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466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出电话亭的时候,他正好看到一辆名牌轿车在学校门口停下来,车门打开,先是下来一位年轻英俊、衣冠楚楚的青年男子,这位男子带着殷勤的笑容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然后,一位长发披肩、姿容俏丽的女郎优雅的下了车……在这一刻,萧剑扬如同遭到一阵雷击,浑身战栗,面色变得惨白,脑海轰轰作响,几乎站都站不稳。
  陈静!
  是陈静!
  她依然是长发披肩,不过穿上了优雅得体的职业装和高跟鞋,挎着一个名牌挎包,风姿绰约,曼妙迷人,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向那位举止得体的青年绅士道谢,而那位青年绅士看着她的眼神是说不出的宠溺和温柔……这一幕羡煞路人,但在萧剑扬看来却如同噩梦一般!
  两年来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变成了现实,噩梦一般的现实,长时间不通音信,陈静终于离他而去了。在这一刻,他仿佛没了魂魄,只想放声咆哮,只想将眼前的一切通通都毁灭掉,以发泄心中的怒火!但理智控制着他,让他发不出任何声音,更做不出任何行动,只能在心里发出一声声无声的干吼。
  陈静说:“李部长,我到了,你回去吧,谢谢你开车送我过来。”
  李部长说:“你太客气了……真的不用我送你进去?”
  陈静说:“不用了,没几步路的。”
  李部长说:“那好,等毕业典礼结束之后给我电话,我来接你。”
  陈静还是摇头:“不用了,毕业典礼结束之后我想回家一趟,明天再回公司。”
  李部长有些无奈:“那好吧,今晚玩得开心一点,明天记得准时来公司上班,迟到了可是要扣钱的。”
  陈静笑笑,说:“知道了,再见。”
  “再见。”
  李部长上车,这辆名牌轿车在他的驾驶之下轻盈地汇入车流之中,不见了。
  陈静目送它消失之后莫名的轻轻一叹,习惯性的四处扫了一眼。

  那确实是一个极具魅力、事业有成的男人,相貌、地位、财富都是上上之选,不知道让多少女孩子着迷。可惜,他不会像那个傻呼呼的黑小子那样守在学校门口,直到她消失在人群中之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到他就在附近,可是,四周并没有他的身影……
  “陈静,你怎么才来?”
  苏红在学校的花圃那边冲她嚷嚷。这个做事总是像男孩子一样风风火火的妹子这次又比她早到了很多,正在和同学们拍照留念呢。
  陈静应了一声,收回目光,整理一下思绪,快步朝苏红走去。
  那个狠心的男孩子已经从她的生命中彻底消失了,她还在意这些干什么?就算他没有彻底消失,她也会将他驱逐,因为,他不配。
  她并不知道,在马路对面,有个她最熟悉的身影面色苍白的从电话亭后面走了出来,呆呆的看着她,像以前那样目送着她走进校区,消失在人流之中……他的嘴唇张合着,想叫住她,但是似乎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扼住了他的咽喉,让他发不出声音。
  他失魂落魄地沿着行人道慢慢走开,头低着,神情迷茫而狂乱,极度的失望和痛苦正煎熬着他的心灵,这种煎熬来得异常猛烈,几乎将他的心变成了灰烬。十岁那年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孩子从自己的生命之中消失,无能为力,现在他还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无能为力,难道这就是命运对他的嘲笑,老天爷对他杀人如麻满手血腥的惩罚?如果是这样,那这些高高在上的神明做到了,他们打倒了他,辗碎了他。

  但是,这不怪她,是他有错在先,真的不怪她……
  他就这样失魂落魄的走着,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好几次闯了红绿灯犹不自知,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路人朝他投来诧异的目光,好几个人带着善意上前拦住他,问他需要帮助吗,他都没有反应,径直走了过去。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里,空荡荡的心已经没了方向,甚至没了想法,只是机械性的迈动脚步而已。
  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温柔中透着担忧的声音:“小剑,小剑!”
  他费了好大的劲才回过神来,茫然四望,周边的景物渐渐清晰起来:广告牌、高楼大厦、呼啸的车流,还有红绿灯,浑浑噩噩间,他走到一个离学校足有一公里远的十字路口来了。而在他后面则停着一辆保时捷,车门开着,两个熟悉的身影正有些焦急的朝他走来,他讷讷地叫:“陈……陈叔,宁姨?”
  陈虎带着怒气瞪着他,骂:“你这两年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一点音信都没有?”宁夏则发现萧剑扬的状态很不正常,担心的问:“你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失魂落魄的,刚才差点被货车撞了你知道吗?还有,你这些年到底去哪了?我们都担心死了你知道吗?”
  那一丝丝关怀让萧剑扬心里泛起一股暖流,整个人总算清醒了一些。他说:“我刚回来……”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陈虎便控制不住怒火了,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按在路边的路灯支柱上,两眼喷火,怒吼:“你这两年到底去哪里鬼混了,为什么一点音信都没有,连你父亲最后一面都不见?要不是看在老班长的份上,我真的想抽死你你知道吗!?”
  又一个炸雷在耳边炸开,萧剑扬完全蒙了,他脸上再无一丝血色,眼睛由于惊恐而瞪得极大,颤声问:“你……你说什么?我父亲……我父亲他怎么了?”
  陈虎近乎咆哮:“去世了!去年就因为车祸去世了,临终前想见你一面,你却连个人影都找不着!”拽着他走到车门用力一推将他推上车,“上车,我带你去见你父亲!我要你跪在他的坟前向他忏悔,不然我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陈虎和宁夏本来是去找一个客户谈生意的,无意中碰到萧剑扬失魂落魄的在这里游荡,差点被车撞了都没有反应。看到他,陈虎的怒火便控制不住了。陈静从云南回来之后哭着告诉他,萧剑扬是个骗子,根本就没有去当兵,部队里没有这个人,这一点他是不信的,他是一个老兵,太熟悉军人了,一眼就能看出萧剑扬骨子里那种被军队大熔炉千锤百炼炼出来的铁血与刚强。证件、军装什么的都能造假,唯独这点东西假不了,这是打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东西,没有经过地狱式训练,没有经过一次次生死一念,胜负一线的惨烈战斗,是不可能具备的。他最在意的还是萧剑扬在萧凯华临终前仍然毫无音信,中国人重孝道,百善孝为先,一个人对自己的父母如此无情,再怎么出色也只是一个人渣,这样的人渣,配不上他的女儿,更不配做老班长的儿子!所以他连生意都不谈了,直接把萧剑扬拎上车,他要把他拎到萧凯华坟前让他跪下认错!

  军人————尤其是老一代军人就是这样耿直,眼里不揉沙,感情更不掺假,在他们看来战友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孩子,代战友管教一下孩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何况这个熊孩子还错得这么离谱!
  日期:2018-08-2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