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1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一切听你吩咐。”说到这里方晟心里窝囊无比,自己在酒场征战十多年,也醉过不少次,但象今天这样输得如此彻底、如此丢人,前所未有!
  樊红雨嫣然一笑,笑得如鲜花盛开格外迷人:“真喝多了?”
  “难受……”
  “好,我送你去酒店睡会儿。”
  樊红雨出人意料道,当下安排服务员在楼上开了几个房间,每人一间,将朱正阳等人连搀带扶送进去。
  她却带着方晟从后门出去,由酒店派车驶出侧门。
  “去哪儿?”方晟含含糊糊问。
  樊红雨似乎说了个酒店名字,方晟却已支撑不住,头一歪躺在后座睡着了。

  这一觉睡了很久。
  醒来时身处黑暗之中,只觉得满鼻熟悉的香气,手一抬便碰到滑腻柔嫩的**,不消说八成是樊红雨!
  手往上摸,两座坚挺却又绵软的山峰;手往下探,一簇青草和一汪泥潭,她居然身无寸缕!
  方晟一阵心跳,扳过她的肩头将她揽在怀里,喃喃道:“这是什么地方?”
  “我……家……”
  “不怕人家发现?”
  “怕什么……”
  她突然贴过脸庞,微吐香舌,两人紧紧吻在一起,良久,他翻身上马,挺身刺入灼热泥泞的深处……
  三百回合之后,樊红雨彻底清醒了,方晟又晕乎乎要睡觉。
  “不行,我……又不行了……”
  她吃吃笑道:“上午欢爱,中午喝酒,晚上欢爱,你过的是资产阶级醉生梦死的腐朽生活呀。”

  “酒是断肠药,色是刮骨刀,今天两样我都占齐了,”方晟唉声叹气道,“难怪人家说谁谁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今儿个我算完全空了。”
  “瞧你没出息的模样!”樊红雨又好气又好笑地拿手指戳了他一下,“落到老娘手里,没有三轮休想逃跑。”
  “哎哟,三碗过不冈啊。”
  樊红雨卟哧笑道:“要不是担心影响战斗力,中午灌也要让你把第四壶喝下去,包准比朱正阳他们还狼狈!”
  “弄了半天你故意把他们灌醉的?”方晟这才明白她的险恶用心。
  “你以为呢?”她额头顶着他的额头亲密地说,“一轮就跑,没门儿!还有啊,思前想来,我觉得有必要重新回到床上琢磨琢磨上午的话题。”
  方晟哭笑不得:“你发那么大火,我一个字都不敢说呀。”

  她躺回原位,静静隔了会儿,道:“我们樊家包括爷爷在内都晓得臻臻不是宋仁槿的儿子,他那付样儿就不象有儿子的人,臻臻跟他也没那种父子间的舐犊之情,剩下的疑问无非是亲生父亲是谁。我哥是知道了,他心里藏着无数秘密,多一桩不算什么,不可能透露给任何人,所以……是该让爷爷知道咱俩的事了。”
  “他脾气很暴……我担心他一怒之下做出冲动的决定。”
  “对我还好,”樊红雨双手枕在脑后,胸前更加挺拔,方晟忍不住将手掌覆盖上去细细抚摸,“发火是肯定的,爸妈也饶不了我,毕竟你跟白家……唉,当初真是急病乱投医,怎会找到你头上,越扯越乱,唉……”
  方晟无辜地说:“当年跟今天一样,你把我灌醉带到房间,然后……”

  “那次没成。”她笑道。
  “幸亏没成,酒后下的种质量堪忧,万一生个痴呆、先天不足的就糟了。”
  “先锋大酒店,”她幽幽道,“那两天我才知道世间最美好的感觉是什么,之前那么多年白过了,欢爱至巅峰的滋味……女人一旦有这样的体验尤如染了毒瘾,今生今世都摆脱不掉诱惑,当时我就体会到为何女人为了爱赴汤蹈火。怀孕、生下臻臻后我尽力躲着你,担心忍不住投入你怀抱,可是不行……我熬不住……”
  方晟深深被打动,搂着她道:“我是很坏很坏、不负责任的男人,去年春节看着臻臻和小宝、小贝还有楚楚在一起,我深感罪孽沉重,这么多孩子,我却……”
  “还有鱼小婷的女儿。”

  “唉,我真不知道她有生孩子的打算……”
  “你没良心,我却不能不考虑臻臻的将来,至少在樊家内部要心知肚明,知道他不是连爹的真实身份都不清楚的孩子……”说到这里她语带哽咽,眼中泛着泪光,“你名声虽差,好歹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不象那个半人半鬼的东西。”
  方晟内心也泛起酸楚,揽过她一言不发。
  中午那通酒实在喝得太猛,两人又有一番剧烈运动,聊了会儿便相拥而眠。清晨醒来两人没敢开机,唯恐朱正阳那班人回过神后穷追不舍,按老规矩晨练了一回,然后方晟照例又呼呼大睡两个小时,而樊红雨活力四射地打扮妥当,到区委转了一圈后直奔潇南机场。
  一旦下定决心,便义无反顾,回樊家大院迎接不可预测的暴风骤雨。

  回到银山,方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急切地想回宿舍睡觉。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今早樊红雨精力充沛得仿佛能参加运动会,而他怎么也打不起精神。
  24小时内三场战斗,加上一场猛酒,铁打的金刚也受不了。
  途中陆续接到朱正阳等人的电话,追问方晟昨天中午睡在哪儿、什么时候回去、与樊红雨有无联系等等。
  方晟反咬一口,不满地说你们这些人平时把兄弟情谊挂在嘴边,被樊红雨一吓全懵了,五个大男子愣是被她放倒,还意思问?以后别提这碴儿了,传出去丢人!
  朱正阳恨恨说真是大风大浪都挺过来,最终翻在阴沟里,没想到她平时喝红酒都装模作样脸红,喝白酒这么狠!
  方晟说你们几个明知她揪着我不放,就没一个挺身而出帮我代一壶的,算什么哥儿们义气?

  朱正阳哭丧着脸说我连你什么时候喝第四壶都不知道,一觉从下午睡到今天上午,脸都丢尽了。方哥,下次有机会咱们合计合计,务必把她拿下,然后随便你处置!
  滚你的蛋!弄不过人家还敢装大尾巴狼,以为吹牛不上税么?方晟笑骂着挂掉电话。
  停好车子想从后门溜到宿舍楼,正好接到许玉贤电话,微笑着问:
  “听说昨天中午五条汉子被樊红雨一个人全喝趴下了?”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到一天梧湘的事居然传到许玉贤耳朵里。方晟郁闷地说:

  “哪个打的小报告?”
  许玉贤哈哈大笑,道:“过来吧,有事找你商量。”
  来到市委书记办公室,一进门许玉贤瞅瞅他的脸色,摇头道:“你看看你们,平时喝起酒来神气活现,口若悬河,怎么被人家樊红雨收拾得这么惨?我都不好意思承认是你的老领导。”
  “究其原因,我认为主要有七个方面理由……”
  “算了吧你,输就是输,还做长篇报告呢,”许玉贤摆摆手示意酒的话题就到这儿,拿起桌上一份材料递过来,“看看这个。”

  方晟拿起来一看,标题赫然写着:红河管委会草菅人命引发血案
  “谁写的?”他吃惊地问。
  “省法制日报记者写的内参,被宣传部压下来了,那个记者认为自己揭露的是真相,扬言要发到网上。”
  日期:2018-07-26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