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1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咔”,鱼小婷主动点燃打火机烧掉照片,轻轻吹了口气,灰烬散落到河面上。
  “放心了吧?”
  叶韵讪讪笑道:“她再三关照,我不敢……”
  “没事儿,”鱼小婷若无其事道,“你系统恢复训练还没开始,不也专程赶来吗?我们为的是同一个男人,要怪只能怪他太优秀。”

  叶韵赶紧声明:“是你俩之间的战争,跟我没关系哟,我跟他……什么都没发生,是清白的。”
  “我对她没有恶意,相反充满愧疚。”
  “在顺坝携手作战时,你跟他已经……”叶韵试探道。
  鱼小婷摆摆手:“女人在一起非得说男人吗?谈谈GK吧,关于他,欧洲那边还提供哪些有价值的资料?”

  叶韵娇笑道:“GK也是男人啊。”
  “去你的,快说!”鱼小婷也不由笑了。
  “GK在欧洲反恐界、警界有一连串辉煌而不可思议的犯罪记录……”
  近十年里,GK干了六桩惊天动地的大案。九年前,在20多名保镖环绕中,从60米开外一枪击中中东某国王子前额;八年前,在戒备森严的参议院会议上,GK鬼魅般从人群里跳出来,一枪击中正中演讲的南欧某国参议员;五年前,他又突然现身于一艘私人游艇,杀掉北非某富可敌国的石油大亨……
  GK接的生意都是百万美元级以上,甚至有消息说低于一千万美元报酬别跟他开口。
  GK出手毫无规律可言,但每次出现都出人意料,却是最高效最简洁的杀人方式,这一点在欧洲杀手圈被视为典范。
  作为职业杀手,最可怕的就是被警方捕捉到作案规律。
  GK另一个典范是每次杀人后都能全身而退,况且对手都是经验丰富、反应敏捷的职业保镖、特警等。
  杀手圈评价一个杀手的优劣,不在于他杀掉多少人——倘若抱着必死之心,再危险再困难的任务都能完成。顶尖杀手的高明在于能预估杀人后发生的种种场面,巧妙利用场地、环境和稍纵即逝的机会逃逸。
  近两年GK很少接任务,一方面赚的钱已足够多,挥霍两辈子都用不完;另一方面所接的任务都没有挑战性,提不起参与的激情。做杀手这一行,兴趣也很重要,要把杀人当作一项神圣的使命,有条不紊、按部就班做好每个细节,而非急于求成,总想着尽快干掉目标,收到尾款。

  “怎么对付这家伙,老实说我半点头绪都没有。”叶韵苦着脸说。
  虽说樊红雨拉开架势要大干一场,方晟愁眉苦脸似有苦衷,但午宴的主人却是朱正阳。第一道热菜端上来后,他举着酒杯道:
  “从黄海到现在,不管什么场合,桌上六位是头一回聚到一块儿,这话没毛病吧?”
  这些年方晟、朱正阳等人每年都找机会聚几次,樊红雨为了避嫌即便有机会也不参加。方晟在江业,她在清亭时,两个县为了工作喝过几次,都装作泛泛之交的样子。
  樊红雨接过话碴,道:“主要是你们小圈子聚会从不带我玩,今天难得巧遇,我敬以方哥为首的弟兄们一壶!”
  说罢不等方晟劝阻,仰头咕嘟咕嘟一饮而尽!
  区委书记带头喝掉,区长岂有退缩之理?齐志建率先响应,紧接着程庚明、肖翔,只剩下两位副厅领导面面相觑。
  “你的地盘你先来。”方晟道。
  朱正阳连连摇头:“客人为大,你先。”
  “不不不,强龙不压地头蛇。”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樊红雨看出两人打默契战,试图拖延时间,笑道:“要不要我再来一壶陪一下?”
  方晟吓了一跳,赶紧道:“放慢节奏,我们都是斯文人。”
  遂捏着鼻子仰头喝掉,朱正阳也分两口清了第一壶,正准备讲个笑话缓和局势,不料樊红雨端着酒壶走到方晟身边,微笑道:
  “方哥,我说三句话,你觉得合情合理咱俩就碰杯喝掉,否则我一个人喝,行不?”

  方晟只得站起身,借着身体掩护悄声道:“你疯了吗?”
  樊红雨假装没听见,大声道:“第一句话,黄海的经历让我受益匪浅;第二句话,我在清亭你在江业时合作愉快……”
  “单凭这两句话就值得干杯!”朱正阳唯恐天下不乱。
  “第三句呢?”齐志建时刻牢记自己是区委副书记,忠心耿耿为樊红雨垫场。
  樊红雨轻轻一笑:“第三句我悄悄跟方哥说,大家没意见吧?”然后凑在方晟耳边,声音细不可闻,“你不敢在哥儿们面前暴露咱俩关系,却要我在爷爷面前亲口承认,做人要讲良心好不好?”
  说罢又是一笑,笑吟吟道,“我说得有道理没?”
  方晟愣了半晌,叹道:“相当有理,我……无话可说,先干为敬!”说罢主动喝掉第二壶。

  樊红雨毫不含糊如法炮制。
  连续两壶把方晟整得够呛,幸亏之前陪徐璃有过一口喝三两的经历,不然当场就得趴下。
  樊红雨尽管有备而来,事先吃了点东西垫底,但平时绝少喝酒特别是白酒的她,此时胃里翻江倒海,尽管表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实际肚里翻江倒海,说不出的难受。
  朱正阳见状赶紧聊了几个昔日黄海的趣事,和齐志建几个把第二壶消化了。
  京都女孩到底身体底子好,加之樊红雨上午被浇灌得神清气爽,缓过劲后右手又伸向酒壶,朱正阳眼尖抢先道:

  “大家都知道红雨平时不沾酒精,就算特别重要的场合也只喝红酒意思一下,今天难得开怀畅饮,我提议男士们敬红雨一杯!”
  樊红雨瞅了眼完全蔫了的方晟,笑道:“男士也包括方哥?”
  “这个……”朱正阳迟疑道,“需要当场做性别鉴定?”
  方晟气结:“一帮梧湘干部欺负咱外地人是不?”

  樊红雨也不说话,慢慢喝掉第三壶,手指勾着壶把在方晟面前晃来晃去。朱正阳等人见她坑定方晟了,暗自好笑,故意停着不喝等待大戏上演。
  “上午太累,我……喝不了……”方晟开始服软。
  “不就开了几个小时车吗?”樊红雨盯着他问,“到底做的什么累活,辛苦成这样?”
  看着她宜嗔宜喜的脸,想着几小时前她在自己身下婉转承啼的动人情致,方晟不由心中一荡,也不说什么,闭眼又喝光第三壶。
  坐下后脑子开始转悠,眼皮也开始打架,显然很不适应这种硬碰硬的喝法。在樊红雨的监督下,朱正阳等人也依次喝掉,个个都象霜打的茄子,连面前的筷子都找不到放哪儿了。
  樊红雨看在眼里并不急于进攻,谈笑间吃了两个菜,端起第四壶从朱正阳开始“打扫战场”,结果是朱正阳勉强喝下去后立即钻进洗手间好半天才扶墙出来,齐志建当场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程庚明歪在沙发上睡着了,肖翔钻到桌底下怎么拖都不肯出来。

  “我认输,”方晟双手乱摇道,“你厉害,你狠,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樊红雨似笑非笑:“不敢什么?”
  “什……什么都不敢……”
  “不对,该敢的还得敢。”
  日期:2018-07-26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