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96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说另外一边,塔卡等来丨警丨察的救援之后,马上就把沈平和一死一伤的意大利人往医院送,然后给拉蒙打电话简单把事情说了一下。
  拉蒙听完之后直接就火大了,中国人干的事很关键,这时候正是他叔叔面临选举的节骨眼,没了意大利的盟友会让他们在竞争上少了很大的资金支持,所以拉蒙现在对大圈恨得是牙直痒痒,但此时还来不及想如何去做,他得第一时间赶到医院才行,看看剩下两个中枪的人能不能抢救下来。
  太子港医疗条件好的医院就一家,拉蒙赶到的时候,沈平和那个意大利人都在手术室里进行抢救呢,几个意大利的保镖等在一旁。
  “怎么样,有消息么?”拉蒙指了指手术室,问道:“塔卡你没事吧?”
  “我没事,他们开枪的目标不是我,子丨弹丨全打车后座的三个人身上了”塔卡靠在墙上,揉着脑袋骂道:“开始我以为中国人是因为尾款少了两百万来找的我,但后来发现不是,目标是车里跟意大利人在一起叫沈平的人,他们之前似乎有很深的过节,姓安的路过机场的时候看见这个青年,直接就从车里下来,拎着枪二话没说就开枪了,他们之间连一句话都没说,可以想象的是之前他们肯定有着很深的仇怨,刚好在海地碰上了”

  “真他么能乱搅合,我叔叔已经打电话问我了······”拉蒙无奈的叹着气,看着手术室的门说道:“希望,被抢救的人能救回来吧,死的就死了吧,f,人在海地死的,不是我们的责任都得负担点责任,这帮中国人简直太胡闹了”
  塔卡和拉蒙还在交谈的时候,一间手术室的门就被推开了,出来一个医生摊着手说道:“很抱歉,伤者送来的时候就是大面积失血的,脖子部位被弹片所划伤,流血不止,已经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拉蒙看了塔卡一眼,对方皱眉说道:“这里面,送进去的是意大利人”
  “咣”拉蒙一拳砸在墙上,跳着脚骂道:“混蛋!”

  西西里dao的布亚诺家族来到海地的两个人,全都栽了。
  “你在这里看着,我已经让丨警丨察部的人带队过来了,我去叔叔那里一趟······”拉蒙扔下一句话后就从医院里出来了。
  “咣当”拉蒙上了自己的车,拧着眉头直叹气,他拿出电话给林文赫打了过去,看见他的号码之后,安邦直接把电话接了过来。
  “给我个解释,怎么回事?”拉蒙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
  安邦挠了挠鼻子,淡淡的问道:“什么解释?”
  “机场的事,你别告诉我不是你们干的”
  “是,对,我们干的”安邦阴着脸,语气非常不善的说道:“塔卡是你的人,他有事么?我最多就是把他的车给崩了吧,你告诉我那车多少钱我赔给你,其他的和你有关系么?”
  “······”拉蒙无语了半天,才憋红了脸吼道:“可是从机场接的人是我的客人,是我请来的重要人物,你们在机场直接打死了一个,送到医院又死了一个,剩下的那个还没出手术室呢,你让我怎么交代?”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是你的客人,也是我的仇人,你的意思是你的客人我就不能碰?拉蒙,咱俩是什么关系啊,你有权利命令我么?我杀我的仇人,和你关系不大吧?”安邦掷地有声的说道:“我没碰塔卡就是给你面子了,你要是因为这件事和我上纲上线,那也行,我无所谓了”
  “你他么要威胁我?”
  安邦说道:“拉蒙,我还没问你少了的尾款呢,你别用质问的语气和我说话,有一点你得先明白了,之前的生意是你一直瞒着我们,所以最后我们有抵触也正常,全世界做生意的人也没有这么做的吧?所以,你少了我两百万这个钱我不要了,就当是赔偿塔卡和那辆车的,至于今天机场的事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不要往里面掺和,这件事的严重和重要性你想不到,你说我威胁你也好,说我口气大也行,总之我告诉你个事实就是,医院里躺着的那个人他的命肯定离不开海地,你自己好好想想,就这样吧······”

  “啪”安邦挂了电话,拉蒙眼神都直了,愣了足足好几秒之后才一拳砸到方向盘上。
  于此同时,张钦安排的两个人去医院兜了一圈,等他们去的时候丨警丨察已经把医院给严防死守了,手术室门外站着一排海地荷枪实弹的丨警丨察,根本没有一点下手的机会。
  两人把这个信告诉张钦,他就让他们回来了,暂时这种情况不适合硬干。
  而差点被干死了的沈平在被手术了三个多小时之后,才脱离了危险,直到第二天的时候才醒过来。
  太子港医院,病房里。
  沈平手里面拿着一面镜子,他歪着脑袋,默然无语的看着镜子里的一张脸。
  他的脸上都是划伤,特别是左半边脸上耳朵部位包着纱布,雷明顿散弹枪将他的一整只耳朵都给扫没了,脸蛋上的疤痕纵横交错,几乎半张脸都处于破相的状态了。
  第一回跟大圈对干,沈平被逼的跳进了粪池里躲着。
  第二次,在海地机场,沈平被毁容了。
  不得不说,在大圈的敌人里,沈平绝对是个悲剧性的角色,明明有着一手得天独厚的好牌,但是不管沈平怎么打,最后最惨的都是他。
  似乎,沈平要比所有悲情电影里的角色的命运都要让人惋惜和无语。
  沈平放下镜子,一言不发,眼神直勾呆愣的看着窗外,一点表情都没有,好像没有任何的波动一样。
  人悲情到极致的时候,所有的反应都已经无法抒发出他内心深处的情感了。
  沈平现在就是这样的,此处无声胜有声!
  “他走了?确定么·······”
  林文赫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确实走了,消息很确定,那架私人飞机昨天晚上就到太子港机场了,今天上午起飞的,说句有点夸张的话机场里就是有只蚊子苍蝇飞来飞去的都得有航空日志,更何况是一架飞机呢?我们这些年在多米尼加和海地也不光就认识拉蒙一个有关系的人啊,这种事做不了假的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海地虽然但是出入境记录是能查的,沈平确确实实是离开海地了”
  “哎呀我去,几年没见他风格变了?”安邦挠着头皮很不解,特别迷惑,以他了解的沈平来讲现在想的是抓心挠肝的要报仇,而不可能拍拍屁股就走了。
  王莽皱眉说道:“有没有可能是他的伤有点重,在海地的医院处理不了然后打道回府看病去了?又或者是在海地他人生地不熟的,就靠自己也没办法报仇雪恨,不得不回去?你说他想报仇这不假,不过这些年咱们和他打了多次,他哪回不想报仇啊?在香港他被逼的都吃屎了,在温哥华还死了个族弟,他不也暂时放下了么,所以沈平回去了不奇怪,再往后有机会他肯定还会还回来的,报仇这种事有时候还真得信十年不晚这句话啊”

  “不得不防着点啊,这孩子被咱们祸害的这么惨,肯定咽不下这口气的,哎,行了,这边先放下吧暂时不考虑他了,但是要多加留意免得他整什么幺蛾子,对了,文赫拉蒙那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