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92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奇看了看周围,堆起一脸虚伪的笑容,说道:“叶总去集团开会,另两位副总在重点工程上蹲点,干部任免是大事,不是我们几个部门和杨总说了就能作数的,这事情最终还得叶总拍板。但是干部带头违规可是大事,也等不起,为了不让兄弟单位看笑话,这件事我们得低调处理,小心查证。杨总,三十台高压裂特种车的大修年限超极限了,立了项,大修势在必行,当前首要的任务是安抚机械厂的员工,保证三十台车辆的大修顺利进行,我们可以用这个名义成立一个工作组,一边保证修保任务的完成,一边调查周芸。今天让张副厂长来开会,也就是这个意思,首先他对机械厂熟悉,工作能力突出,这几天借调机关事情也忙得差不多,所以可以回到机械厂重新接管工作,同时作为工作组中一名成员的存在。同时,我也会一道下基层蹲点,其余的人选杨总可以考虑一下。”

  杨聪当即拍板,叫道:“这个法子好,我同意按黎奇的这个法子,一切以我们野外作业处的利益为先,保障三十台特种车大修人为首要任务,一旦查实周芸违纪,先停职,再上报叶总,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有没有什么看法?”
  一听这话,在场包括曾凡柯和胡贵这样的正科级部长根本不多说一个字,任由他们折腾去。
  会议就这样结束了,胡贵在消防通道的角落里点了两根烟,一根燃着,另一根抽着,等了好一会儿,曾凡柯才偷偷摸摸地钻进来,从他手里接过一根烟狠狠抽了两口,过足了瘾才破口大骂!
  “我曰死特么!”
  胡贵拍了拍曾凡柯的肩,叫道:“兄弟,沉住气啊,你我都知道,杨聪正在上升期,谁都挡不了他的道。”
  曾凡柯叹道:“有人特么说人事部的部长就像古时候的吏部尚书,这官员升迁都归他管。老子坐在这个位子上多少年了,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干部的前途有过决定性的影响,这个几吧杨聪处处拿我们兄弟当炮灰,他们全家灵车集体漂移了吧!”
  “小点声!”胡贵镇定地说道:“这件事情你可以这么看,不管是谁这个时候故意把杨聪放在家里,其实并不是要交权的象征,有可能是故意看他作死。”
  “这问题我想过,古时候皇帝出巡,太子监国,大多数太子死就死在太自以为是上头了!”曾凡柯深深地吸了口气,脑子里过了一遍当下野外作来处的局面,的确就像他说的这样,于是对胡贵说道:“叶总看来是要上调了啊!”
  “啊?”胡贵眼珠子一转,惊道:“怎么突然这么肯定啊?”

  杨聪的脑子飞快地转起来道:“叶总雄才大略,从来都不是野外作业处这种级别的下属单位能容得下的,我看了通告,这次去集团开会的正处级只有三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叶总,上午刚得到消息,叶总接受了财经频道的采访,虽然没有公开,相信再过几天,他就会是咱们国内同行中的名人。你再想想他离开的时候,为什么要把两个副总都安排出去,让杨聪一个人留在公司。”
  胡贵心头一颤,拍手道:“这就说得通了,我就知道叶总绝对不可能让杨聪上位的,他这是在帮陆总铺路!”
  杨聪在野外作业处经营很多年了,各个部门都有他的人,基层的技术干部,工程师大多跟他都有交集,张良之所以能爬得这么快,那也是因为有他关照,更别说那些一线队主体专业的干部。他现在是要权有权,要人心有人心,可以膨胀了,非常膨胀!
  膨胀的人,就容易给自己挖坑,而且是那种掉进去就爬不出来的坑。
  想到这里,杨聪和胡贵同是一喜,但是也非常的心惊,干他们这一行的,工作出色是其次,把自己的前途运营起来才是王道,可见叶总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啊。
  “周芸不能倒!”曾凡柯突然叫道:“既然杨聪要作死,我们就推他一把,想办法通知周芸,让她把该清理的都清理干净,不能让工作组下去抓到把柄,保住她,留个人情,我们会非常受益的。”
  “这个我同意,但是不能太明显,我倒是有个办法,周芸这小丫头最近挺来劲的,恐怕跟她身边一个小伙子有关系,通过他的嘴来传递些信息要方便一些,也可以避嫌!”胡贵淡淡地说道。
  “行,这事你看着办就可以了,叶总回来之前,机械厂不能乱,不然的话,大家都没好日子过。”
  曾凡柯骂骂咧咧地走了,胡贵没走,又点了根烟,然后翻了翻手机里的相册,找到机械厂一张通讯表,然后找到了方长的电话号码。
  此时的方长刚跟黄伟谈完,把周大乾手里的活分配给其他几人的时候,正准备走,突然想起什么事来,于是拉着黄伟,问道:“黄班长,打听个事,宁涛宁师傅平常喜欢在哪儿打牌啊?”
  “打牌?”黄伟哼道:“他那个叫赌钱好不好,野外作业处的小区外头有条临天街……”

  方长打听到了宁涛平常赌钱的地方长,看看时间,差不多也该去找找沙盈了,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收获。
  拦下一辆出租,报了大东南的名字后,车直奔会所去了。
  才刚一下车,方长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只听里面一个温和的声音说道:“小方啊,知道我是谁吗?”
  方长一听,马上就笑了,说道:“胡部长,这个点,我以为你会给厂长打电话呢。”
  胡贵脑中一炸,好精的小子,屏住呼吸,淡淡道:“看来我就算什么都不用说,你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谢谢胡部长专门来这个电话,我就问问,工作组什么时候到!”方长问道。
  “本来是明天一早出发的!考虑到明天周五,就推到下周一,时间应该充足了!”
  方长听到这话后,基本上可以肯定胡贵一定是向着周芸的,而且应该是授了谁的意。
  既然上头的态度明显了,那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办了。
  大东南白天的荒凉跟夜晚的夜晚的灯火璀璨完全像是在两个世界。
  将近三米高的大门,只留了一条缝,没有穿着暴露的迎宾人,只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大爷躺在凉板儿椅上打呼,那汗珠子滴嗒滴嗒地往下淌,看得方长都起鸡皮疙瘩,这么热,怎么就睡得着啊。
  就在这时,有一阵没见的沙盈从门里探出身子来,冲方长招了招手,笑道:“没妹子在门口,是不是都不想进来了啊?”

  方长笑了笑,走进了大东南。
  虽然跟沙盈是第二次见面,他们之间可并不陌生,就像很久没见的恋人一样,沙盈一下子挽住了方长的臂弯拉着他去了一间包间当中。
  “怎么约在这个地方见面啊?”刚坐在沙发上,方长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沙盈开了几组有气氛的灯,放了点轻音乐,扭着腰来到方长的面前,把他往沙发靠背上轻轻一推,笑道:“你们男人不是都喜欢这种地方吗,怎么,没有其她妹子,你不高兴啊?这个点,她们恐怕才刚起床,然后去洗头化妆,等吃过晚饭过来的时候,差不多八点,洪隆市的老板们才陆陆续续地过来呢。没有别的妹子,不是有我吗,你让我怎么服侍你,都可以!”
  说着,沙盈直接骑坐在方长的身上,紧紧地贴合着,以那最私密的接触,传递着彼此的火热。

  方长没有刻意地压制着自己,轻轻一震,那轻晰的感觉弄得沙盈嘤咛地哼喘了一声,羞臊得跟个初涉人事的小姑娘。
  今天沙盈的头发扎了起来,一条卷发辫子歪吊在胸前,在那丰盈有料的娇软上遮掩着,高挺的鼻梁下,小嘴涂了嫩粉的唇蜜,水嫩嫩的,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咬一口。方长也是男人,面对这么一副诱人的娇躯不住地扭着腰枝儿,正常情况都会扶一扶,把朝下扶成朝上,不然的话感觉会断掉。
  然而让沙盈惊讶的是,方长根本不用手,就像自行转了个弯似的,坚毅地贴在他的身上,让沙盈更清楚地感受到惊人的尺度,掌握着节奏,像一叶扁舟,左右前后地浪得飞起。
  方长也没客气,抚弄着那软腰,笑道:“再摇的话,就吐了!”

  噗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