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468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就这样跪在萧凯华的墓前,用平静的语气诉说着,能说的,不能说的,一古脑全说了出来。这些东西在他心里憋得太久了,现在终于憋不住了,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还有什么不能告诉他的?酒一瓶接一瓶的灌,却是越喝越清醒,当内心的痛苦达到极限之后,连醉过去都变成了奢侈的事情。
  又一瓶酒喝光了,萧剑扬将瓶子一扔,伸手再去拿,却摸了个空,没了,全喝完了。他嘿嘿傻笑:“没了……喝完了……这酒贵啊,一瓶就顶了我们父子俩一年的生活费了。”他凝视着墓碑上的照片,黑白照片上,那个中年汉子也凝视着他,眉头微微皱着,九泉之下传来他的叹息。萧剑扬怔怔的看着他,低声说:“小时候家里穷,真的很穷,只能勉强度日,每次看到你拖着疲惫的身躯辛苦劳作的时候,我就在心里发誓,我一定要出人头地,让你过上好日子,让所有看不起我们的人,包括那个女人后悔,后悔自己看走了眼!我一直在为此努力着,一直都在努力着!”

  “可是现在……”
  “可是,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我不想出人头地,功成名就了,我只想你,还有妈妈,你们能回来啊!我希望你们都能回来啊!”
  悲恸至极的哭声终于从他喉咙里发了出来,眼泪喷涌而出。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那只是因为他还没有痛到极处而已。
  林鸥和伏兵站在远处,看着萧剑扬放声恸哭,相对无言。

  看着一个钢铁般坚强的战士彻底崩溃,哭得跟个孩子似的,那种滋味真不好受。
  半晌,林鸥幽幽一叹:“我有点后悔我把他带进基地了。”
  伏兵问:“为什么?”
  林鸥说:“如果我没有把他带上这条路,也许……也许命运会对他温柔一点,也许他就不必经历这样的痛苦和绝望。伏后,我是不是错了?”
  伏兵低声说:“只能说是造化弄人吧,命运喜怒无常,谁也不知道明天要面对的是什么……人这一辈子就是一趟单向旅程,不管选择了哪一条路,都没有办法回头了。”
  林鸥沉默良久,轻叹:“是啊,这条路没有退路,对或错都必须由自己去承受……我们就是一群没有错路的人,永远也没有……”

  这时,一辆红色小轿车开进了墓园,从车上下来一位身穿黄昵子外套,长发及腰的女子,怀里抱着一个襁褓,手里还牵着一个戴着蝴蝶花的小女孩,径直走向萧剑扬。伏兵神情一凛,说:“有情况!要不要阻止她?”
  林鸥摇头:“不用……”
  那女子看到萧剑扬,明显愣了一下,见他哭得那么伤心,慢慢的走过去,柔声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哭?”
  萧剑扬猛然回头,目光竟带着一丝凶狠。女子坦然与他对视,没有畏惧,只有困惑和一丝丝的心疼。她很美,但又有些憔悴,一举一动都带着母性的温柔。眼前这个美丽的身影与记忆中那个同样美丽而多情的人儿重合,萧剑扬慢慢站了起来,叫:“赵……赵……”
  赵晨菲轻笑:“看样子你还能认出我啊,太好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喝到六亲不认了呢。小虹快过来,这是你哥哥。”
  那个戴着蝴蝶花的小姑娘跑了过来,抓着妈妈的衣角,抬起头,有些畏惧的看着萧剑扬。两年了,小丫头个子长了不小,一张瓜子脸红朴朴的,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澄澈得不带一丝杂质,真是漂亮,相信长大之后她一定会像她妈妈那样,成为一个大美人吧?只是她明显有些害怕萧剑扬,直往妈妈身后躲,怯生生的叫:“哥哥……”
  甜甜糯糯的叫声让萧剑扬的心狠狠一颤,清醒了不少,冲这个小姑娘挤出一丝友善的微笑,随后把目光落在赵晨菲怀里那个婴儿身上。
  小家伙正挥舞着小小的胳膊,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冲他吐出一个小小的泡泡。

  赵晨菲说:“你弟弟,快满周岁了。”
  萧剑扬愕然:“我弟弟?我还有个弟弟?”
  赵晨菲指了指墓碑,温柔中带着悲伤:“我们结婚了,当然会有孩子。”把孩子递向萧剑扬,“抱抱他吧,你这个做哥哥的,从他出生到现在都没有抱过他!”
  萧剑扬两手颤抖得厉害,必须很努力控制着,才接过这个最多十斤重的小不点。他可真轻啊,轻得像一只猫都能把他给叨走,白白嫩嫩的,如同用白玉雕琢的一般,他的动作必须尽可能的轻,生怕弄疼了他。这个小不点昂着头好奇的看着这个陌生人,咧着还没有长牙的小嘴,咭咭,咭咭的笑了起来,似乎很开心。血脉相连的滋味遍及全身,萧剑扬轻轻亲着小家伙的脸蛋,喃喃说:“弟弟……你是我弟弟……”眼泪雨点般落下,空荡荡的心仿佛有了依靠……他并不是孤独的,至少他还有一个弟弟作伴,这是他内心最后的支撑。

  赵晨菲从女儿手里接过一个篮子,蹲下去,把篮子打开,从里面拿出水果、烟酒,一一排在墓前,轻声说:“凯华,我又来看你了……前段时间我们的孩子生了一场大病,反反复复折腾了半个月才算好,都快把我给折磨疯了,所以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时间来看你,你不会怪我吧?你怪也没用,谁叫你那么狠心,撒手就走了呢?扔下我一个女人,能照顾好两个孩子就算不错了,哪里还顾得上你哦。”她眼里泛起泪花,斟了一杯酒浇在地上,声音微微有些哽咽:“孩子很懂事,哪怕是打针吃药,都很少哭闹,就算是哭了,随便逗一逗就能让他咭咭笑出声来。你好好看看他,是不是很可爱?谢谢你留给我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每次在疲惫不堪甚至快要崩溃的时候看到他可爱的笑容,我就有了希望……”

  萧剑扬抱着孩子默默的走开,他不希望自己跟父亲说话的时候有人打扰,赵晨菲恐怕也不乐意,这是专属于她与她的丈夫的世界,他还是走开好些。
  小虹跟了过来,拉着他的衣角,鼓足勇气问:“哥哥,你这两年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回来看看爸爸?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我们?”
  萧剑扬勉强笑着,说:“哥哥有些事情要忙,所以没能赶回来……”
  小丫头很不满:“再大的事情,有爸爸重要么?他直到临死前都在牵挂着你!”
  萧剑扬的心又像是被狠狠戳了一刀,愧疚和悔恨潮水般涌来,让他喘不过气来。他无力的问:“我爸他……是怎么死的?”
  小丫头顿时就哭了:“那天我们走路回家,回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有个混蛋喝醉了,开着车冲了出来……他冲上去将我和妈妈从车轮前狠狠推开,自己却被撞飞了,送到医院急救……妈妈哭着求医生无论如何一定要救活他,哪怕倾家荡产她也不在乎,可是……可是爸爸终究还是没能回来……他没回来……”
  萧剑扬抬头看着天空,喃喃说:“一条命换三条命么……”
  日期:2018-08-22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