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97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人顿时被吓了一跳,慌慌张张的往后退了几步,明显受惊不轻,安邦赶紧上前一把搂住王莽,在他耳边说道:“你给我冷静点行不行?搞清楚状况你再掏枪啊”
  “我他么怎么冷静,怎么冷静?”王莽哆嗦着手说道。
  “看住他,拦着点”安邦回头吩咐了一声,然后看着对方问道:“你是沈平派过来的,送东西的?”
  “你说的什么沈平我不认识,有人给我钱,让我过来找你们······”
  安邦嗯了一声,问道:“送的什么?”
  “在这里面”对方指了指脚下的箱子。
  这人脚下放着个纸壳包装的箱子,大概有五十公分高左右,包裹的很严实。
  “让我送东西的人还跟我说,让我带一句话给你们”
  “他告诉你,站直了别趴下·······游戏才刚刚开始”
  “唰”安邦心里顿时忽悠一下,颤了。
  这人说完话后就走了,安邦蹲下身子看着那个箱子,王莽挣扎着想要过来,安邦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抬头叮嘱道:“把莽子看的牢一点”
  王莽眼睛死死的盯在地上,声音干涩沙哑的说道:“快,快点弄开啊”
  安邦伸手撕开纸壳箱子,里面顿时透出一股浓浓的福尔马林的刺鼻味,他稍微愣了下,紧接着把箱子全都扯开后露出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子,瓶中是白色的液体。
  当安邦看清瓶子里面泡的东西后,人直接就懵了,身子“噗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大脑一片空白。
  由于他蹲下的时候身体正好挡着王莽,他还并没有看见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林文赫,胡胡和张钦在旁边看见了,几个人也顿时就傻了,反应极快的林文赫和胡胡全都把王莽给搂住了,几条胳膊死死的锁住他,谁都知道王莽要是看见这一幕肯定得疯。

  瓶子里面,泡的是个几个月大的婴儿胚胎,脐带还连在上面,胚胎刚刚成型能隐约看出婴儿的体态。
  “拦着他,拦住了他,千万,千万不要······”安邦哆嗦着,惊魂未定的说道。
  安邦根本都没有想到,沈平干的会这么狠这么绝。
  “让开,松开我,让我看看”王莽急了,将近两百斤体重身高有一米九的他爆发起挣扎的力道,三四个林文赫这样的都未必能拦得住他。
  王莽一抬手,两条胳膊使劲的往外挣了一下,生生的就给林文赫和胡胡给掀翻了,他两步错开挡着的安邦,就看见了瓶子里面的东西,脑袋里“轰”的一声,直接炸了。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王莽缓缓的蹲下身子,伸手把地上的瓶子拿起来,仔仔细细的端详着里面的婴儿胚胎。
  王莽平静的很可怕。
  “人都围过来了,我们得·····”林文赫瞅着往这边围过来的旁人,皱眉提醒了一声。
  王莽没有吭声,缓缓站起来后抱着瓶子就朝着酒店外面走去,从头至尾一个字都没说。
  “我跟过去,你们先回去,如果沈平再来电话,你就赶紧来告诉我”安邦叮嘱了一声后,就跟着王莽往外住了。
  “这一把莽哥,得被逼疯了”张钦叹了口气说道。
  “这种事摊在谁身上,谁都没办法接受,也缓不过来······”

  出了酒店,王莽整个人都好像了无生气了一样,怀里抱着瓶子步履踉跄,仿佛行尸走肉一半的游荡在街上,安邦就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这个时候你有一万句安慰的话都没用。
  婴儿胚胎被取了出来,后果是什么,不言而喻。
  王莽足足的在街上走了将近能有一个多小时,最后才停在了一处海边上,蹲下身子默默的用手刨着沙坑。
  安邦手插在口袋里,静静的看着他。
  二十多分钟之后,王莽刨出一个半米多深的坑,然后拿起瓶子放在里面,静静的用沙土填埋上了。
  随后,王莽呆坐在地上,两眼无神的看着远处的海平面。
  另外一头,酒店楼上。
  林文赫他们回来后,就死气沉沉的呆在房间里继续等着消息,王莽和众人都相处多年了,他的孩子说实话都相当于这帮人的子侄辈了,这个结果王莽没办法接受,别的人同样异常心痛。

  “铃······”这时,林文赫的的电话又响了,他低头一看还是之前那个号码。
  张钦他们全都围过来,林文赫按下免提,电话里面传出一声让几个人都懵了的声音。
  “阿莽,救,救我······”
  “唰”张钦眨着懵逼的眼睛,张着嘴愕然说道:“这他么的,怎么回事呢?”
  “这他么的是怎么一回事呢·······”
  张钦等人一脸懵逼,此时按照正常的思路来讲,他们肯定已经认为黄果儿死了,怀胎几月的婴儿胚胎才会被取出来,但刚才电话里喊救命的是黄果儿无疑,可人的语气很慌张和无助,却仍旧中气十足,没有遭此大劫后的那种崩溃感,根本不像是被把胚胎取出后的症状。
  林文赫“扑棱”一下就跳了起来,捂着话筒说道:“去找安邦和王莽,快点”
  “唰”张钦和胡胡还有林文赫马上从房间里出来,叫上其他的人开始往外面走,同时赶紧给王莽打电话。“喂?”林文赫冲着话筒问道:“你什么意思?刚才······”

  电话里刚刚呼救的黄果儿随即就没有声了,沈平阴阴的动静从里面传了出来:“看见我给你们的礼物,惊讶不惊讶?是不是有一种突然掉到冰窟窿里的感觉,是不是恨不得现在就能把我给抓住了,然后一刀接着一刀的捅在我的身上?安邦呢,我现在很想听听他那歇斯底里的动静”
  电话里沈平笑的很开心很夸张,有一种病态式的癫狂。
  “他人没在”林文赫皱眉说道。
  “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让他和我通话,要不我再给你们寄一份大礼过去”

  “啪”沈平电话挂了。
  林文赫扭头看着张钦,他们已经出了酒店,张钦指着电话说道:“刚打通,离这里不远”
  “走,快点过去”
  几分钟后,他们找到了和王莽在海边的安邦,几人一路狂奔过来,看见他俩坐在沙滩上的人影后,林文赫喊道:“王莽,阿邦,人没事,果儿没死”
  “唰”安邦不可置信的扭过头,王莽已满脸死气的眼睛中突然焕发出了一点神采。

  “你说什么?”安邦问道。
  “刚刚沈平打电话过来了,里面是黄果儿的声音”林文赫指着手机说道。
  王莽足足愣神了半天,才渐渐的从崩溃中恢复过来,嘴唇颤抖的抓住林文赫,惊慌的问道:“什,什么?果儿,没,没事······”
  安邦皱眉说道:“你没听错吧,怎么可能没事呢?”
  “我这时候会拿这种事和你开玩笑么?她的声音我还能听错?你等着,沈平应该马上会再次把电话打进来的”
  “呼·····”安邦和王莽同时松了口气,点头说道:“人没事就行,人没事就好,没事就还有机会”

  生死两重天,一步的跨越,就能让人从十层地狱里再次回到天堂!
  王莽缓过来后,突然又趴到地上,两手刨着旁边他刚刚把瓶子埋下的沙坑,几下就给抛开后,王莽就把瓶子取了出来,举过头顶冲着阳光仔细的看着里面的胚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