要么等着给你兄弟的女人和孩子收尸吧······”
  “你是真他么疯了!”
  “呵呵,我说过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啪”安邦烦躁的点了根烟,静静的看着人群里的那个男子,这应该是个典型的政客,鼓动着民众在不久之后来支持自己这一边的党派。
  两分钟后,安邦掐了烟头,拧着眉头大踏步的朝着人群走去。
  这是一个和安邦没有任何交集,恩怨的人,安邦摸着后腰的枪有一百个不愿意去杀了对方,但他唯一的选择却是,只能开枪。

  在黄果儿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和这人之间,他无疑会选择前者。
  安邦夹杂在人群里,一步步的朝着前面挪了过去,旁边的海地民众都在处于热烈的气氛中,中间的那个幕僚正在挥舞着手臂大声的和四周的人交谈着,在他附近围绕着一圈海地的丨警丨察在我维持秩序。
  就在这个广场对面的一间酒店,最顶层的一个房间里,沈平端着杯酒手插在口袋里,看着下面的人群,抬手远远的隔空朝着对面敬了杯酒。
  “你说,他会开枪么?”沈平后面的沙发上,拉蒙翘着二郎腿皱眉问道。
  “你太不了解他们中国人的情感了,我告诉你这时候别说让他去杀一个议员幕僚,你就是让安邦去杀你们海地的总统他都没得选”沈平仰头喝掉杯子里的酒,笑眯眯的说道:“感情这东西太可怕了,他会让人失去判断,失去理智的,恰巧安邦这个人就有这么个弱点,重情义啊”

  拉蒙不解的问道:“你干嘛不让他直接过来,他不是也会来的么?”
  “他死的这么简单能是我想要的么?那太便宜他了”沈平摩挲着自己的左半边脸,伤好了,疤却留下了,被安邦一枪崩掉的左耳没办法接上了,左侧脸颊上全都是狰狞的弹片划出的疤痕,永远都没办法复原了。
  下方人群里,安邦将枪抽出来后,夹在怀中的衣服里面,他此时和对面的幕僚距离不过才十米左右,这个射击距离,安邦有百分之二百的把握,一枪打中对方的头部。
  这也就是在海地这种地方,打个比方如果在国内的话,安邦别说能不能有开枪的机会了,可能他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如果他两手放在中a海保镖看不见的地方,下一刻夹杂在人群里的便衣可能当场就把他给按住了。
  “唰”目标正对着安邦的时候,他突然就从怀里把枪抽了出来,平举胳膊顿时就把枪口对准了对方的头部。
  四周的人还有对面的丨警丨察甚至在这一刻都没有发现这个异常。
  “亢”安邦抬手点了一枪,几米远的幕僚直接眉心中弹仰面栽倒。
  后方酒店的房间里,听见广场上的枪声响起后,拉蒙“扑棱”一下就跳了起来:“他,他真开枪了?”
  沈平淡淡的回过头说道:“下一个目标,我要不要让安邦去杀了你叔叔的竞选对手?直接一步送他上神坛得了”
  “别,千万不要,你杀了一个幕僚还好解释,但如果连候选人都死了,那就太明显了”拉蒙抓起沙发上的衣服,快步往出走说道:“我得先离开一趟了,要去和我叔叔商量一下”
  “你叔叔会很感谢我的······”
  安邦开完一枪之后就往人群里退了几步,四周的人和警方听见枪响,看见人倒下后顿时就乱了。
  “亢,亢”紧接着安邦举手朝着天上又放了两枪,瞬间四周的人开始疯狂的朝着周围跑去。
  人都有个惯性思维,就是这种情况下死了一个人后所有的人都认为凶手可能会再次开枪杀人,所以人群全都乱了,而按照正常的情况却是,杀手杀完人的第一时间肯定是选择逃走,哪会继续开枪杀人啊。
  人群一乱,安邦就夹在大批逃跑的人当中,朝着广场对面的一个商场走去。

  这时候海地的丨警丨察反应绝对慢了不止一拍,从安邦开枪到他转身离去,绝大部分丨警丨察的第一反应是,朝着旁边躲了过去,而不是马上寻找凶手。
  这种现象源自于海地长久以来的社会状况,枪支泛滥,凶杀和抢劫天天都有发生,丨警丨察自己有时都没办法自保,所以他们听见枪响后先想着的是保命,然后才是去看中枪的伤者。
  沈平在酒店楼上看见下面的状况,就知道海地警方肯定是拿安邦没有任何办法了,他索然无趣的耸了耸肩膀转身就走了。
  安邦走进商场里后,再次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换了一身衣裳,等他出现在广场上的时候,警笛声和大批丨警丨察才再次赶了过来,而这时候的安邦根本都没有着急忙慌的逃跑,在开枪之前他就已经看见,广场四周的摄像头少的可怜,警方想最快的锁定住他简直没有什么可能,唯一引人注意的就是他亚洲人的特征了。
  所以,从商场里出来的时候,他脑袋上还扣了一顶鸭舌帽,帽檐被压的非常低,挡住了他大半边的脸。
  十几分钟后,安邦回到车上,发动车子开走后,给沈平回了个电话过去。
  “喂,我应该没事了”

  沈平砸吧着嘴说道:“这种事如果发生在美国,你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被特勤局的特工给带到中央情报局里去体验一下美式的审讯制度了,可惜啊,这里是海地”
  安邦淡淡的说道:“你是不挺失望的?”
  “失望?不,不,不你错了,我一点都没有失望,你如果真的被海地丨警丨察给抓住了,那我才是真的失望呢,要不后面的游戏我还怎么玩下去?”
  “你要玩,那我就陪着你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